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20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南宫决明被沙石吹得难以睁开眼睛。
  李续断如一只轻灵的蝴蝶飞了进来,玉扇展开,拍飞南宫决明手里的刀子。
  刀子飞入空,恢复成白符,焚烧殆尽。
  李续断手决飞快,念下“解缚咒”,黑色小蛇骤然消失。
  南宫兜铃猝不及防沿着墙面往下跌落,李续断顺手将她腰间一揽。
  南宫兜铃感到自己身体被他整个拽过去,下一秒扑在他胸口,勉强扶着他的身体站直,他的手臂强有力的抱着她。
  南宫兜铃诧异的看着他侧脸,没想到他居然跟了过来,这木鱼脑袋是怎么追直升机的?
  他追过来的意思难道是,他果然还是放心不下南宫兜铃?
  一想到这里,南宫兜铃不禁偷笑,心里暖暖的,痒痒的,好像有猫儿在挠她心尖。
  南宫决明生气了,“一个两个都是这样!为什么你们全都帮着她!她这么任性,这么不讲理,违反了一箩筐的规矩,罚她是天经地义!我是按照教规做事,师弟,难道你也要公然违反教规?”

  李续断看了一眼南宫兜铃,又看向师兄,“你砍她手指,你不心疼?”
  南宫决明说:“不能因为我自己心疼,把教规放在一边。”
  李续断说:“教规制定的意义,是为了让弟子改过自新,洗心革面,不是为了制造残废的。”
  南宫兜铃想,这木鱼脑袋有时候也没那么迂腐嘛,还懂得变通,起师父有人情味许多。

  南宫决明手伸向半空,一道金光乍现,茯神金叉出现在他手。
  南宫决明将金叉旋转一周,笔直的对着李续断,“师弟,罚她,我是罚定了,你要是执意救她,我连你一起罚。”
  李续断将南宫兜铃护在身后,玉扇轻轻在身前摇动,“师兄,我以为我是个很古板的人,没料到你我更加古板。”
  “她违规收徒,欺骗钱财,不忠不义,败坏引魂派名声,砍她两根指头是便宜了她!”

  南宫兜铃揪住李续断肩头的衣服,“师叔,你还是别为了我和这个老头子开战,万一你打不过他……”
  李续断说:“你现在过去,跪下对你师父道歉,或许还有转机。”
  南宫兜铃马又倔了起来,“跟他道歉?你逗我吧你。”
  南宫决明冷笑,“你让她跟我道歉,你还不如直接让玉帝下凡,她这头蛮牛怎么可能对我低头?废话少说,你要保她,我连你一起收拾!”
  话未落音,锋利的茯神金叉已逼到李续断眉心前。

  李续断举起扇子挡住,顺手将南宫兜铃往旁边一推,不让她卷入纷争。
  南宫决明反手将茯神金叉一荡,锐利的叉头滑过扇骨,刺向李续断脸颊。
  李续断朝旁侧身,依然慢了一步,脸多了一道鲜红的血痕。
  师叔俊俏的脸蛋居然给师父毁容。
  南宫兜铃拔出红莲宝刀,“你动我师叔,我也不客气了!”
  宝刀砍向南宫决明肩膀,眼看要割破他的衣肩。
  一把玲珑的璎珞扇格在宝刀下面,为南宫决明躲过一劫。
  李续断说:“不可以对你师父动手。”
  “你在搞什么,我可是在帮你,你不是照样在对他动手吗?”南宫兜铃刀尖挑,划向南宫决明的耳朵。
  南宫决明用金叉挡住,双脚一蹬,从两人空翻过。
  南宫兜铃迅速回身,趁南宫决明还未站稳,刀尖扫向南宫决明的双腿。

  又是一把玉扇横在南宫决明的小腿前面,李续断再次为南宫决明挡了一招。
  南宫兜铃不干了,她放下刀子,指着李续断鼻子大骂,“你神经病啊,我和你是同一个阵营的,你却老是帮助敌人,你脑子进水了?”
  “他是你师父,不是你敌人,我和师兄之间的私人恩怨,你不要参与。”
  “你和他之间的事?”南宫兜铃眨眨眼睛,“怎么你们不是为了我才打起来的吗?怎么会成了你们的私人恩怨?”
  “还有时间谈天说地?”南宫决明的茯神金叉刺向李续断胸口,南宫兜铃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挺身挡在他面前。
  金叉扎进南宫兜铃肩膀,鲜血渗出。
  “兜铃!”李续断急得扶住她肩膀。

  南宫决明眼神里闪过一丝错愕,但很快他又恢复了镇定,拔出金叉,用金属杖身击打在南宫兜铃脸。
  南宫兜铃整个人被打得飞起,在空旋转两圈,摔在地板,红莲宝刀脱手而出。
  模糊的视线,李续断和南宫决明持续争斗,身影难分难解,师兄弟二人短时间内谁都占不了风。
  下一秒,南宫兜铃的心高高悬起,茯神金叉精准无误的架在了李续断咽喉前。

  南宫决明在半空停住,闪着金色光芒的茯神金叉虽抵在李续断咽喉边,却不能再前进一步。
  李续断的扇炳点在南宫决明的第一根肋骨方,那里是人体的死穴之一,只要他稍微运用内力一顶,南宫决明非要立即心脏骤停。
  两人都掌控住了对方的死路,彼此无法进退。
  见他们如此僵持,收不了手,南宫兜铃硬撑起来劝架,“我不介意你们为了我这个人见人爱的小甜心打架,但千万不要搞到鱼死破的地步,我不想看见你们任何一个人受伤。”
  “哼,你想得美?为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畜生打架?我没那闲心。”南宫决明眯起眼睛,不肯撤开手的武器,“师弟,有件事我不爽你很久了,凭什么师父只跟你见面,从来不和我见面?”

  “我怎知道,师兄应该反省一下是不是惹恼过师父?”李续断此刻不留一丝委婉,直言直语,不在乎会否伤害南宫决明。
  南宫兜铃想,给一把叉子抵住咽喉,谁说话都不会客气的。
  南宫决明否认:“我从来没有得罪过师父!”
  “你已经学会了师父所有的本事,再不需要跟他学习,你何必苦苦执着要见他一面?”
  “我有事问他。”

  “会不会是因为他知道你想问什么,不想回答你,所以才避开你。那你更加应该体谅师父,不要拿他不想回答的问题来逼他,怪不得他不愿意见你。”
  仿佛给李续断说要害,南宫决明气愤的金叉往前推一寸,霎时刺破李续断脖子的皮肤,鲜血蜿蜒流出。
  虽然尖叉没有想要收了李续断性命的气势,但已足够令南宫兜铃心惊胆战。
  那一抹鲜血简直令她揪心。
  她慌忙走前一步,“好了好了,你们师兄弟要团结友爱,你侬我侬,不要为了小事吵架。老头,师公不愿意见你,又不是师叔的错,你拿他出气也没用的。”
  “谁说他没有错,师弟年轻聪明,学东西很快,天赋异禀,我年轻时也未必赶得他,他做的每一样事都把我甩在后头,一定是这个原因,才让师父偏心,只喜欢他一个,不再喜欢我。”

  南宫兜铃指着南宫决明,“师父,你有没有毛病,因为他聪明而且你厉害,他该死?”
  日期:2018-02-27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