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到下,从早到晚,被他吃干抹净》
第259节

作者: 一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知道我的身份,如果你借钱给我,届时我也不会亏待你。”
  就算华裔男子先前不知道靳容琛是什么身份,但是他刚看过报道,就会知道靳容琛身家过亿,卖靳容琛一个好,绝对不亏。
  华裔男子颔首,竟也不询问靳容琛为何会落到如此田地,便说道:“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提,我不缺这点钱,还钱就不必了,交个朋友吧。”

  华裔男子伸出手,示意靳容琛。靳容琛倒是有些意外,看眼前男人的样子,确实是不缺钱的模样,他也不矫情,握上手,道:“谢了。”
  坐上回国的飞机,靳容琛想到这段奇遇,仍觉得有些惊奇。虽然他见识不少了,但是总有些人会出乎他的想象,比如那个男子,更比如说——纪曼。想到纪曼在等待他回去,他回家的心更加急切。
  下了飞机,靳容琛立刻打的来到自己“葬礼”的地点。一路上碰到了好些人,见到靳容琛,都像是见到了鬼一样,一个个露出惊诧恐惧的神情。
  靳容琛不予理会,只想着要尽快找到纪曼。等他见到纪曼时,纪曼正在纪一兰的身边,肚子大了,人却消瘦了不少。
  纪一兰本就厌倦了母慈子孝的戏码,转了下头,竟发现靳容琛在眼前,揉了好几下眼睛。
  “纪曼,”靳容琛一步步走上楼梯,轻声呼唤纪曼,“我回来了。”

  纪曼转过头,看到靳容琛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仍是有些不敢相信,以为自己又出现了错觉。
  但是靳容琛一声又一声温柔的呼唤,让纪曼终于发现,眼前的靳容琛是活生生的,她不是在做梦,也不是产生了幻觉。
  靳容琛来了,纪曼的眼神里就有了光。她扶着扶梯,就要下楼。
  纪一兰美梦破碎,恶毒地想靳容琛居然还没死。纪曼高兴的样子,更是加深了纪一兰的怒火,她不顾及纪曼肚子里的孩子,伸出脚,企图绊倒纪曼。

  纪曼踩空后,心神慌乱。靳容琛连忙伸手去接,把纪曼搂在了怀里。
  纪一兰见纪曼无事,“哼”了一声便转身离开。
  两人历经“生死别离”,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话都掏心掏肺地告诉对方。
  纪曼本来是不想哭的,但是靳容琛非要用那种柔柔的语气对纪曼说话,弄得纪曼十分委屈。
  分明是纪曼自己非要离开靳容琛,前往美国,这才惹得靳容琛要追她,但是她却蛮横不讲理,哇哇大哭,“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你干嘛要坐飞机去美国,差点把我吓死了……”

  靳容琛失而复得,哪里会反驳纪曼的话,只是抱着纪曼,哄了又哄,亲了又亲,“对不起,我错了,我不会在离开你了。”
  哄了一会儿,纪曼终于歇住,抽泣了几下,让靳容琛好生心疼,他轻轻抚摸纪曼的后背,“乖,乖,没事了。”说着,亲了亲纪曼的额头、眼角、脸颊、嘴角,每一吻,都带着温柔和深沉的爱意。
  纪曼摇了摇头,对靳容琛说道:“不,是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但是,我能不能留着孩子?”
  纪曼还不知道那医生的事情,靳容琛不想让纪曼知道那些恶心事,便说道:“只是检查了一两次,这医院也不是什么权威的医院,我们去找厉害一些的医生,到时候,孩子和你都会没事的。”
  为了让纪曼不再担忧孩子的事情,靳容琛立刻找了在“妇产科”里几名最权威的医生。
  在这些医生的保证下,纪曼总算是放心了。
  靳容琛对纪曼身体憔悴而感到不满,硬是让纪曼吃了好多,靳向西先前送来的补品,他也不落下,一一喂进纪曼的肚子里。纪曼吃撑了,他还亲自去买山楂片,让纪曼消食。
  “靳容琛还活着”的消息如同先前的报道一样,再次传遍了各地。一方欣喜一方忧,喜悦是纪曼和靳容琛的,傅叶生什么也没有,只留下满肚子火。

  傅叶生得知消息,怒摔报纸,连忙召开紧急会议。
  金融危机的风波尚未过去,许多公司都倒闭了,傅氏集团的员工们怕受到金融危机的牵连,并不同意傅叶生在这个时刻应对向西集团。
  “先前‘靳总死亡’的消息让向西集团的股票稍稍下跌,但是靳总回来之后,向西集团的股票立刻回升,到现在也没有停止上升的趋势,傅氏集团此刻自身难保,我不建议在这个时候和向西集团刚上,先将本集团发展好才是首要任务。”
  这一建议让傅氏集团的员工纷纷响应,傅叶生得不到支持,只能“孤军奋战”。
  傅叶生联系了黑道的人,去绑架纪曼。纪曼是个弱女子,还怀有身孕,当成人质最好不过。但是,纪曼被靳容琛保护得很好,她甚至一步都不踏出别墅的门,出来也会与靳容琛一道,黑道的人根本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该死!”傅叶生砸碎古董花瓶,咒骂道。
  完整的古董花瓶扥是变成碎片,傅叶生陷入沉思。而后,似是想到什么,他冷笑一声。

  靳容琛身边的人,除了纪曼,就只有——靳向西了!
  这些天靳向西不间断地送补品给纪曼,突然有天断了,纪曼还感觉有些奇怪,却也没放在心上,只是一直来赠送补品的人慌忙告诉他们,靳向西失踪了,纪曼才发觉事情的严重性。
  靳容琛还在公司,纪曼顾不得其他,急忙打电话给他。
  靳容琛接到纪曼的电话时,还以为纪曼出了什么事情,毕竟之前纪曼都不会打扰他工作的。
  “怎么了?”
  “容琛,爸爸他失踪了……”
  靳容琛了然,淡定地“哦”了一声,“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不用管他。”
  “什么?”纪曼还以为靳容琛已经找到靳向西,所以才这么淡定,但是没多久,她就意识到靳容琛连一点救援靳向西的意识都没有。

  “容琛,他是你爸爸啊……”
  “我也不想有这样找小三的爸爸的。”靳容琛淡淡地说道。
  纪曼知道自己戳中了靳容琛的伤心事,但她不想靳容琛后悔一辈子,“容琛,难道他对你一点儿也不好吗?”
  靳容琛被纪曼问住,想到他出现在自己的葬礼后,靳向西差点老泪纵横的反应,陷入沉默。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爸爸失踪的消息的?”纪曼换了个问题问。
  “今早,估计过不了多久,绑匪就回来勒索我了。”
  果然,没过多久,前台的电话响起,说是要找靳容琛,靳容琛让前台把电话转线到他的办公室,便开始与绑匪的谈判。
  绑匪的声音经过处理,是一种类似机械的声音,靳容琛听不出来是谁,但是单凭猜测,靳容琛就能确定一个人选,他不揭穿绑匪的真实身份,只问道:“你想要什么?”

  日期:2018-07-27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