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64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皮一鸣将鸭屎和皮六叫到身边,笑着说:“什么是兄弟?落地为兄弟,何必同根生?从今往后,你们就是兄弟。一定相互扶持,相互帮忙。把握你们的青春,做你们最想做的事。不过,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如今兵荒马乱的,千万别出事。好吗?”二人点了点头。
  黑蜘蛛、鸭屎、皮六,带着二十位换上便衣的士兵,从济宁一路来到了梁山。宁十三在怀义堂客栈的议事厅里正和火头王、鸡头米等商量事。只听有学徒说回来了,宁十三还以为野狐田带着通天鼠回来了呢。他即将面临一场与卷江龙的恶战,所以很期待野狐田的回归。
  “这是哪儿来的一帮人?怎么这么精壮?”宁十三看着黑蜘蛛和鸭屎问。
  “师父,我来介绍一下。他就是皮军官的弟弟皮六。我们之前就见过。”黑蜘蛛笑着说。
  “小六子,我当年见你的时候,你才这么高。”宁十三笑着,比划着膝盖说。
  “宁叔,我都认不出来了。您老人家越活越精神了。”皮六笑着说。
  “你是专程看我还是路过?”宁十三笑着说。
  “我准备跟你混几天。这些人都是我哥留给我的士兵。我在济宁还存了些弹药。”皮六笑着说。
  “你呀,跟你爹当年一个德行。好吧。你就在我这玩吧。不过,别给我惹事。”宁十三笑着说。
  “不会的宁叔。”皮六转脸将鸭屎拉了过来,笑着说,“我和鸭屎已经结为兄弟。前段时间,他救过我一命。”
  “小六子,你他妈还真有眼力。鸭屎是怀义堂技术水平最好的徒弟之一。你们一起好好的。”宁十三笑着说,“我们内部要开会,我安排人给你们腾出住的地方,你就先歇息吧。”

  “好的宁叔,我们先下去了。”皮六说。
  宁十三把徒弟们叫到书房,很严肃地说:“皮一鸣临走的时候组局,我与卷江龙该谈的都谈了。有皮家的面子,卷江龙不会与我们硬来。但是,我们制定的规则他不过是在局上认同了,但私下里一定捣乱。接下来的几天是他收保护费的日子,我们一定要全面行动,确保乡绅的利益不受侵害。”
  宁十三猜得果然没错,卷江龙收的保护费不仅没有按照与宁十三商定的减半,反而增加了很多。这些当时参与会议的乡绅纷纷来找宁十三,要宁十三给个说法。
  “各位老板,各位乡亲,这一定是个误会。我尽快去见卷江龙,一定把多收的退给大家。宁十三说减半,就一定减半,决不食言。”宁十三用一个承诺,将他们送走了。
  “师父,我们把卷江龙多收的钱偷回来吧。”火头王愤怒地说。
  “我同意老三的想法,但我更想补充的是,”宁十三很镇定地说,“这件事的核心是我们怀义堂的信誉问题。所以,我们现在要两条腿走路,既要偷回多收的钱,又要把乡绅损失的钱补上。”
  “师父,我们的家底没有多少钱了。”黑蜘蛛有点担忧地说。
  “皮六那有些金子,我们可以先借来用用。”鸭屎说。
  “不太好,借了一时半会还不上,反而让人家多想。”宁十三摇摇头说。

  “师父,当年我救了皮六,他曾经在破庙给我留了些钱。我没有用完,现在还能拿回来。我们的事比较着急。要不先让皮六垫上,随后我们取了再还给他。”鸭屎说。
  “如果是这样,那就先借吧。总之,今晚咱们就把任务完成。一旦将多余的钱偷回来,就立即还给皮六,补上这个空缺。如果偷盗遇到困难,那就启动鸭屎去微山拿钱的方案。”宁十三说。
  日期:2018-02-27 20:56:36
  第76章 偷天换日
  宁十三先安排火头王带着鸡头米并几位学徒,根据统计的名单和钱数,连夜将卷江龙多收的乡绅的钱一家一家给送了回去。这些乡绅一早起来就能看到,旁边有一封短小的宁十三的亲笔信。
  卷江龙并不傻,当他听说宁十三将自己多收的钱垫上送回去了时,自己一开始有点得意,进而有点害怕。羊毛出在羊身上,宁十三敢这么干说明他铁定了想从卷江龙这里偷钱。
  卷江龙知道宁十三一定会来偷盗,所以把钱全部放到堂屋旁一间封闭很好的屋里。他派十个持枪的兄弟,三班倒,守卫库房。
  他倒要看看,宁十三有什么本事,能够从他手里拿走这些钱。他们的人守了将近一夜,没有发现任何贼的踪迹。
  天快要明的时候,卷江龙带着兄弟们打开库房,清点钱数,发现所有的金条、钱币等,一分都没少。

  “哈哈哈,”卷江龙笑着说,“贼终究是贼,也想跟老子玩。所谓神偷,不过如此,一堆酒囊饭袋之辈。神偷再厉害能干得过枪吗?”
  卷江龙每当高兴的时候,会习惯性地抚弄下手上的戒指。这次也不例外,这一摸不要紧,他突然发现戒指有些不对劲。
  他取下戒指仔细一看,整个人差点晕倒。那戒指被掉包了。假的戒指颜色和大小与真的很像,不仔细看看不出来。如果仔细一看会发现,这个材质与真的不知道差多少倍。
  “你们听好了,赶紧去给我找。把整个大院给我翻遍了,如果找不到,我要你们好看。”卷江龙急得满脸通红,大怒地说。
  他仔细回忆了下,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昨夜他明明只睡了两三个小时,并没有任何人进入到他们家的大院,戒指怎么会被掉包了呢?卷江龙百思不得其解。

  如果谁能从他手上将戒指取走,并换上假的,那么这人要是想要自己的命岂不是易如反掌?想到这里,卷江龙不寒而栗。
  他想来想,慢慢就想明白了。宁十三来梁山之前,自己家从未少过一分钱。没有人敢与他作对。自从宁十三来了之后,接连发生了奇怪的事情。自己家不仅经常被贼人光顾,每次遭贼都很蹊跷,贼人的偷盗手段让他很害怕。
  “宁十三,一定是你干的。”卷江龙将手里的假戒指摔碎,咬牙切齿地叫着。
  天刚明,卷江龙就带着兄弟,操着家伙,来到了怀义堂客栈。刚进大门发现,一楼大厅的门是开着的。宁十三并不在里面,只有黑蜘蛛在仔细摆放堂屋里的一些新入手的古董和家具。

  见卷江龙等人进来了,黑蜘蛛很惊讶,但还是上前招呼道:“大当家的,师父今天不在怀义堂,不知您来这里有何贵干?”
  “什么贵干不贵干的,快叫宁十三出来,我有话说。”卷江龙说。他的兄弟们拔出枪对着黑蜘蛛。
  黑蜘蛛皱着眉头说:“师父的确不在,您有什么事情跟我说也行,没有必要伤了和气。到底是多大的事,把大当家的气成这样?”
  卷江龙操起旁边的椅子,准备将怀义堂的匾额给敲下来。这时,两组持枪核弹的士兵从大门口进来,在左右摆开,枪口对准卷江龙及他带来的五六个人。这些士兵使用的全是美式武器,而卷江龙的人用的不过是土枪。
  黑蜘蛛做了个手势,这两组士兵将枪口朝天,枪托放在地上,立正站齐。
  “大当家的,一定是有什么误会。”黑蜘蛛笑着说。
  卷江龙吓出了一身冷汗,他周围的兄弟们赶紧将枪收了起来。
  “没想到你们还真有军队保护。好吧,既然来了,我就不兜圈子了。我的翡翠戒指丢了。被人掉包了。在梁山,从未有过这样的事情,自从宁爷来了梁上,怪事连连。我的戒指一定在宁爷这里。”卷江龙愤怒地说。
  “嗨,不就丢了东西吗。”黑蜘蛛笑着安慰道,“师父跟大当家的开会时说过,只要丢了东西,说一声,怀义堂一定会帮忙找回来。”黑蜘蛛拿出笔墨纸砚,在一个账本样的本子上记录了下来卷江龙少的东西。
  “不要骗我,你说能找回来,大概多久啊?”卷江龙问。

  “就这几天,大当家的放心,在梁山少的东西出不了梁山。”黑蜘蛛说。
  “好,我等着。如果到时候找不到,别怪我不客气。”卷江龙带着怒气,走出了怀义堂。
  由于丢了戒指,卷江龙的人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寻找戒指上,慢慢的放松了对库房的警惕。小时迁与鸭屎以及其他的学徒一直埋伏在周围。
  天色渐晚的时候,小时迁与鸭屎爬到了卷江龙的房顶上。小时迁测算出了库房的位置。他揭开了房顶上的瓦,将灰泥摊开,然后割开了灰泥下面的高粱杆和竹篙,房顶开了个大口子。
  鸭屎悬在绳子上缩骨进入了库房。小时迁掌握绳子下降的速度,鸭屎缓缓落到了库房的地板上。
  他打开箱子,取走了卷江龙多收的钱。临走时,他将卷江龙的翡翠戒指放在了藏宝箱上面。很多人会觉得奇怪,为何翡翠戒指会在鸭屎手上呢?
  原来是皮一鸣组局时,宁十三与卷江龙谈完后握手,宁十三双手握着卷江龙一只手久久不放。卷江龙以为宁十三对自己客气,其实不是,宁十三是在调包他的戒指。当时宁十三手里有一枚仿制的戒指,只有紧紧握着卷江龙的手,他的手的神经才不会那么敏感。趁机掉包,神不知鬼不觉。
  这次让小时迁、鸭屎等人盗取卷江龙多收的钱一定会得罪卷江龙。不过,将戒指还回去,给他个教训,让他知道宁爷并不是好惹的。同时,宁爷想和他搞好关系,对他的戒指并不感兴趣。
  鸭屎上到房梁上后,小时迁将房梁上面的高粱杆恢复原样,把割开的地方,用松脂胶粘上。他用一条蚕丝般细小的线,一头绑在房梁上,一头沿着小小的后窗挂出去一点。他在细丝上绑了一段无味的香。点燃香后,他便和鸭屎一起,沿着房梁上东墙,从东墙的窗户跑了出去。鸭屎临走学了三声乌鸦叫。
  听到乌鸦叫后,两位手里拿着要饭的破碗的学徒来到了卷江龙的房后。大约三分钟后,香燃到了尽头,烧断了细丝,钱袋从后窗落下,正好落在两位学徒怀里。他们用破布包裹了钱袋,匆匆离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