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391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搓揉了十多下,爱妮娅似乎不太满意,说两只手同时。这一来侧着身体没法完成动作,他便伏到她身上,手底下不禁加大力度,比在省城用的劲还大。不料她轻微地呻吟一声,带着颤音说:
  “再……使劲……”
  灵光一闪!方晟算是明白了,之前每次把她按摩得酣然入睡是因为劲道还不够!高中性侵那段经历,给她带来的负面影响就是带有受nue倾向,之前他是过于小心了!
  想到这里他使出全身力气用力一拧,她身体剧烈颤抖,发出更为蚀骨的呻吟声,再过会儿突然紧紧抱住他,在他耳边说:
  “来吧,我准备好了……”
  方晟度过了一个真正的、**的洞房之夜……
  清晨,一缕阳光透过窗帘洒在床上,方晟睁开眼时爱妮娅已半倚在床头,依然很专注地拨弄钻戒。
  “怎么样?”她问。
  “什么怎么样?”他装糊涂。
  “成功上垒的感觉如何?”

  他的脸有些红,笑了笑没说话。她却不依不饶,俯身逼近他,鼻尖对着鼻尖追问:
  “跟你上过的那些女孩相比怎么样?”
  宛若处丨女丨,各擅胜场。方晟心里默默说,大山里女孩特有的体质,以及她迸发出的激情和细腻,是其他女孩无法比拟的。
  不过他从不在女孩子面前评价和对比别的女孩,这是他的原则。

  见他打死都不说的模样,她气恼道:“非得严刑拷打才开口?”
  他笑道:“未必,如果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你的感觉如何?我记得好像来了两次……或者更多?”
  爱妮娅突然沉默,隔了会儿飞快地下床穿好衣服,没梳头打扮就素面朝天开门出去。
  怎么了?她可不是开不起玩笑的人。方晟对她的举动颇为奇怪。
  本想多睡会儿,不料上午十点多钟胡村长就率着一班村干部跑到爱家,非拉着方晟探讨蓟枝村五年发展规划。这倒是方晟最擅长的,他仔细听完胡村长的介绍,略加思索便洋洋洒洒提了七八条建议——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中肯而详尽的意见乐得村干部们纷纷掏出笔记本快速记录。

  其实爱妮娅也精于此道,不过一来山里人歧视女性,爱妮娅根本没有开口的机会;二来她始终很谨慎地保密自己的身份,不想过于出众;三来她回到黑潭山就彻底扔掉面具,变成纯纯粹粹的居家小女孩。
  中午村干部们就在爱家吃饭,爱四喜巴结还来不及,自然张罗着热情款待。饭后继续缠着方晟讨教各种问题,爱妮娅则和姐妹们跑到后山温泉池里洗了个痛痛快快的天浴。
  晚上胡村长再次参加婚宴,还主动陪着一对新人逐桌敬酒,所有人都看得出他对方晟的推崇之意。
  热闹喜庆的婚宴终于结束后,方晟迫不及待回到洞房。谁知爱妮娅却跑到父母亲房间聊了很长时间,又把几个哥哥集中起来不知说了些什么,回到洞房时方晟已经支撑不住睡着了。
  爱妮娅轻手轻脚上床,主晟还是被惊醒,下意识一把搂住她准备有所动作,她轻轻说:“不行了……明早天不亮就得动身,争取天黑前赶到榆河。”
  想到永无止境、艰难跋涉的山路,方晟不由打个寒噤,乖乖继续睡觉。

  凌晨四点多钟方晟就被叫醒,下楼一看,嗬,院子里站满了亲戚,都是赶过来送行的。此时天还漆黑一片,爱妮娅很有经验地说等吃完早饭天就亮了。
  众目睽睽下方晟吃了一大碗面条,四个荷包蛋,爱四喜和胡翠花站在旁边一个劲地劝,方晟苦笑说再吃就走不动路了。爱妮娅坐在对面只是笑,一句话也不说。
  在二十多个人簇拥下出了院子,外面大树底下还站着或蹲着十多人——这些是爱家的远房亲戚。此时天果然微亮,但山间笼罩着若有若无的雾气,还得打着火把前行。
  一群人浩浩荡荡出了村庄来到山道,拐过一个弯方晟叫他们留步,可爱四喜仿佛听不懂,闷头继续走。方晟提醒爱妮娅,她说陪最尊贵的客人走三个弯是山里的规矩,随他们吧。过了第三个弯,方晟坚决不肯再送,爱妮娅也劝他们回去,爱四喜沉声道:
  “等火把熄掉再说!”
  意思是陪两人走到天色更亮不需要火把的时候,两人无奈对视一眼。

  足足走了四五里路,转了七个弯,东方露出淡白色晨曦,方晟和爱妮娅停下脚步与他们道别。方晟一一握手,爱妮娅则与父母亲、哥哥、姐妹们拥抱,然后挥手快步下山。
  又转了几道弯,山上突然传来悠扬的山歌声,起初只有几个人,逐渐加的声音越来越多,最终变成几十个人的合唱。山歌婉转动听,仿佛山涧里跳动的清泉,久久回荡在山谷间。
  “是你姐妹们唱的?”方晟问。
  爱妮娅伫立在山道边,看着云雾缭绕的山峰,目光充满不可捉摸的情绪,良久道:“我妹妹16岁那年是黑潭山赛歌会冠军呢,走吧,赶路要紧!”
  “昨晚为什么睡那么晚?”
  “只要住一块儿难免磕磕碰碰,两个哥哥想分家我爸又不肯,最近闹得挺厉害,”她叹道,“我是赞成哥哥们搬出去的,可山里的习惯起码得有个儿子陪着父母,这一来又不好办了,昨晚我就调解这件事。”
  方晟饶有兴趣问:“说说看怎么调解的?”
  “官僚体系惯用的手法——拖字诀,我说暂时不提分家的事,等我爸过了六十岁大寿,到时请几个娘舅过来一起协商。”
  “六十大寿……你爸今年贵庚?”
  “五十二。”说到这里爱妮娅忍俊不禁,哈哈大笑。
  一路疾行,中途休息了四五次,赶到瓦子沟村渡口时已是下午三点多钟。事先约好的出租车司机在路口等得不耐烦,没好气说再晚十分钟就空车回去了。又颠簸了三个多小时,这回方晟没吐,居然还在车上眯了会儿。
  回到县城简单吃过晚饭,方晟以为要找酒店住下,不料爱妮娅打车赶到火车站,正好赶上最晚去三相市的班次。
  “已经出来六天了,不能再耽搁。”她解释说。
  两人在火车上才打开手机,都陆续跳出几十条短信提醒,或回电话,或回短信,五个多小时时间很快过去。到站后旋即打车去机场,搭乘早上最早去潇南的航班。

  抵达潇南机场时正好上午十点整,回想在三相的经历,恍若做了场梦,是那么不真实,那么远离尘世。
  分手时爱妮娅已恢复到省发改委主任的端庄和威严,发髻不知何时也盘了起来,平淡地说:
  “山里的事出了山就不算了,一切照旧,明白我的意思?”
  霎时方晟有些迷惘,但还是点点头。
  驶离省城,方晟先来到梧湘市委,一本正经向许玉贤回报此次外出调研的情况,许玉贤显然兴趣泛泛,没说两句便岔到江业新城建设方面。梧湘对江业新城的思路和规划很感兴趣,因为前期大规模旧城改造和城市建设,确实发生不少纠纷和矛盾,尤其拆迁过程中频出乱子,带来很多负面影响。梧湘希望各县区以江业新城建设为范本,转变思想理念,充分利用经济开发区等地段实现新的跨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