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26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续断出防御的姿势,好像生怕她一怒之下扑过去咬死他,“我什么都没说。”
  “懦夫,敢说不敢认。”
  李续断直起身子,他到底还年轻,做不到凡事容忍到底,“你骂够了没?”
  “没有,笨蛋,懦夫,蠢驴!怎样?不服气的话,打我啊?”
  李续断一副奈她不何,却又要气炸的样子,“我不打女人的,我似乎没有得罪你吧。”
  “你这人最讨厌的地方是,明明得罪了人,自己却装作不知道!”南宫兜铃再次把门砰然关。
  李续断在外头敲门,“你把话说清楚!我哪有假装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哪里得罪你!”

  “走开!”南宫兜铃坐在床,心里好乱,干嘛要跟师叔吵翻?
  师叔不相信她而已,不至于吵到人身攻击的程度吧,他一定快给她气得七孔流血了。
  南宫兜铃不由得自我反省起来,算师叔一时怀疑自己,也不必把他骂的那么一无是处,很伤师叔自尊的。
  要是李续断现在开始讨厌她,那可怎么办?她最不想面对的事是李续断恨她。

  南宫兜铃在门口徘徊,要不要现在立即出去向他道歉?
  不行,对不起三个字打死都说不出口。
  她哪是那种肯轻易低头的人,哪怕做错的人是她,她也要把面子死撑到底。
  要不然退一步,倒杯水给他喝算了。这样做吧!
  南宫兜铃击打了一下手心,正要开门,身体无预警的,一下子滚烫炙人,一下子冰寒入骨。
  南宫兜铃抱住双臂,腿软跪在门脚下,难道自己在空飞来飞去的时候,感冒受凉了。
  好难受!
  她痛苦的倒在地,佩戴避妖符的部位疼痛难忍,锦袋正在烧灼着她。
  她却双手僵,完全抬不起手指,无法扯下避妖符。
  南宫兜铃捂着心口躺在地,另外一只手臂努力伸向门把手,想开门求助,但她连这种小事都做不到。? ?
  一阵由内而外的痛苦将她袭倒,她疼得用额头撞击地面,这种痛来自五脏六腑,难以说清具体的位置。
  她试图出呼救,可是喉咙里只有嘶哑的喘息声。

  透过窗户的亮光,她看见自己的手臂浮起无数的白色鳞片,巨大的鳞片微微在皮肤表层凸起,密密麻麻令人惊骇。
  避妖符在心口燃烧起来,她吃力的扯开锦袋,胸部附近的皮肤已受到了烧伤,出微弱的焦臭味。
  灼热感从脚心往蔓延,南宫兜铃这么和疼痛对峙着,四肢仿佛冻住一般僵硬。
  眼看时间流逝,窗外天色越来越暗,南宫兜铃依旧在痛苦之遭受着折磨。
  房门再度响起,是李续断的声音在外徘徊,“兜铃,天黑了,吃饭吧,别跟师叔斗气,行吗?开开门,出来,我叫了很好吃的外卖。”
  南宫兜铃的喉咙深处干巴巴的,一点声音都不出来。
  她眼睁睁的望着门板,手脚都僵硬得动弹不得,她看向衣柜镶嵌的落地镜,暗暗的光线,映照着她诡异的身影。

  她皮肤那些怪异的鳞片越长越多,遍布她胸前、背后、大腿、脚背,乃至脸也是。
  一瞬间把她衬托的十分吊诡恐怖。
  房门又连续响了两声,“兜铃?你睡着了?那我不打搅你了,饿了出来吃饭。”
  她心里埋怨,那个木鱼脑袋难道不会撞门进来!她正在遭遇怪的症状侵袭。
  可能是蛊虫的毒素还没有排干净,所以才会再度让她变得如此可怕。
  心里的呼唤并未传递到门外,李续断的脚步声渐渐远离房门,自顾自走开了。
  难道天要亡她南宫兜铃?
  在无所救援的情况下,她只得孤身一人和痛苦奋战,咬牙对抗,疼的手脚无力。
  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得窗外的天空一下子陷入黑暗,接着渐渐亮起片片华灯光芒,但是光线太弱,只能照亮房间一角。
  南宫兜铃再也看不清镜子里的倒影。
  她只觉得僵硬的手脚突然间变得柔软无,身子也是如此,柔软得好似一条糯米糍。
  身的灼热感慢慢消失,疼痛也浑然不觉,头皮有些痒,身的皮肤逐渐干燥,她听到某种破裂声,像有人撕开了干枯的落叶。
  她在干痒难忍的状态下翻滚身体,往前爬,她一时间感觉不出自己的手脚,越往前爬,体温越凉,越舒服。
  她拼命的挣扎,现自己只能扭动身,一心怪,但管不了那么多,她觉得好像有人从她身剥离了一层干透的胶水,皮肤出撕扯感,只是不会太疼。

  等到撕扯的感觉彻底消失后,她才能直起身,忽然间觉得自己好像长高了许多,额头怎么快要抵到天花板?
  她疑惑的转头顾盼四周,身体频繁撞到家具,怪,她那么胖吗?连墙角的落地灯都能碰倒?
  她拼命的寻找电灯开关,察觉到自己根本伸不出双手——不对,应该说,她感觉不到双手的存在。
  南宫兜铃吃惊的翻转身体,又是噗通一声撞在墙壁,画框给她震到地摔碎,出嘈杂的声响。
  她想说话,但是张开嘴之后,只能出嘶嘶的声音。

  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又笨又重,还好像给什么绊住,无法灵活前进。
  并且自己的脑袋一直漂浮在空似的,她忽然间长得和天花板一样高,太可怕了!
  不!她疯的撞着房门。
  听到门外有人跑过来的动静,太好了,李续断来解围了!
  房门敲的咚咚响,“兜铃?”
  笨蛋师叔,救我!她说不了话,也伸不了手,心里大喊:房门没有反锁,快进来!

  南宫兜铃在焦急撞翻不少东西,一阵稀里哗啦作响。
  “里面生什么事?我进来了!”李续断终于推开门,他在黑暗呼喊:“兜铃?”
  南宫兜铃现自己的视力逐渐清晰起来,几秒后,她能够在黑暗看清他,清楚的连他头丝都能数遍。
  与此同时,她感受到了李续断强烈的心跳声,和他皮肤的温度,自己的要烫好几倍。
  南宫兜铃为之诧异,离他还有好几步远,居然能够感觉到他身所有细致的变化。
  她甚至能够感觉出他的汗毛竖起,感觉出他的紧张。
  既然能够在暗看清,南宫兜铃不由得好转头看向自己身体。
  正在这时候,李续断刚好摸到了墙的电灯开关,点亮灯光,房间里一片大亮。
  南宫兜铃在突如其来的强光下一时目眩,视线模糊,又花了将近十秒的时间才重新让视线聚焦。

  她在高高的天花板边漂浮着,眼皮子底下是一条硕大的白蛇躯体。
  李续断靠在墙,脸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
  南宫兜铃吓坏了,猛然逃窜,有蛇!房间里有这么大一条蟒蛇!身体像一辆小车那么粗壮,吓死她了。
  她一扭头,砰的一声撞在窗玻璃。
  由于亮起了灯光,窗玻璃清晰无遗的倒影出这个房内的光景。
  日期:2018-02-28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