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393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家早就看出方晟与费约的区别。一个内敛保守型,一个是开放拓展型,费约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方晟出手起码几百万的项目。从实际效果来看,似乎方晟的做法更符合当前经济发展潮流。
  短短几个月,用江业老百姓的话说方晟起码把老城区近四分之一商铺搬到了新城,而持续火爆的新城几个小区的预售情况显示,今后会有五千至八千户搬到新城,约占老城区总人口的六分之一。
  趁着房价高企,新城建设如火如荼之际,徐靖遥悄悄完成了承建项目的转让和资金转移,收益自然是远超预期,乐得远在省城的牧雨秋等人专程跑到江业,非要跟方晟一起庆祝。
  方晟主动在办公室约见周小容,同样要求她暗中脱手江业的工程,一方面入袋为安,及时收回投资,压降绕城高速那边巨额贷款,降低工程成本;另一方面他也提醒周小容,新领导班子十分注重正府官员的廉洁问题,今后或许要在全国范围内抓一批反面典型形成震慑,因此要未雨绸缪,提前做好防范措施。
  周小容显然也听到风声——周军威毕竟是正厅级干部,能够打听到京都上层的内幕消息,连连点头说她听说徐靖遥从江业大规模撤资的事,正好也有此念头,计划把江业工程资金部分偿还几个资金链紧张的投资者,部分偿还银行贷款。

  “不过要真的出事,你会帮我的,对吗?”她紧张地盯着方晟。
  方晟避开她的目光,过了会儿道:“工程转让的事多请教徐靖遥,动静不要大,不能让外界知道你们全面撤资的事,否则容易造成负面影响。”
  周小容失望地垂下头:“我明白。”
  这期间方晟到省城开了两次会,每次联系爱妮娅想去她家聊聊——实质是想重温大山里的洞房之愉,她都冷淡地说没空,并提醒说山里的事出了山就不算,希望他牢记这句话。
  方晟十分郁闷。
  约爱妮娅遭拒,回父母那边探望了一下,正好方华一家三口也在——自从搬到新房后,聪聪仍在方池宗这边,每天任树红下班后把孩子带回家。肖兰经常叹息说多了个家多折腾,其实他们哪里体会到方华夫妻俩获得自由的感觉。
  方晟没睡家里。他已不习惯住父母那儿了,出了小区与方华道别后漫无目的开了十多分钟,突然想到自己的安全屋——东方明苑,当下一打方向盘驶过去。

  敲开门,晏雨容显得十分高兴,毕竟几个月没见到他,快乐象小鸟似的在屋里跑来跑去,泡茶、削水果、开电视,还郑重其事递给他一套睡袍。
  “这是谁的?新交的男朋友?这么快就同丨居丨了?我没打扰你俩吧?”方晟一迭声问道。
  她微微红脸,腼腆道:“哪有男朋友,专门为你买的,这儿……不也是你的家吗?”
  方晟哭笑不得:“喂,我的家在隔壁好不好?这套房子目前借给你住,你就是主人。”
  “反正一样啦。”她也不争辩,一付认定了就是如此的模样。

  方晟环视四周,奇道:“不开灯,不开电视,我没来时你在干嘛?”
  “在黑暗中冥想。”
  方晟倒吸口凉气:“老天,你已经还俗不再是出家人,干嘛对过去的生活念念不忘?”
  “冥想不是打坐,而是一种净化心灵集中注意力的修炼,我很喜欢享受宁静和无拘无束的感觉。”她认真地说。
  “唉,看来你与我的期望相差甚远……”方晟摇头叹息。
  两人边看电视边聊天,主要内容还是省城火爆的房产市场,牧雨秋主持下的巨隆房地产陆续推出高档社区,结合智能小区等理念颇受追捧,价格也一路攀高,包括晏雨容在内连续拿了几个月双奖金。
  “有好几万呢。”她喜悦地说,这时终于露出小女孩的气息,而非淡泊无为的出家人。
  方晟只听不说,即使在晏雨容面前他都不愿透露自己大股东的身份。
  聊到有些疲倦了,方晟要她打开暗门到隔壁睡觉,她躇踌半晌说:
  “就睡这儿吧,前些日子连续下雨,被褥都有些潮湿,没来得及晒一下。”

  方晟耸耸肩,说:“那我睡客房,不能霸占你的房间。”
  她红着脸说:“还非得霸占呢,客房……没铺被褥……”
  “那你怎么办?不行,我出去住酒店。”他说着就起身。
  她赶紧拉住他,急急说:“那张床很大……放心好了,我睡相很乖的,不会压着你。”
  方晟失笑道:“不是谁压着谁的问题,而是……我是已婚男人,不能坏了你的名节……我非常希望你光明正大地嫁出去。”
  “早说过我不会嫁人,”她嘟着嘴说,“我也早知道你是已婚男人,那又怎样?我是你的小三,这个家随便你住。”
  “荒唐,荒唐!”
  方晟不顾她挽留坚持离开,出了小区深深吸了口气。尽管出门那一刻看到她眼中深深的失望,但他觉得这么做是对的。自己已经害了太多的女孩,不能再让这样如花似玉的女孩陷入万劫不复。
  随便找了家酒店住下,刚准备睡觉手机响了,居然是芮芸,当下犹豫片刻——他本能地不愿意晚上与年轻貌美的少丨妇丨通电话,但转念又想芮芸八成有重要事情报告,而且与周小容有关,遂按下接听键。
  “方书记现在有空吗?有件很重要的事想当面回报。”没等他开口,芮芸便急切地说。
  “我不在江业……”
  “您是在省城吧,我正好昨天回来的,”她解释道,“上午我在省正府门口看到您的车,所以……您住哪儿,我现在就过去。”

  “这个……”方晟便说了酒店的位置,想了想补充道,“我到一楼茶吧等你。”
  “还是直接到你房间吧,这件事……嗯……需要保密……”
  方晟不想在房间与正值妙龄的少丨妇丨独处,何况她是赵尧尧、周小容的舍友,但她本身不顾嫌疑地坚持到房间,肯定有迫不得已的理由,方晟便说了房号。
  三十多分钟后芮芸赶了过来,进门时扑面而来一阵成熟女性特有的馨香。

  “请坐,茶还是咖啡?”方晟有意与她保持两米多远的距离。
  “不喝了,这件事非常重要,所以冒昧打扰您休息,”她意识到他的不自在,落座后就切入正题,“上周小容累计向碧海汇了七千多万……”
  “我知道,她跟徐靖遥一样全面撤出江业,七千万应该是转让工程款,当时她说过部分归还碧海投资者的钱,部分归还贷款。”
  “从账面情况看是这样,上周除了汇出七千万,另外归还中行两千万,建行两千五百万,农行一千万。”
  “你觉得七千万有问题?”
  “您知道我是财务出身,对数字有近于本能的敏感,前几天调阅聚业公司汇款记录时我心跳了一下,因为发觉有个账号似乎在哪儿见过,查找巨隆和聚业在梧湘、江业两地的记录却没有。我越想越不放心,特意借口回省城看孩子,在家里电脑里调出我从一建离职时偷偷拷贝的会计档案,查询之下出问题了,那个账号果然与一建发生过往来……”
  方晟疑惑道:“一建是建筑航母,与同为省城的碧海之间有经济往来也很正常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