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398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车队紧接着来到清亭县,在城区兜了一圈后来到县府大院,刚下车骆常委就极为反感地指责大楼拙劣模仿国外建筑,风格不伦不类,有失正府严肃端庄的形象。又说街道两侧到处用血淋淋的红字写着“跳楼价”、“大甩卖”、“老板跑路清理库存”,尽搞夺人眼球的商业噱头,正府缺乏必要的引导和规范等等。听得纪天越和樊红雨心惊胆颤,不知如何回应。
  原计划还要去黄海县,骆常委再次改变行程前往清树市,肖挺赶紧通知于道明留下,和梧湘市领导、清亭和江业两县领导班子共同商量如何贯彻骆常委指示精神。
  当晚座谈会死气沉沉,于道明主持,梧湘市常委会成员全体,以及清亭、江业两县的县委书记和县长参会。大家情绪非常低落,也懒得说辩解的话,因为心里很清楚领导根本不听解释。
  看出与会人员的心理,于道明说:“今天首长视察过程中谈了一些个人看法,可能出乎所有人意料,一般来说下基层视察都是一团和气,基层挑好听的说,领导听得笑呵呵皆大欢喜。可首长不是这样,成绩一概不提专门提意见,同志们一下子接受不了,甚至一定程度有抵触和委屈情绪。今晚在这里我就想问一句,摒除主客观原因,首长说的是不是事实?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只有站在首长的高度才能看出很多我们都没注意到的问题,这就是我们要坐下来反思和总结的。下面请清亭、江业的同志谈谈自己的想法。”

  方晟哑着嗓子说:“我先来。通过认真反思,近期江业在新城建设中存在以下三方面问题……”
  京都,于家大院。
  于老爷子鲜有地愤怒,拐杖接连不断敲击桌沿,大声说:“为老不尊!他那套过时的守旧的东西我都看不上眼,在京都辩不过人家就跑到双江耀武扬威,算什么英雄好汉?他个堂堂的正国级领导居然跟一个处级干部为难,还煞有介事提出一大捧意见,不怕丢人是不是?等回来我立即找他理论,当面质问这么做是不是妥当!江业新城在京都高层都获得首肯,国务院已经决定派工作组调研总结经验以便在全国推广,被他一搅和啥也干不成了!年轻干部不用心培养,专门给他毫不留情打击吗?我要找一号首长,把事实说清楚!”

  坐在对面的于云复叹气摇头,安抚道:“您也别急,公道自在人心。老骆的做法明显不妥当,这一点别说京都高层,双江省委都有所察觉,听说他去的第二天肖挺就向桑总理告状了。年轻人遭受一点挫折也是好事,这些年方晟委实太顺利,从办事员一路升迁到县委书记,不断的破格,不断的超常规,难免产生盲目自满和骄傲情绪……”
  “云复,方晟跟铁涯不同,是从基层一步一个脚印上来的,既然我们于家对他抱有期待,那就经不起折腾,仕途上不能走任何弯路,否则就要被吴郁明那帮人拉开距离,官场上官大半级压死人呐,一步落后处处被动,这一点你应当清楚!”
  于云复道:“昨晚肖挺跟我联系过,说方晟的位置肯定要动一动,不然交不了差,不过方晟没有犯错误,顶多就是发展思路的问题,所以肯定还当县委书记,只是要换个用老骆的话说‘条件更困难、更艰苦的地方’,我原则上同意了。爸,我想了想挪个地方也好,相当于从县长岗位上异地提拔,没耽搁时间,以方晟的能力越穷的地方越能出政绩。”
  于老爷子叹道:“我何尝不知这个道理,但江业新城的那份政绩就落到吴郁明手里了,这一点肖挺在装糊涂,你也假装忘了,对不对?要换在十年前,单凭江业新城的创意足以让方晟直升到省里,你信不信?”
  “是的,”于云复点头同意,无奈道,“堂堂五号首长当众批评,如果方晟还稳若泰山当他的县委书记,这……肖挺也有他的难处。”
  “肖挺是个政客。”于老爷子冷冷说。
  “是,他是纯粹的政客。”
  于氏父子对视一眼,几乎同时在心里对肖挺打下“差评”,也意味着今后不会支持肖挺进军京都了。
  “道明还有什么消息?”于老爷子问。
  “双江上下正忙成一团,贯彻落实老骆的一系列指示,叫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这项工作基本由道明负责,肖挺和何世风显得兴趣泛泛,连省里的座谈会都懒得参加,好像……两人都跑到京都来告状了,各有各的靠山,倒也不太在乎什么。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弄到最后肯定要调整几个干部做做样子,方晟自然首当其冲了。”
  “后续工作你有什么想法?”
  于云复沉吟道:“目前省里达成的统一意见是受到批评的方晟、纪天越等几个县委书记要调整,我想县城建设出了问题,市委市正府就没有责任吗?许玉贤和吴郁明也得动!江业新城的成果宁可给别人,吴家别想伸手!”
  于老爷子阴沉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别人?不对,方晟的成果只能给方晟!他不是在黄海培养了一批嫡系吗,就把江业交给那帮人!反正大家都知道方晟受了委屈,这笔交易应该能通得过。”

  于云复皱眉考虑了良久,缓缓点头。
  京都,白家大院。
  “……情况就是这样,总之这回方晟太气愤了,明摆着上门找碴儿,偏偏半点办法都没有,还得强打精神做检讨,诚恳承认错误。”白翎结束了陈述。
  书房里书桌前坐着白老爷子,对面是白杰冲和容上校夫妻。
  “省里什么看法?”白老爷子问容上校。
  “都很……压抑,”容上校斟酌了半天挑了个中性的词,“骆常委其实对双江整体经济发展思路不满意,方晟只是被当作出头鸟打击了一下。”
  “杰冲怎么看?”
  白杰冲呷了口茶,却转向似乎与主题无关的内容:“两年前美方驱逐舰在太平洋海域遭遇风暴翻船,三十四死、五十七人失踪,船体沉入洋底之后,美方调整其亚太军力部署,南海局势基本安定。钓鱼岛那边随着我方实际控制领空、领海权取得主动,日方则被国内一蹶不振的经济搞得焦头烂额,东海局势也等于恢复正常。眼下正是我们集中精神发展经济,全面提升综合国力的大好时机,我想这一点应该是最高层的共识,也是不容争论的基本国策。”

  白翎茫然不解,白老爷子却听出话中的蕴意,思忖片刻道:“外围敌对势力暂时偃旗息鼓,经济建设方向就成为矛盾的焦点,这不是小事,而是关系到庞大的航母使向何处的大事!表面看目前是桑与骆的争执,实则其他三位常委也有不同意见,基层干部确实左右为难啊……”
  “他凭什么拿方晟出气?这次我还听说省里要把方晟调离江业,这也太欺负人吧!”白翎气呼呼说。
  白老爷子挥挥手:“这一点别担心,有于道明在省常委肯定会顶住,要打脸也打的于家……只是老骆这回开了个很不好的先例,我担心今后会动辄把战火蔓延到基层,尤其方晟这样敢于创新的年轻干部最容易受到伤害,因此要想个妥善的保护措施……”
  日期:2018-04-18 06:3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