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22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玄生用拂尘挡住他往下弯倒的膝盖,不许他跪下,“受不起,你还不是我门派弟子。”
  “祖师公,你认了我吧。我很想学法术。”

  “学法术之余,还想着兜铃快点长大,到合法的年纪,好嫁给你,对吧。”陈玄生淡然道破。
  南宫兜铃和李续断都十分惊讶。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这种越界的想法。”邹正卿使劲的摆手。
  陈玄生将修长的手指优雅的放在嘴唇边,“我会读心术,在我面前演戏是多余的。”
  南宫兜铃叉腰而起,指着邹正卿满是鲜血的鼻子说:“你这家伙,我早看穿你了。”

  邹正卿一拍桌子,“算了,不演了,没错,我是考虑过,等你满了结婚的年龄,对你求婚,让你给我生小孩。”
  “那你说的拜师学法术是假的?”
  “学法术是真的,想娶你也是真的。”
  “你傻瓜吗,加入引魂派以后是不能婚娶的。”

  “教规而已,又不是法律,没人让你非得遵守。”
  “结婚了,洞房了,你学的法术白费了,得不偿失你懂不懂?”
  “我学法术只是贪新鲜,学个两三年过过瘾,会飞来飞去和大变活人什么的,我很满足了,我又没想要一辈子都留住法术,当法师不是我的心愿。没了没了。”
  “你开玩笑吧你,花一千多万学法术,只是为了过把瘾?”
  “跟蹦极一样,花钱买刺激,我这种有钱人的观念,你难以理解也正常,说白了,我找份娱乐玩玩而已。跟你学法术,我只不过当做一次性的娱乐活动罢了,毕竟学魔术要高层次些。谁料到你只教我拳脚功夫,如果这样的话,我完全可以请专业的拳师来教我,你啊,唉,太调皮了。”
  “原来不是我玩你,是你玩我。”南宫兜铃抓起桌的酒瓶要砸过去。
  邹正卿立即跳沙发,藏到李续断身后。

  “师叔你走开!打你不好了!”
  陈玄生手指一动,南宫兜铃的肌肉顿时僵硬,又来了,她的手脚不受自己控制,举起酒瓶,咚咚咚的往自己脑门砸。
  邹正卿和李续断看见这一幕都傻眼。
  南宫兜铃一边用酒瓶敲自己额头,一边求饶,“我知道错了,我不会再冲动了,求师公快停下!”
  但是陈玄生丝毫不留情面。
  南宫兜铃手的酒瓶一刻不停的在头盖骨撞得砰砰响。

  李续断慌忙跑过去抓住南宫兜铃的酒瓶,扭头对陈玄生说:“师父,把她敲出脑震荡可不好,师父要是真的气不过,我甘愿替兜铃受罚。”
  陈玄生眉头一挑,手指微微一动,操纵南宫兜铃的力量骤然消失。
  南宫兜铃垂下双手,酒瓶摔在地,膝盖顿时发软,头昏目眩,险些要摔倒。
  李续断抱住她,“兜铃?”
  “好痛。”南宫兜铃欲哭无泪,抬手碰了一下额头,哇塞,肿起好大一个包,这回彻底把她眼泪给疼出来了。
  眼睫毛湿漉漉的,泪水在眼眶打转,对李续断撒娇:“师叔,呜,痛啊。”
  “乖,师叔看看。”
  李续断皱着眉,扶她坐下,可惜淤青算是血管里的内伤,无法用白符直接治愈。
  陈玄生说:“续儿,你对你师侄女未免关心得太过头了。”
  “我也觉得是,他们根本不像师侄,像情侣。”南宫决明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李续断一听,原本托着南宫兜铃下巴的手立即缩了回去,停止检查她的伤势,身体还故意往旁边挪远了半米。
  南宫兜铃气得皱起鼻子,怪师父多嘴。
  南宫决明端着茶托走过来,把茶几踢回原位,将茶托放在面,端起一杯茶放在陈玄生面前,“师父请喝茶。”
  “我不渴。”
  “可是师父你叫我泡茶……”
  “怎么,有意见?”
  “弟子怎敢。”南宫决明只好把茶杯放回桌面,叹一口气。
  南宫兜铃捂着额头的淤青,心里骂道:怎么这陈玄生每次出场都要跟她过不去?
  难道她前世造孽,欠他了不成?

  刚想到这,见陈玄生脸色有些变化,得知又给他读懂了心思,南宫兜铃慌忙站起来,觉得此地不宜久留。 !
  “我去敷药,邹白痴,你家医药箱在哪里?”
  邹正卿刚要指路,哗啦啦一阵铁链响动。
  大家都茫然看向陈玄生的位置,他衣袖下飞出一串胳膊那么粗的铁链,直奔南宫兜铃。
  南宫兜铃原地呆愣住,“又干嘛?师公?我这次没说什么得罪你的话吧?”
  铁链层层卷住南宫兜铃,蛇形“束缚咒”还要牢固。

  李续断和南宫决明同时开口:“师父……”
  陈玄生伸出手阻止他们说话,“我自有分寸。”
  南宫兜铃不明里,“喂,你要绑我能不能给我一个理由?”
  陈玄生却不作任何回答,一个香佛锦袋朝她头顶飞来。
  引魂派有两个香佛锦袋,一个装了蛊虫,还给了李续断保管,另外一个是陈玄生所拥有的这个。
  这玩意可不好受,里面空无一物,时间停滞,关进去妄想脱身。
  香佛锦袋飞到一半,被某种力量吸走,调转方向飞到了李续断手。
  陈玄生对此一幕感到震惊和愤怒,虽然嘴笑意不散,但双眼的怒火展露无遗。
  “师父,用香佛锦袋关她,似乎残忍了些,兜铃是人而已,不是鬼魂灵兽,把她关在里面不管,会饿死的。”
  陈玄生声音都冷了两度:“为了她,居然忤逆我,你从前不会这样的。”
  李续断说:“你对兜铃不满,不如直接说出来,大家好好沟通才能解决问题,用不着拿香佛锦袋困住她。”
  南宫决明说:“师弟,不要仗着师父宠你,你违抗师命,师父说了他自有分寸。”
  “师兄,怎么连你也这么无情?她不仅仅是你徒弟,也是你女儿。”
  “她都不想认我,在天台已经和我翻脸,我要这样的女儿有什么用,我相信师父一定有他的用意,你放手,把锦袋交出来,不要打搅师父做事,不然,我这个大师兄决不会坐视不理。”

  李续断反而将锦袋藏在身后,跑过来,揪住南宫兜铃身的铁链,“浮提咒”出,她随李续断飞出窗外。
  南宫兜铃转头回望客厅,看到邹正卿急的从沙发窜起,南宫决明也想追过来,可是师公陈玄生的拂尘却挡住了南宫决明的身体。
  接着她飞入高空,再也看不到客厅里的画面。
  心想:怎么回事?陈玄生似乎在刻意让李续断救走自己,不然的话,以他这个老不死的威力,把他们两个用拂尘卷回去是多么轻而易举的事情。
  南宫兜铃一时想不通,“师叔,好怪,师公并没有拦你。”
  “可能他念及我是他徒弟的份,卖两分薄面给我,所以没有追来。”
  “哦,这下我懂了,师公宠你嘛,你做什么他都由着你,啧,你命真好,哪像我,次次都在他手吃大亏。”
  李续断带着她飞到另外一座山坡,钻入一片密林,将她放下。
  树叶间投下星点阳光,南宫兜铃站在落叶间,憋住一股真气,企图撑破铁链,可是无济于事。

  李续断用双手扯住铁链一端,念下增加力气的咒语,把铁链朝两旁拉扯,无奈他一张脸在使劲涨得通红,牙关咬得咯吱响,铁链依旧没有任何破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