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39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有吴郁明神情最为笃定,似乎对将要发生的事胸有成竹。
  省里指示车队十一点半左右直接到市府大院,不准当地领导到高速路口迎接。眼看时间快到了,沿途卡口却无消息,许玉贤坐立不安,打电话到省委接待办询问,回答只有四个字:耐心等待。
  后来才有人打听到车队开到一半骆常委突然叫停,拐下高速来到附近村庄随机走访了几家农户,跟村民唠了好一会儿家常。
  又等了一个多小时,官员们饿得饥肠轱辘,又不敢溜出去吃饭,因为车队说来就来,不可能事先通知。下午一点半时市委办主任悄悄进来询问要不要每人来份盒饭,许玉贤面色不愉说会议室里弄一股饭菜味儿,领导来了怎么办?继续等,饿一两顿没关系。
  此时骆常委临时决定就在村民家里吃饭,把村长吓得差点晕过去,也把负责安保的干部们忙得团团转,好半天才凑合了几样村民的家常菜,坐在小方桌旁边吃边聊。庞大的随行队伍不便过多打扰村民,便挨家挨户买馒头、玉米之类能充饥的食物,并把村头超市里的东西一扫而光。
  车队重新出发浩浩荡荡来到梧湘境内后,骆常委又改变不去市区,直奔江业!

  许玉贤接到指示后立即动身,分乘十多辆车急速赶往江业,然而还是晚了一步,骆常委等人已来到高科路一溜高档餐厅前。
  两路人马会合后,沿着高科路一直向南,经过提诺纳超市、景山寺景区,再拐到新金融街和建设中的综合商厦,最后绕行城北新城小区、医院、学校。骆常委突然要求停车,并叫所有陪同人员留在车内,只有他和肖挺两人步行到右侧新建小区售楼处,三四名便衣保镖则很有经验拉开一段距离。
  “小姑娘,一百二十平米的户型什么价格?”骆常委笑眯眯问售楼小姐。
  “一户一价呀,基本在2500-3000左右。”
  “比起老城区的房价呢?”
  售楼小姐撇撇嘴:“没法比呀老人家,江业新城是今后正府重点建设地区,所有投资都集中到这里,您说有多大的升值空间?老城区除了老江业居民,以后谁愿意住呀。”
  “江业年轻人都跑到新城,房子不够怎么办?”
  “所以要趁早买啊,等江业县府大楼盖好后房价还要涨,到时您可别后悔哟。”

  “正府把钱都投到新城,老城区的老百姓有意见吗?”
  售楼小姐觉得他太啰嗦,皱皱眉说:“有意见也没办法,谁叫当初拆迁时他们漫天要价?老城区城市建设搞不下去,只能跑到郊区了。”
  这时骆常委似乎漫不经心问了一句话:
  “小姑娘,你觉得姓方的县委书记怎么样啊?”
  肖挺的心猛烈跳了一下。

  这几天肖挺的压力很大,从骆常委来到双江后一系列表态来看,对双江、对肖挺基本是不满意的。这种不满意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骆常委认为双江过于追求经济增速而忽视巩固和发展基础产业,二是认为省委书记和省长的思路不统一,有各彻炉灶、各行其道的感觉。
  其实这两点正是当前京都最高层争论的焦点。
  沿海省市是否大力发展基础产业即重工业,还是沿袭以前全国一盘棋的做法让东北、西南省份挑大梁,可谓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二号首长桑总理长期在沿海地区任职,认同“因地制宜,沿海省区走轻灵快”的路子;骆常委在西南地区耕耘数十年,一直持“凭什么把包袱甩给内地省份”的态度。
  前晚肖挺设法与桑总理通了电话,如实回报了骆常委在双江的诸多言论,桑总理反应很平静,说要允许争论,让老百姓听到不同的观点,百家争鸣百家齐放嘛。
  可是少数领导干部思想发生动摇,对省委省正府的一些做法有了质疑……肖挺含蓄而委婉地说。
  桑总理爽朗地笑起来,说真金不怕火炼,怕什么?你要多听少说,勤于思考,善于总结和发现解决问题的方法,兼听则明嘛对不对?
  所以除了替何世风出面缓解尴尬,整个陪同过程中肖挺几乎没说话。
  但骆常委突然向售楼小姐询问方晟的情况,肖挺有些着急了。他清楚做到省委书记的份上,即使骆常委心里一万个不满意顶多嘴上说说,实质上拿自己没办法——只要不犯政治原则错误,没有经济问题,就算一号首长也不可能随便拿掉一个省委书记。方晟不同,以骆常委的能力搞掉一个县委书记确实不费吹灰之力!然则方晟的身份真的太特殊了,肖挺不想他在自己手底下出现问题。
  否则于家、白家会怀疑肖挺暗中搞的鬼,继而影响仕途更进一步!
  售楼小姐根本不知道面前一个是权倾天下的五号首长,一个是双江最高长官,往嘴里扔了块口香糖,大咧咧说:

  “挺不错啊,年轻人都蛮喜欢方书记。”
  “这么说年纪大的人不喜欢?”骆常委盯了一句。
  “也不是,很多人喜欢他重修景山寺什么的,反正江业人大多数都喜欢他。”
  “有没有不喜欢的?”骆常委似乎不甘心。

  售楼小姐白了他一眼:“有毛病吧?干嘛不喜欢?”
  肖挺赶紧上前说:“谢谢,谢谢。”
  说完拉着骆常委就走,骆常委被呛了一句也不生气,笑呵呵朝售楼小姐挥挥手才出门。
  上车前肖挺问是否去县城看看,骆常委摇摇头说去景山寺。
  几十辆呼啦来到景山寺大门前,方晟等人被隔离在警戒线外。肖挺正打算吩咐清场,骆常委却说不要影响游客,就站在外面瞧瞧。一行人默默跟在骆常委身后走了数百米,好几次肖挺都想把方晟叫过来介绍情况,但瞅瞅戒备森严的警戒线,又把话咽回去。旅客们好奇地打量这般明显身份不凡却举止奇怪的领导们,指指点点,叽叽喳喳。

  走到景山寺与三井庵之间空地,骆常委停了下来,突然抬高声音说:
  “佛教胜地变成旅游胜地,乌烟瘴气!美食街不宣扬中华传统美食,全是乱七八糟的西餐、洋快餐!最好的地盘留给外国超市经营,生意能不好吗?金融街到处都是西式雕塑,中国五千年文化挖掘不出艺术形象?我们的年轻干部一味盲目崇洋,眼光朝西看,完全忽视民族的、特色的东西,这是不行的,这条路会误人子弟,贻害后代!培养干部不能拔苗助长,不能闭着眼睛听之任之,要把他们放到条件更困难、更艰苦的地方多锻炼,玉不琢不成器,要真正体会到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魅力,才说明成熟了。”

  骆常委说完不等肖挺等人有所反应,快步回到大巴车上,手一扬道:“下一站!”
  领导们如释重负啦啦纷纷上车,只有方晟呆呆站在原地不动。许玉贤走过去轻轻拍了下他的肩道:
  “你不要过去了,立即组织学习骆常委的最新指示,能整改的迅速整改,需要调整的拿出有效措施,尽快上报省市两级部门。”
  方晟茫然地点了点头。
  过了会儿于道明经过他身侧,低声说:“不用怕,那个人就这脾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