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21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嫉妒心你不懂的。”
  “谁说我不懂,我懂,人都有缺陷,尤其是嫉妒心,很平常的,是个人都有,有时候我也很嫉妒你的式神千岁,我恨不得她每出现一次胖二十斤,但是我从来没想过她应该去死啊。”
  南宫兜铃耐心的说:“师父,你想开点,师公偏心,那你要揍的对象,应该是那个老不死的才对,师叔对你那么有礼貌,你似乎有点是非不分?”
  “哪个是老不死的?”空气里忽然回荡一句阴森森的声音。
  南宫兜铃仰起头,看着悬挂璀璨吊灯的天花板,面没有任何人影。

  “姑奶奶在发表旷世哲理,哪个不识相的在插嘴?”
  南宫决明好似触电般收回茯神金叉,望着天花板打转,“师父?这是师父的声音?师父,你在哪里!”
  南宫兜铃瞬间捂住闯祸的嘴,不是吧,说曹操曹操到?
  刚才她骂师公老不死的,那个小气鬼陈玄生要是真的出现,岂不是要把她屁股蛋给打到开花?
  赶紧低头钻进茶几底下躲了起来。
  她手心撑着的冰凉瓷砖地忽然间波涛涌动,仿佛海浪,地板顿时软趴趴的,变成沼泽地一般松软。

  南宫兜铃身体猛然往下沉没,双手和双膝陷入地底,她要给瓷砖地活生生吞没掉了。
  她扭头惊呼:“救我!地板会吃人!”
  南宫决明依旧专心在天花板寻找声音的来源。
  只有李续断飞快跑了过来,推开茶几,抱住南宫兜铃的腰。
  但是,他的拉拽毫无用处。
  一瞬间,南宫兜铃彻底沉没进地底下,困在一片黑暗动弹不得,好像身体给水泥冻住了似的。

  眼前泛出幽幽蓝光,师公陈玄生的脸浮现在她面前,和她离的很近,几乎鼻子触碰鼻子,两人之间大眼瞪小眼。
  南宫兜铃连脑袋也转动不能。
  她害怕的说:“师师师公,你好啊……好久不见,别来无恙?你好像又英俊了。”
  “我似乎听见我的徒孙在讲我坏话。”
  “没有,哪有,你听错了,我分明是在歌颂你伟大的人品和崇高的精神,你是这个世界最优秀的人,我要好好向你学习。”
  “还是油嘴滑舌,老毛病依旧。”
  “师公,你是不是把我困在了地板底下?”
  “没错,这叫‘渗表术’,和用来穿墙入室的‘穿行咒’类似,只是这个咒语是专门用来活埋人的,你现在有没有感觉到窒息?”
  他不说还好,这么一提醒,南宫兜铃瞬间觉得鼻息间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呼吸逐渐变得困难,好像给人兜头蒙了一层塑料袋。

  “师公……我快憋死了……放……放我离开……”
  “还觉得我是老不死的吗?”
  “不,你是福如东海、寿南山、德高望重、品学兼优、美貌与智慧并重的千古大圣人,你是百年难遇的好人,你老人家大人大量,求你饶小人一命。”
  “你这张小嘴倒挺讨喜,我终于理解决明为什么那么喜欢你。”
  陈玄生的脸缩回黑暗,南宫兜铃感到身后仿佛给人用力的推了一把,整个人从瓷砖地里面飞了出来,眼前骤然大亮,正面冲向天花板。

  “哇啊啊……”她来不及刹车,眼看要撞在天花板。
  腰部被洁白的拂尘卷住,南宫兜铃重新摔落地面,拂尘半途撤开,她翻转一圈,脸朝下掉在沙发。
  南宫兜铃花了点时间才爬起来,惊魂未定,觉得自己简直像个小玩具,被陈玄生丢来丢去的。
  她抬起头,看见陈玄生在半空显现出人影,转动着下降,雪白的衣袍华丽散开,稳稳坐进单人沙发,拂尘斜斜架在手臂。
  和次见到他时一样,依旧戴着那个古典的头冠,长到腰部的头发乌黑如瀑布,嘴久久不消的神秘笑容,红唇欲滴,像女人似的,但并非真的涂了口红,而是天然的血红唇色。
  他那双女人还要妩媚的眼角微微翘,眼神透出一股透彻且诱人的光芒,带着一丝和千岁近似的狐气。
  起之前,他看去更加年轻了几岁,如今仿佛和南宫兜铃同岁,想必他的“十二仙道引魂大法”又精湛了几个层次。
  南宫决明噗通往地一跪,朝他虔诚的磕头,“师父在,受弟子决明一拜!”
  李续断也在旁边跪下磕头,“弟子续断拜见师父。”
  陈玄生的眼神变得犀利起来,“我这个掌门人不在的时候,你们竟然同门残杀。”
  南宫决明又叩了几个响头,“对不起,师父,我太想见你,加不服师弟受你宠爱,因此才和师弟抬杠。”

  南宫兜铃在旁揉着酸痛的肩膀,觉得师父还挺老实的,在师公面前有一说一。
  陈玄生微笑,“他要是不老实,我直接能识破,对我说谎没好处。”
  “我有说话吗?”南宫兜铃说完才想起,哎呀,忘记陈玄生有读心术了,在他面前想瞒住事,只有变成死人才能办到。
  “你还不快向师公行礼!”南宫决明训斥。
  南宫兜铃对刚才活埋地底的事心有余悸,不敢违抗,乖乖的跪下对陈玄生拜倒,“举世无双的师公在,受徒孙一拜,师公英明神武,徒孙我好生崇拜。”
  “不用那么多废话,你们全都起来。”
  三人起身,南宫决明激动的朝他走前一步,“师父……”
  “你先别说话。”陈玄生不耐烦的打断他,望着李续断。
  “续儿,你脖子流血了。”陈玄生关心的询问,顺手飞出一张白符,贴在李续断的伤口,破损处立即愈合。
  李续断说:“谢谢师父,只是皮肉擦伤,不碍事。”
  陈玄生重新看向南宫决明,变换了一个严肃的表情,“他是你师弟,年纪也你小一轮,你不能让着他?”
  南宫决明被训的低下了头。
  “去泡茶。”
  “是。”李续断刚要行动。
  陈玄生叫住,“不是让你泡茶,决明,你去。”

  南宫决明特别不甘心的瞪了一眼李续断,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听话走开。
  南宫兜铃暗暗说:偏心得太明显了,怪不得南宫决明心里不平衡,换做是她,也要吃醋。
  南宫决明走到墙角下,踢了一脚正在昏迷的邹正卿。
  邹正卿被他踢醒,懵懂的睁开眼睛,南宫决明板着脸问:“我要泡茶,你家烧水的地方在哪里?”

  邹正卿指了一个方向,“直走是厨房,茶叶你找仆人要。”
  “知道了,你继续。”
  邹正卿喘一口气,无力的趴回墙角躺着休息,看来刚才挨的一掌要了他半条命,连话都不想多说。
  李续断看不过去,走前扶起邹正卿,将他一路扶到沙发里坐好。
  邹正卿抽出纸巾按在鼻子,冲陈玄生伸出手,“你好,欢迎来我家做客,你是哪位?”
  南宫兜铃在旁嗤笑,“握什么手啊白痴,谁会理你。”

  没想到陈玄生不按常理出牌,伸手和邹正卿握住,“我叫陈玄生,是引魂派的掌门人,我徒弟和徒孙把你家弄得这样乱,还打伤了你,失敬。”
  邹正卿倒抽一口凉气,靠在沙发背,看看南宫兜铃,又看看李续断,“也是说,你是我的祖师公?”
  邹正卿惊讶的丢掉纸巾,顾不得一脸的鼻血,一副要下跪巴结的样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