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392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完许玉贤的设想,方晟沉吟片刻说江业搞新城有自己的苦衷,也与新城邻近大宇区、便于今后融入梧湘大经济圈有关,未必适用其它县区,比如黄海的建设重点就是景区和森林公园。我觉得市里也要成立类似于省政策研究室的机构,专门负责一些务虚的、前沿理论探索以及远期规划等,给市领导宏观决策和制定经济战略提供更广阔的思路。
  许玉贤兴奋地一拍他的肩,说跟我想到一块了!确实,我们的领导做决策不能凭一时兴趣,脑子一热头一拍,事情就这么定了,必须要经过严谨的科学论证、广泛的征求意见,唉,可惜今后再对你委以重任,否则你当研究室主任是最适合的。

  什么重任?先透露一下,如果不感兴趣我宁可去研究室。方晟笑着试探。
  许玉贤在方晟面前没有什么可隐瞒的,笑道不行不行,好钢要用在刀刃上。实话告诉你,省里已原则上同意江业县撤县建区的方案,接下来要上报国务院,估计年内正式批复就能下来,到时你就是区委书记,下一步该考虑进市常委了。
  哦……那还得许书记大力提携呀。
  那就当然的。许玉贤揉揉太阳穴,疲倦地说梧湘在双江属于经济落后地区,人穷志短,在省里说话没份量。新领导班子上台后,从京都到地方都讲究凭数字说话,以前搞的那套不管用了,所以想进步就得拚经济,这方面你是好手,而吴郁明……哎,最理想的是让你直接接韩子学的班,花个两三年时间搞点特色出来,就象江业新城一样,可是变数很大哟……
  我也会努力的。方晟平静地说。

  许玉贤再次拍拍他的肩,说是的,我们共同努力!
  回到江业,白翎正好打来电话,小宝高烧不退每天要到医院输液,她打算在京都陪孩子一段时间。她还说白老爷子也听说江业新城的事,很感兴趣,甚至隐隐有打算与方晟见面的意思。
  我也期待这一天。方晟笑道。
  在江业领导班子的全力推进下,江业新城以日新月异的惊人速度发展,初步形成新城市的整体格局:
  南面是以学校、医院为核心的生活区,除了城北新城小区,还有四个小区同时处于建设当中;北面是以高科路为主轴的美食街,路尽头则是大名鼎鼎的提诺纳超市;东面是景山寺为中心的大景区;西面是新金融街、综合商厦等商业网点。
  正中位置是规划中的县府办公大楼,四周则是文化特色观赏区,一直延伸到景山寺大景区。
  江业新城的蓬勃发展使得原先县城中心区黯然失色,不少商铺提前解约准备抢占新阵地,更多处于观望状态的商家也放弃了续约打算,黄金地带租金一天三降,连白银价都谈不上了。与此对应的是城区房价也出现暴跌,因为很明显城区的衰败不可逆转,原来支撑房价的学区概念也将不复存在,因为继城北小学正式招生后,城北中学也开始兴建,它与江业中学同属江业教育集团,共享师资力量。另外县幼儿园、中医院、妇幼保健院等公益事业单位纷纷到新城那边兴建分部,未来形成的服务网络远远优于老城区。

  换了新书记,旧城搬新城。江业老百姓都这么说。
  随着旧城区特别是中心区商铺、房价的暴跌,不断有商会、行业协会到县里要求重修改造,原先扬言与房子共存亡的拆迁户们也主动询问赔偿问题。房建军又心动了,终究放不下规划多年的黄金商圈,而且他固执地认为老城区才是江业老百姓的根,大规模升级改造中心商业区很有必要。
  房建军在县常委会上再次提出这个问题,并得到孔天亮、容波等老江业干部的支持,方晟略作思索后说:
  “关于黄金商圈的规划,我从来不否认其意义,但现在依然为时过早。倘若草率动工,只要消息一传来,中心区商铺、小区的价格立马飞涨,拆迁户还是狮子大开口,等于前功尽弃,而且会让人们对县里发展江业新城的决心产生怀疑。要等到什么时候才会考虑?我的想法是综合商厦正式营业后,那时中心商业区会遭到巨大冲击,大批商户退出,当对方没有讨价还价的本钱时,我们的规划才会顺利实施。”

  “其实高科路高档美食街形成规模后,中心区美食一条街已经沦为大排档,现在只能吸引中小学生站在摊头吃点东西了。”孔天亮叹息道。
  俞鸿飞道:“中心区美食街原本就是大排档,而高科路那边的餐厅定位是开车过去的顾客,档次和价位都不同。”
  容波替本地干部说出共同的心声:“建设江业新城很重要,但我们希望旧城新城共同发展,不能热了新城,冷了旧城,让住在老城区的老百姓有被抛弃的感觉。”
  方晟点点头:“所以玉才负责的河道整治扫尾工程还得宣传,让老百姓看到正府没有放弃河道整治,也没有放弃老城区,仍然花钱搞城建,此外东明县长两年前在县长办公会上提出的一个项目,现在开始着手筹建了,那就是修建两横两纵城市快速通道,只不过规模略有调整,我的想法是分步实施,第一阶段先从金银路到江业新城,第二阶段再搞大庆中路那一段……”
  “方书记说的这两段路前期都已经破土动工,还是被烦人的拆迁耽搁了,不过江业新城蓬勃发展后,修建旧城通往新城的城市快速通道已是迫在眉睫的大事,相信会得到老百姓支持。”俞鸿飞说。

  “但是拆迁矛盾还是拦路虎,那些钉子户不会错过漫天要价的好机会。”季亚军不愿因为拆迁闹出人命影响仕途,明显存在畏难情绪。
  吴玉才道:“据了解部分兄弟县区是把拆迁工作承包给施工方,你想拿工程必须承诺解决拆迁问题,拆迁成本包含在招标价里,当然前提条件是遵纪守法,不准搞恐吓、欺压甚至强拆等手段。”
  话一出口大多数常委都摇头表示不赞成,谁不知道那些包工头的本性,为了利润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真逼出人命最终还得正府出面收拾烂摊子。
  等大家讨论了一阵子觉得无计可施,方晟道:
  “办法是有的,代价也会高些,不过启动之后会让那些仗着自家一亩三分地企图大捞一笔的拆迁户大失所望,有利于后期工程谈判,”见所有人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方晟缓缓道,“我的主意就是两个字——高架!”

  房建军大喜,叫道:“不错,从他们头顶上过,进入新城后再降回地面,不用求那帮兔崽子!”
  “高架工程的代价不是一般的高……”吴玉才还是担心成本问题。
  季亚军倒是迅速领会方晟的意图,解释道:“第一条城市快速通道采取高架形式后,拆迁户们会看到正府的决心和魄力,接下来三条路就不敢乱要价,否则我们还做高架,让他们一分钱都得不到!”
  方晟微笑道:“季县长说得对,既要避免拆迁矛盾,又要节省资金,天底下没有两全其美的事儿,所以……玉才要做好财政资金统筹,把赤字控制在一定规模,我们不怕负债,但也不能过度透支。”
  日期:2018-04-17 06:1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