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25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签谁给你的?”
  “管理人。”南宫兜铃扭头指向摆放签筒的那张桌子,如今空无一人。
  “怪,刚才还坐在这里的。”

  “他长什么样子?”
  “很普通的长相,看完以后转身忘的那种类型。”南宫兜铃揣摩着签的图案,“师叔,这蛇是什么意思?蛇形束缚咒?”
  “蛇形束缚咒的图案不是这样的,束缚咒的蛇形图案是甲骨的象形蛇字,这纸的,是一条活灵活现的蛇,标准的工笔画。”
  “这寺庙真古怪,说不定是签印错了,你知道的,现在什么都工厂量产化,签也是机器印的,手写的很少了,出错也是正常。”
  “可我觉得这是手工画去的。”李续断摸摸纸面,“墨迹还没有干透。”
  “不重要啦!”南宫兜铃把签夺过来,随手一揉,丢进垃圾桶。
  李续断摇头,“不用的签要烧掉,才算尊重。”
  “这张分明是假签,有什么值得尊重的。”南宫兜铃正要离开寺庙,现侧面的一个小佛堂里面供奉着一座相当眼熟的佛像。
  她立即进去,望着神台那座三头六臂的佛像,浑身翠绿,怒目圆瞪,嘴角长出獠牙,全身缠绕着缥缈的披帛,是长条形状的精致绸带。
  这佛像雕工不错,一看是出自乘匠师的手笔,佛像胸前镶嵌碧绿的宝石。
  李续断在旁疑惑,“你为什么目不转睛的看着多闻天王的佛像?想求财?”
  “没想到这里供奉的财神爷,和菖蒲大仙庙里面供奉的一样,是正统的多闻天王,不是那些关二哥或者穿红衣挺着肚子的大胖子。”
  “世间寺庙千千万,里头有供奉关二哥和宋太祖那种类型的财神爷,也有供奉多闻天王这类佛像的财神爷,不管摆放哪种佛像,目的都是一样的,为了招财纳福。”
  “既然来了,拜一拜吧。”南宫兜铃从神台拿了线香点燃,塞给李续断一半,“你也参拜一下,据说要是足够诚心诚意的话,多闻天王能够感应到的,然后他会大方的散财给你了。”
  “我们现在不缺钱吧?”
  “你不缺,我缺啊!”南宫兜铃跪在蒲团,嘴里喃喃道:“多闻天王,你老人家在天过的还好吗,有没有想我?想我的话,往我口袋里塞一笔横财,我知道你想我了,我也算没有白白认识你。”
  插香到香炉里,四周忽然吹起一阵寒风,一滴烛油滴在南宫兜铃手背。
  她哎呀叫了一声,缩回手。

  李续断握住她手检查,“怎么回事?”
  南宫兜铃盯着香炉旁边的蜡烛,分明离那么远,烛油怎么飞到她手去的?
  李续断眉心紧锁,一语不,盯着她手背看个不停。
  南宫兜铃顺着他视线看向自己的手,烛油滴落的部位泛起一片雪白的斑点,像鱼鳞。
  “好恶心!我这是长藓了不成?”南宫兜铃慌忙用手搓掉烛油,鱼鳞在手背消失了。
  她跑到外面光线好的地方对着双手看了又看,没有任何异样。
  她好懵懂,难道刚才看见的是幻觉?不可能,师叔也看见了,他那表情她还惊讶。
  忽然间,整座寺庙怪风频起,朝不同方向吹拂,寺庙悬挂的铜风铃乱糟糟的狂响,响得人心烦意乱,原本晴朗的天空一下子阴暗了好几度,气温也骤降许多。
  她打个寒颤,“师叔,我有不好的预感,我们还是回酒店吧。”
  “不吃牛排了?”
  “没心情,抽到个下下签,我还是不要在外头瞎跑,免得给车撞。”
  两人走出寺庙外,正准备用老方法,借助咒语飞回酒店。
  李续断突然按住她肩膀,“兜铃,你有没有感觉到……”
  “感觉到了。”南宫兜铃打断他话。
  两人同时转头看向街尾,一辆漆黑的豪车停在那里。
  南宫兜铃从没见过这辆车子,她认识的有钱人当,没人是开这种车型的。
  第六感告诉她,这辆车在监视她。
  南宫兜铃最讨厌被人跟踪,她大步朝车子走去,想要把车里的人揪下来对质。
  李续断怎么也叫不住她。
  南宫兜铃还没走两步,车子紧急掉头,从她面前消失。

  “孬种,敢跟踪我,不要逃!”南宫兜铃气得跺脚,想追车子一探究竟。
  李续断抓住她手腕,“算了,不要惹是生非,说不定是我们误会,他只是停在那里而已。”
  “万一真的是跟踪我们呢?”
  “如果真的跟踪,下次我们还有机会见到这辆车的,不必现在追过去,天气变坏了,我们回酒店吧。”
  南宫兜铃说:“我有一种全世界都在盯着我的感觉,这辆车子只是其一,刚才在寺庙里,我觉得连多闻天王都在看着我。”
  李续断笑了:“人家多闻天王那么忙,为什么要看着你?算他次把你从温泉钓到天去,可他已经得到他想要的东西,没有理由回来找你。”
  “说是这样说……”南宫兜铃走着走着,猛然回头,望向一个高高悬挂在大楼外面的广告牌,面伫立着一个眼熟的身影。
  没有认错的话,是司马长眠那混蛋。

  只是对方身此刻穿的并非西装,而是一袭纯黑的袈裟,飘逸的衣摆随风飘舞。
  南宫兜铃着急的指着广告牌,“师叔,你快看!”
  李续断还未来得及转头,司马长眠已跳向另外一座建筑,彻底隐没在钢铁丛林之。
  “看什么?”李续断迷茫的盯着她所指的方向。
  “你慢了一步!是密言宗的弟子,司马长眠!又叫做安息法师的那个混蛋。”
  “在哪里?”

  “刚才还在广告牌面的!”
  “他在那么高的广告牌面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监视我!我刚才不是说了吗,现在全世界都在监视我。好怪的!”
  李续断哈哈大笑,“兜铃,你是美国总统?哪有那么多眼睛盯着你?只有刚才那辆车子而已。有时候你讲笑话真的很有趣。”
  “我说的是真的,安息那个混蛋还换了身很正经的行头,看样子是要办大事的节奏!”
  “说不定人家只是路过。”
  “木鱼脑袋,不信拉倒!”南宫兜铃甩开他手,气鼓鼓往前走。
  “等会儿,你别生气。”

  南宫兜铃不理睬他,直接飞入空。
  一口气飞回酒店的天台,踢开天台铁门,从最顶楼坐电梯下去,愣是不等李续断。
  她率先回到总统套房,踢掉人字拖,坐在自己房间床,抱着枕头赌气。
  李续断那个笨蛋,她有必要骗他吗?又捞不到好处。
  “笨蛋笨蛋笨蛋!李续断你这个猪头!”
  门口传来响动,是李续断后脚赶回来了,他在走廊外面探头看向南宫兜铃的房间,“我在外头都能听见你在骂我,我实在不知道我又哪一点惹到了你。”

  “滚!你根本不是和我穿一条裤子的同伴!”南宫兜铃跑过去,把房门用力关。
  李续断在外面也火了,“我终于理解为什么师兄总是会被你气着,我不是你同伴的话,我干嘛要把你从我师父手里给救出来?你有没有意识到,你有多么的野蛮不讲理?还经常狗咬吕洞宾。”
  南宫兜铃打开门,瞪着他,“你说谁是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