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394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芮芸顿了一下,道:“不知方书记是否知道‘洗钱’的概念?”
  “我在黄海参与过破获洗钱的案子。”
  “那就简单了,坦白说吧那个账户就是专门提供洗钱的,叫苏特投资公司,在碧海很有名气,据说老总的爱人是碧海省人行副行长,儿子在省银监会重要岗位,因此可以随意腾挪资金而不必担心遭到监控。一建有自己的小金库,很多钱就是通过苏特洗白后落到领导们的腰包,当然也有少数辗转回办公室作为职工福利,我是办公室副主任嘛,知道其中的猫腻。”
  “周小容这么做的原因大概为了防止泄露投资者身份吧?”方晟说。
  芮芸严肃地说:“不,方书记你想错了……”
  “苏特的这个账号是汇入账户,而非汇出账户。”芮芸说。
  涉及到会计核算问题,方晟完全外行,迷惑地说:“有什么区别?”
  “根据财务核算规定,公司收入不可以直接支出即坐支,必须经过会计科目核算后再做处理,中小公司一般是一个账户两套账,象苏特这种大公司汇款业务频繁,索性就分成汇入账户和汇出账户。我电脑里没查到苏特汇入账户,那个数据在财务部;汇款给一建办公室的是汇出账户,可周小容偏偏把款打到汇出账户,说明什么?”

  “什么?”方晟一头雾水。
  见他傻愣愣的模样,她嫣然一笑,少丨妇丨的风情和妩媚全写在眼睛里,轻掠额前碎发解释道:“七千万不是委托苏特洗钱,而是苏特的自有资金!”
  方晟还是没听懂:“作为投资公司,苏特把钱投到高速公路项目也说得通啊。”
  芮芸叹息一声,直言不讳道:“方书记,我怀疑周小容……至少她父亲周军威是一个巨大洗钱网络里的骨干!”

  方晟惊得跳起来!
  早在黄海的时候,与白翎有过肌肤之亲后,他曾询问过省厅十处专案组在黄海的使命,白翎给他讲了个故事:
  某秘密行动组在海外调查一起国有资产收购纠纷过程中,意外发现省部级高官利用收购洗钱的线索,经过艰难的取证和说服工作,几名关键证人终于同意回国受审并指证。
  谁知飞往京都的客机途中意外失事,五名美籍华裔证人全部遇难,加上正在纽约某医院接受心脏搭桥手术的证人因术后感染不治身亡,那桩案子在海外的线索完全中断。令人震惊的是对方居然能买通国际级大医院主刀大夫,甚至不惜炸毁飞机令一百多名旅客丧命,可见已丧心病狂到极点,也证明调查工作触及对方最隐密的核心,打到了痛处!
  两个月后秘密行动小组突然空降到某公司财务总监在海南的秘密别墅,强行突破后取到一份清单。对方深知清单的重要性,组织了非常犀利的反击,一路追杀到京都郊区,最终七名组员只有一位活着回京,突击小组其他六名同志都不幸遇难。经过解析和破译,发现九个省七十多名干部牵涉其中,其中省部级以上至少二十多人,且分布在各地重要岗位。
  最高层震怒异常,指示必须彻查到底,不管涉及哪一层哪一级决不姑息!
  随即由中纪委常务副书记牵头成立专案组,对涉案的九个省同时展开调查,策略是从外围入手,围而不歼,让更多潜伏在暗处的大鳄浮出水面。

  “听明白了吧?我只是小喽罗,黄海这些家伙也只是跳梁小丑,我们都是一盘大棋局里的小棋子,真正的决战其实在棋盘之外……”
  方晟还联想到一个细节:周小容曾说过周军威对于是否出面找肖挺有过犹豫,他希望把这个宝贵机会用在最关键的时候。
  什么是最关键时候?也许周军威担心有朝一日会被有关部门追查到。
  再回想当初碧海审计厅对财政厅进行审计,周军威惶惶不可终日,竟默许女儿嫁给狄克银,牺牲终身幸福来换取躲过一劫,可想而知他留下的痕迹有多严重。
  隔了会儿方晟恢复镇定,重新坐下来问:

  “从苏特到周军威再到洗钱网络,这个推断很有跳跃性,说说你的理由。”
  芮芸有备而来,当然已经形成完整的思路,当下侃侃道:“第一,苏特洗钱早已名声在外,一建跟它合作时其理财顾问就吹嘘业务覆盖附近六个省,年吞吐量达到四千多亿,正因为它盘子太大了,如同华尔街一样大到不能倒,有关方面为避免引起金融市场动荡和资金连锁反应,一再迟疑,不敢轻易动手;第二,我查过聚业公司所有账务往来,苏特相当于一个蓄水池,把碧海那边所有资金汇集起来打到梧湘这边,通过碧海银行的同学私下了解,这些钱转入前经过若干道手续根本查不清来源,这样的资金流动就叫洗钱;第三办理转股手续时我单独跟狄克银闲聊,他透露这笔钱是狄宗平的‘私房钱’,一直发愁如何处置,后来周军威主动上门承诺帮忙洗白,只收很小比例的费用,狄宗平向来信任周军威的能力和信用,就把钱委托给他打理,”说到这里她故意停顿一下,道,“我特意询问时间,那是周小容与狄克银已经办理离婚手续之后,可见这不是亲家之间相互帮忙,纯属招揽业务!”

  方晟脸色愈发沉重,问道:“周小容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代理人?洗钱网络重要骨干?”
  “目前无法断定,不过小容……其实不太懂财务,交通工程也是外行,我看不出苏特放心让她主持这么大工程的理由,除非,”她看了看方晟的脸色,“认为小容吃定了您……”
  方晟愤愤一拍椅背,起身在屋里兜圈子。他意识到这件事非常复杂,非常麻烦,而上次范晓灵隐晦的提醒背后或许听到什么风声。确实,交通工程和房地产由于体量大、资金发生频繁,已被多路规模庞大的灰色资金盯上,尤其成为洗钱重灾区,就算方晟自己,不也把赵尧尧赚来的钱投到房产市场消化吗?
  然而周小容八成不明白这些错综复杂的内情,就算掰开来一层层讲解她还是不懂,她是纯正的理科生,经济金融方面一窍不通,本来就不该跑到梧湘淌这潭浑水!
  “你觉得下一步应该怎么办?”他停下来问。
  “当初巨隆和聚业之间有道隔离墙,即两个公司不直接发生资金往来,而是通过第三方公司划转,即使查下来肯定涉及不到巨隆,同时巨隆在梧湘是独立法人,跟牧总那边更没有关系,这一点请方书记放心。”
  “周小容那边呢,会不会追查到周军威?”
  这是方晟最关心的问题。
  芮芸沉吟良久,道:“这么说吧,如果从聚业的账务查起,追溯到苏特肯定查不下去;但如果苏特本身被彻查,树倒猢狲散,一个都跑不了。”
  方晟长长叹了口气,目光定定看着天花板,不知在想什么。
  “方书记,今晚我就是来告诉您这些情况,没事我先走了。”芮芸说着站起身。
  “嗯,”他皱眉道,“有空的话你不妨跟她多聊聊,暗示其处境非常危险,你们毕竟曾经是朋友,无话不谈对吧?”
  芮芸微笑道:“现在还是无话不谈。”
  “谈些什么呢?”

  “听说过冰琪淋的典故?”她笑得狡黠而意味深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