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39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胡村长听说爱家那个最有本事的丫头回来结婚,也没当回事儿,可当听说姑爷居然也是村长,年纪才三十五岁,脸上有点挂不住了。他认为村长是非常重要非常关键的领导岗位,一定要德才兼备、有丰富生活阅历的中年人才行,比如胡村长自己就是从三十岁起在副村长岗位上锻炼了七年,才接任村长,当时在镇里算最年轻的村长,令很多村干部愤愤不平。
  三十五的娃儿凭啥当村长?该不会爱丫头信口胡吹吧?胡村长决定打破领导出席宴席最后到场的惯例,提前见识一下所谓方村长。
  两位村长在爱家客厅见面,刚握手胡村长就知道这家伙有点名堂,目光威严中透着亲切,亲切中又透着精明,仿佛能看穿对方心思一般。
  倒跟咱们镇书记镇长有得一拼。胡村长心里嘀咕道,气焰已消掉大半。
  坐下后闲聊农村收成、虫害防治、鱼塘养殖、田亩农机补贴、农村医保等等,胡村长的提问带有试探性质,因为很多事务和政策尽管山民们听说过,有没有真正经手做一问便听得出来。然而这些问题却难不倒方晟,他毕业后第一份工作就是大学生村官,可谓扎根到农村最基层,当时协助村部具体负责几乎所有工作,所以侃侃而言毫无阻滞,甚至谈及田亩补贴标准、医保特例范围、虫害药水配制的比例等等,胡村长越听越心折,明白坐在对面的不仅是真村长,而且是优秀的村长!

  关于鱼塘养殖,方晟趁机宣传自己在方塘村推广实施的鱼塘带,即走集约化养殖、规模化经营的道路,将鱼塘相对集中起来,选聘技术人员统一操作,批量购买鱼苗、饵料、肥料等等,从而最大限度节约成本、提高鱼塘管理质量。从专业化管理到防治鱼病再到批量采购、集中定向销售,连说带比划谈了四十多分钟,听得胡村长以及陪同的村干部目瞪口呆,这才明白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几个姐姐抽空躲在门外偷听,不约而同冲爱妮娅竖起大拇指,说“你男人真棒”,爱妮娅笑而不语,暗想倘若说出他是县委书记,你们会不会吓晕过去?
  “方村长,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一下……”胡村长变得异乎寻常地客气,接连问了七八个具体执行过程中觉得困惑或难以把握的政策问题,之前这些问题也请教过镇领导,回答不是语焉不详,就是含糊其辞,总之就是让他自己看着办。
  方晟心里感叹不已。京都出台的很多农业政策本意都是让利于民,振兴农村经济,可在层层贯彻落实时由于种种原因——责任心不强、解读政策能力差、存在私心杂念等等,到最基层的村一级时往往变了味,村干部只知道被动、僵硬地执行,却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做,导致好的政策没有真正落到实处。
  象胡村长这样敢于把困惑问出来,已属负责任的好干部,更多村干部是眼睛一闭糊涂了事。
  “涉及农机补贴档次问题,我的看法是这样……”方晟从副镇长一路做到县委书记,对于农业政策的熟悉和把握程度达到相当高的水准,当即剖析京都出台政策的背景、用意,分析和讲解具体执行中的难点和混淆点,提出解决的对策措施,有事例,有理论,讲解深入浅出、通俗易懂。
  胡村长听得专注而认真,到最后猛拍大腿说:“沿海地区的干部素质就是高,不服不服,方村长,还有几个问题索性帮我琢磨琢磨……”

  他们不知不觉已经谈了两个多小时,外面客人基本到齐,但胡村长不露面怎能开席?听到胡村长还要谈,爱四喜等面露难色却不敢打扰,还是爱妮娅机灵,走进来笑道:
  “客人都到齐了,请领导们入席边吃边聊。”
  “对,对,边吃边聊。”
  本来方晟和爱妮娅一对新人要跟父母亲等一起坐,被胡村长硬拉到村干部那一桌,然后请教一个问题喝一碗酒。方晟是何等口才,让他坐那儿说三天三夜都不带上厕所,左诳一句,右闪一句,才上了两个菜就将婚宴气氛推向**!
  新上门女婿被眼高于顶的胡村长看重,爱四喜觉得倍有面子,之前因为爱妮娅迟迟不结婚而受的窝囊一扫而空,席间嗓门也大了,笑声也爽朗了,逢酒必干,没多久便被醉熏熏扶到房间休息。
  酒过三巡,因为爱四喜早早醉了,胡村长主动提出陪一对新人逐桌敬酒,这又是打破惯例的做法,连爱妮娅都觉得意外——在山里只有家里直系长辈才能陪同新人敬酒,胡村长这么做无疑告诉全村山民,以后爱家由他罩着!
  很多时候确实是县官不如现管,以爱妮娅的地位和势力,偏偏拿山民保守意识没办法,父母亲因为她的婚事在村里挺不起腰,她也无计可施。如今胡村长主动站起来,令她大大松了口气,至少以后不要担心爱家受别人欺负。
  不能不说,方晟卓尔不凡、岳峙渊渟的风范确实为爱家加了很多分,加上他应变快、口才佳,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到每桌虽然自己不喝,却劝得个个把酒干得一滴不剩,一圈酒敬下来都在夸姑爷“人品好”“和气”。
  “今晚表现不错。”回到座位爱妮娅悄悄说。
  方晟笑道:“有资格进洞房?”
  她咬着嘴唇道:“大老远请你来,不就为了这个?”
  这句话说得他心痒痒的,虽然知道最终还是各睡各,但美好的想象也是一种享受。

  三楼最东首房间。
  屋子里红彤彤一片,虽没有吊灯彩带装饰,两只白炽灯泡上均细心地罩着红纸;地面铺着鲜红的地毯;墙纸是粉红色;床上从被子到枕头还有床单全是红色;方晟进了屋才发现,原来今天爱妮娅特意穿着红格子外套,脚上也是粉红色皮鞋。
  真粗心!方晟自责道。
  爱妮娅轻轻关上门,反锁好,转身静静看着他。不知为何他有些紧张,刚才挥洒自如的劲头荡然无存,费劲地咽了唾沫,强笑道:
  “我……我睡沙发?”

  她很诧异:“我们一路上一直睡一块儿,为什么今晚反而分开睡?”
  “这个……”他绞尽脑汁想了个理由,“外面没……没人听房吧?”
  她卟哧一笑:“真有想象力!这是三楼好不好?咦,你很紧张?”
  “有一点……”他坦率承认。
  “你是入过好多次洞房的人,为何紧张?”她觉得很奇怪。

  “我也不知道。”
  “睡吧。”
  她关掉灯,黑暗中一件件脱掉衣服钻进被窝。他等了会儿也上床,很拘谨在躺在旁边。
  “今晚没喝酒?”她问。
  “没,我怕一喝反而收不住,索性滴酒不沾。”
  隔了会儿,她问:“睡着了?”
  “老规矩帮我按摩一下,睡不着。”
  他应了一声,手伸过去才发现原来她脱得身无寸缕,她也感觉到他居然穿着内衣裤,笑道今晚怎么了,比柳下惠还老实,脱掉吧。

  方晟也弄不清自己到底怎么了,好像……被红彤彤的洞房吓住了,脑子乱糟糟的,面对心目中最高贵最冷艳的女神竟欲念全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