《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27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南宫兜铃在窗户前摆动,望着玻璃一条白色大蛇也随着她的动作而移动。
  难道窗外也有蛇?
  她凑近一看,不,不对,这条蛇是她自己,是她本人的倒影。
  南宫兜铃一阵惊恐,转头扑向李续断,害怕下只想抱住他求救。
  没料到她还未靠近他,李续断便将璎珞扇出手,打在南宫兜铃脑袋,她扑倒在地,头昏目眩。
  李续断打的好重手!这简直是要她命的力气。
  “哪里来的妖怪?兜铃呢!你把兜铃怎样了!”
  师叔!我是兜铃!她心大喊,可是无法从嘴里叫出声,慌张反而伸出一条惊悚的蛇信子吐向他。
  李续断在手将璎珞扇旋转一圈,卷住她鲜红的蛇信,两张白符出手,竖在眼前,他眉头一挑,嘴里念道:“千劫慈光,无边无量,烈焰无极!”

  糟糕,是引魂派厉害无的“慈光咒”!何况还是出自灵气充盈的李续断之手,效力必然非同小可,不是她抵挡得住的气势。
  南宫兜铃下意识的摆动身体下肢,粗壮的蛇尾飞扫向他,并不是想攻击他,只想逼他放开自己的舌头。
  但李续断临危不惧,没有断咒语的意愿,烈焰龙卷轰然卷起,扑向南宫兜铃。
  她在高温的火焰痛苦翻卷,胡乱摇摆的尾巴把整个房间搅得一团糟,原来受到慈光咒焚烧是如此痛苦的感觉。 ≈
  李续断没有用尽全力,使出来的慈光咒留了一份情面,没让她在刹那间化为飞灰,只是叫她饱尝痛苦后老老实实的趴在地喘息。
  “妖怪,你是不是把兜铃吃掉了?”李续断审问。

  她连摇头的力气都没有,况且她也不敢有任何动作,怕又给他误会是要攻击他。
  南宫兜铃想流泪,可是眼眶里一滴泪水都流不出来。
  李续断再次转动璎珞扇,扇子这回变成了一根修长洁白的璎珞降魔杵,浑身如玉,一端是尖锐的菱形,另外一端则是球形的铃铛。
  这法器变化出来,她彻底明白了他的用意,李续断要将她打得精元离体,收了她的精元,让她**成灰,这是降妖的步骤。
  看样子,他是决心要灭了她这条白蛇。

  南宫兜铃岂能这么冤枉的死在他手里,她都还没有弄清楚自己怎么变成这番模样的。
  李续断眼眶通红,不知他是愤怒还是哀伤,“你害死兜铃,我要为她报仇。”
  璎珞降魔杵刺向她,南宫兜铃无手脚可用,只能张开大嘴横咬住降魔杵的杖身。
  李续断借力一蹬,跳她的脑袋,踩在她头顶。

  她从镜子的倒影看见李续断的所有动作。
  他手法飞快,从她嘴里抽出降魔杵,单膝跪下,双手高举降魔杵,将锋利的尖端刺向南宫兜铃的脑门。
  她甩动头部,却甩不掉他。
  降魔杵在摇晃刺歪,擦破她眼角边的蛇鳞,一片粉色皮肉翻出。
  李续断稳住身体,再次刺她,这回是躲不了了,南宫兜铃已想象出自己的脑浆四溅而出的画面。
  玻璃窗出破裂声,一阵狂风刮入屋内。
  南宫兜铃扭头一看,一名身披黑色袈裟的男人飘然进窗,平稳落在地。

  虽然换了身衣服,但这人是司马长眠,绝对错不了,他那张傲慢又冷若冰霜的脸过目难忘。
  司马长眠把手里的银色锡杖挡在李续断的降魔杵下方。
  李续断和他互相搏力,不肯让步。
  李续断说:“你?我认得你,洪水时,你在树林里和兜铃在一起,密言宗的弟子?你手里拿的,可是丘锡杖?”

  “你挺识货,一眼能认出我专用的法器,可惜你记性不好,我对你自我介绍过,既然你忘记,我再告诉你一次,我的号叫做安息,你可以称我为安息法师。”
  “为什么要阻止我降妖?”
  “你看清楚,她不是妖,她是南宫兜铃。”
  “我不信!你骗我!有什么企图?这妖怪是你派来的?是你让这畜生吃了兜铃!”

  “我有什么必要这么做?”司马长眠用力抬起丘锡杖,把李续断硬生生从她脑袋推了下去。
  李续断同时对付两个对手,一个是司马长眠,一个是南宫兜铃。
  可是南宫兜铃无心恋战,她看向镜子里的自己,已没有往日熟悉的人形,只是一条可怕的白色怪物在屋子里蠕动。
  她无法接受事实,在委屈转身扑出窗口,窗口玻璃划伤她的身体,割伤的疼痛蔓延全身;
  但她不管,头朝下,沿着大楼的外墙往下方狂窜。
  她觉自己的身体能够分泌出某种粘液,即使在垂直的墙面依旧可以穿行自如。
  她感到身后有人追逐,回头一看,果然,李续断和司马长眠都同时跃出窗口,借助力量,同样九十度角的脸朝下,双脚踩在墙面往她奔跑。
  南宫兜铃不想给他们跟着,她心里烦的要死,只想找个地方独处安静。
  她加快了爬行的度,转眼蜿蜒爬到地面。

  人行道的路人见到她,吓得鬼哭狼嚎。
  南宫兜铃顾不会吓倒市民,从人行道飞快前进。
  她爬进公园,在昏暗的树荫底下穿梭,再度引起了一阵骚乱。
  出来散步乘凉的市民杀猪似的喊叫着散开。
  南宫兜铃一心往前冲,不时回头看看,李续断和司马长眠在空疾行,时不时落在树梢缓缓,接着又追了来,不抓住她誓不罢休的态度。
  该死,这两个家伙好麻烦!

  南宫兜铃扎进一条没有灯光的小巷子里,沿着墙壁爬行,她看见一个敞开一半的铁皮卷帘门,主人正在准备锁关门;
  趁主人转身抱一堆货物进他的货车,没留意身后的动静,南宫兜铃哧溜一声钻进门帘里面,心想,既然主人要关门了,估计不会再折返回来检查店铺。
  她盘踞在柜台后面静静等候。
  果然,店铺主人没有进店,而是直接哗啦一声把卷帘门关,店内一片黑暗。
  听见他转动钥匙锁门的动静。
  南宫兜铃终于松一口气,暂且可以休息一下。
  她慢慢的爬出柜台,在地潜行,观察这个店铺,原来是甜品店。
  她爬进后仓,一阵凉爽,里面摆放着三台冰箱,冻着大量的雪糕和冰块。
  寒冷的气温让她感到倦怠,但是很舒服,她喜欢这种凉飕飕的环境。
  把脑袋贴在冰箱方栖息,被李续断刺伤的部位不断有血渗出。
  她抬起头,望着冰箱玻璃的倒影,一只扁扁的白色蛇头,蓝色的圆形眼球巨大无,间细长的黑色瞳孔令人恐惧。
  她不免一阵厌恶,没想到自己会有今日,变成了一只人见人厌的妖怪。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又无助又害怕。
  她分明是人,怎会突然间成了一条蛇,还是一条这么大的蛇,一看是妖怪级别。
  她欲哭却无泪。
  痛苦的蜷缩在仓库之。
  寒冷让她逐渐丧失了行动的意愿,她好累,身体的温度也随之下降。
  她渐渐闭双眼,陷入了深沉的昏睡。
  她梦见自己好像穿过一条湿滑的羊肠,多么像困在天龙蜈蚣肚子里的时刻。
  梦,她觉得她仿佛蝌蚪育,忽然间从腰后长出了两条腿。
  好冷。
  有人猛烈摇晃她的肩膀,她不禁打个寒颤,在困顿醒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