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到下,从早到晚,被他吃干抹净》
第260节

作者: 一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想要什么你都给?”
  “废话少说。”靳容琛的语气活像是他才是绑匪,“先让我听一下那人的声音。”
  绑匪一愣,倒没想到靳容琛说话语气那么冲,他撕开靳向西嘴上的胶带,关闭声音处理器,用眼神示意靳向西说话。
  靳向西大喊了一句:“容琛,别管我!”

  随后,他猛哼了一声,似是被绑匪踹了一脚。靳容琛面无表情,问道:“你的东西不想要了?”
  言下之意,让绑匪好好对待靳向西。
  靳向西的眼睛被蒙上了,但是耳朵更加灵敏,听出靳容琛的言外之意,眼角微微湿润。
  “我要向西集团所有的股份。”绑匪狮子大开口,接着,他补充一句,“别想讨价还价。”
  靳容琛冷哼了一声,让绑匪告诉他交易的地点。

  被胶带缠住嘴的靳向西“呜呜”几声,似是让靳容琛别管自己。
  电话挂断后,傅叶生撕开靳向西嘴上的胶带,说道:“看不出来吧,你儿子还挺‘爱’你的,连向西集团所有的股份都肯交给我。你现在什么想法?是肉疼自己的向西集团要没了,还是觉得幸好还有向西集团能救自己一命?”
  靳向西没有说话,只是死死咬住自己的下唇,像是要咬出血来。
  靳容琛看着手里的电话,久久不能平静。他觉得自己对不起母亲,明明是靳向西害得自己母亲身亡,他却不能报仇,只因为靳向西是自己的父亲。

  回到别墅,向西集团的股份转让书也已经拟定好,送到靳容琛的手里。纪曼看到了,抱了抱靳容琛。
  “我是不是很没用?自己的母亲被害了,却不能报仇,反倒要帮助仇人。”
  这是一段复杂的伦理关系,纪曼知道,解铃还须系铃人。她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提议让靳容琛回去靳家,再去“见一见”他的母亲。
  靳容琛看着纪曼充满期待的神情,缓缓点头,回到了许久没回去的靳家。
  靳容琛带着纪曼走进他母亲卓蓝生前的房间,发现屋子还是干净的,只是有些东西随意地摆放在地板上,看起来有些凌乱。

  靳容琛走到那随意摆放的柜子旁,柜子门是开着的,卓蓝随意塞了些东西进去。
  靳容琛一点一点地把东西往外拉扯,竟发现一封,署名“卓蓝”,寄信人“靳容琛”的一封信:
  容琛,当你看到这份信时,我已经离开人世。你并不必为我感到难过,也不用责怪你的父亲。
  我和靳向西——你的父亲并没有感情,我们只是政治联姻,不怪他找到真爱。只是,纪一兰的野心太大,她企图陷害我。不过,她的计谋并未得逞,我也不是因为她而去世的。

  在这世界上,我唯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但是我还是选择了自杀这条路。如果你能看到这封信,请不要责怪任何人,我不想你怀着恨意度过余生。
  “自杀……”看到这两个字,靳容琛几近崩溃。一直以为的仇人实际上不是自己的仇人,只是自己臆想出来的,靳容琛只觉得自己十分可笑。
  纪曼瞥了眼信的内容,心底惊讶,但面上不显,只是抱住靳容琛,轻声安慰。
  “容琛,振作点,现在我们都需要你,我一直在你身边。”
  靳容琛看着纪曼大着肚子,行动不便,却要笨拙地安慰自己的模样,不由得一笑,“傻姑娘。”
  抹了抹眼角,靳容琛又变成雷厉风行的靳总,“纪曼,向西集团,决不能毁在我手里,也绝不会落到敌人的手里!”
  纪曼感到靳容琛又回到了原来的样子,放心道:“我相信你。”

  靳容琛带着纪曼来到警局,本想让纪曼先回去,但纪曼不肯,“我说过要陪着你的,我们要共同进退。”
  靳容琛无法,只能答应,一边开车,一边跟纪曼解释情况,“那个绑架靳向西——我爸的人,是傅叶生。他之所以对付我,是为了傅迪,只要让傅迪出来,向西集团,就可以保住。”
  傅迪是犯了事情进的警局,不过,由于纪曼和靳容琛是当事人,并且都同意让傅迪先出牢,经过协商,丨警丨察局最终是同意了。
  傅叶生又一次来电话,靳容琛心想,来得正好,便接起了电话,先发制人,“傅迪换靳向西,换不换?”
  电话那头的傅叶生满脸的笑容转瞬消散,脸上覆上了一层乌云,靳容琛果然还是狡猾的,知道拿傅迪跟他做交易,沉默一瞬,又说道:行。”
  定好时间交换的前一夜,傅迪的看守保镖疏忽大意一个去吃饭,一个去上厕所。
  等到了这一个良好的时机,傅迪灵机一动决定翻窗逃跑,几经折腾,终于算是跳出了那个阴暗的仓库。
  傅迪没想到能这么顺利的逃脱出来,蹲在草丛里准备伺机逃窜,刚好看见了独自在花园里的纪曼。
  “如果把纪曼带走,不知道靳容琛会是个什么样的表情呢?”

  傅迪想着就潜到了纪曼身边,一把捂住纪曼的嘴,敲在她脖颈上,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的纪曼便被傅迪拖走了。
  等到靳容琛知道傅迪逃跑了,还顺带掳走的纪曼,听到消息的靳容琛那本来温文尔雅的面庞愤怒扭曲成暴怒的狮子,内心就像是要爆发了一样,他怒火在胸中翻腾,如同压力过大,马上就要爆炸的锅炉一样。
  周围的下属们被这气势震的不敢抬头,感觉周围的空气都要被靳容琛的怒气点燃。
  杜子越作为纪曼坚定的追求者,时刻关注着靳容琛这边的动向,当他得知纪曼被傅迪掳走这个消息,也是实在是按捺不住内心的躁动,想要救纪曼。

  杜子越觉得不能坐以待毙,他知道光靠自己一个人是不行的,只能和靳容琛两个人联手才能救纪曼,立马去找靳容琛要求帮助靳容琛一起去救纪曼。
  迈克也得知纪曼出事了,也有些按捺不住,他知道以自己的力量是远远不可能万无一失的把纪曼救回来的,这时他就想起了一个好的合作伙伴——靳容琛。
  然而这三个人不约而同的聚集在了一起,杜子越和迈克都来找靳容琛要去帮忙,为救纪曼出一份力。
  三人就商量怎么去救纪曼,三个人商量后决定让靳容琛去吸引注意力,因为他们都知道傅迪一直视靳容琛为敌人,所以让靳容琛去吸引傅迪的注意力是最好而且最明智的选择,然后靳容琛为迈克和杜子越争取时间,好让他们在后方有充足的时间去解救纪曼。
  傅迪抓走纪曼后急急忙忙的去和和傅叶生汇合,傅迪把纪曼绑在椅子上,抽着烟看着她。
  傅迪看见纪曼的肚子,心想要是把他们的孩子弄死,靳容琛应该会痛苦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