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19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经正规程序私自收徒者,应砍去左手手指。”
  南宫兜铃把手缩到身后,“师父,多日不见,你第一件事是要砍我手指头?你不会是来真的吧?”

  南宫决明冷哼一声,手指一划,一张白符径直朝南宫兜铃飞来。
  他偷袭!
  南宫兜铃躲避不及,白符精准贴在自己胸口,白符的黑色图案瞬间化作千万条黑色小蛇,牢牢捆绑住南宫兜铃全身,迫使她双脚离地,悬浮半空。
  她拼命蹬着双腿,可无奈蛇形“束缚咒”只会越收越紧。
  南宫决明微笑,“怎么,只跟你师叔偷学了‘束缚咒’,却不顺便把‘解缚咒’也学到手,你学法术只学半套,未免太马虎了。”
  “忘记了。”南宫兜铃说的是实话,学会“束缚咒”以后一时太兴奋,忘记继续跟师叔请教“解缚咒”的方法了,加她刚学完,天龙蜈蚣蹦出来作乱。

  南宫决明又说:“我师弟背着我教授你‘束缚咒’这件事,我还没有跟你计较。你的法术,只能由我这个当师父的直接传授你,我不想教给你的,你不可以偷学,你屡次犯规,不把我放眼里。”
  “既然你之前没有计较,你现在突然又计较个什么劲啊!”南宫兜铃觉得身体要在这些小蛇的裹缠下散架了。
  “你在天台扬言和我绝交,宣称不要我这个师父,我们之间没有师徒情谊,那我没必要再给你留一份情面。”南宫决明又拿出一张白符,在他手变成一把锋利的小刀。
  “束缚咒”将南宫兜铃摁在一堵墙面,小蛇们缠绕她双手,将她手臂分开,牢牢压在离身体稍远的地方。
  南宫决明走到她面前,用刀子挑起她左手食指,看样子他是决心行刑,真心不想念及什么父女还是师徒情。
  南宫兜铃闭双眼等待痛苦降临。
  邹正卿立即在后面大喊一声:“南宫法师,我找你来,不是让你砍她手指头的。”
  “我徒弟欺骗你,一报还一报,我应该公正的处罚她,等一下我会让她好好的对你赔礼道歉,在此之前,我要叫她先受我们教规的责罚。”

  “等等!南宫法师!我其实并没有什么损失,你不需要搞得这么严重。”
  “是吗?你和我说起这事的时候,还摆出一副气得半死的表情,你不是说你在她的戏耍下,感情受到了伤害,自尊心也遭遇了毁灭性的碾压,又对我埋怨她害你白白浪费体力练习了那么久的三脚猫功夫。你不必为这个不思进的小兔崽子求情。”
  南宫决明狰狞起五官,用力将锋利的刀刃压向南宫兜铃的手指头。
  南宫兜铃闭眼睛哀嚎,她声嘶力竭、极富感情的叫了一会儿,疑惑的睁开眼睛,原来砍手指并不疼的吗?
  她低下头一看,原来邹正卿不知何时冲了过来,握住了南宫决明的手腕。
  南宫决明冷语道:“我教徒弟,你不要插手。”

  “她说的没错,她其实没有收我当徒弟,她没有违反引魂派的任何教规,那七十万是我给她的包养费。”
  “你一开始不是这么跟我说的。”
  “我不好意思说嘛,我一个四十岁的大叔包养一个女高生,怎么开得了口呢?”
  “可你不是要我帮你评评理,顺便给你讨回公道?”
  “开玩笑的。”

  南宫决明甩开他手,“别当我白痴。一边去,不要妨碍我教徒弟!”
  邹正卿非但不退开,反而扑去,伸手是一招引魂派的“旋覆爪”袭向南宫决明的咽喉。
  南宫决明跳开,望着他,“这是我们引魂派绝不外传的武术,她还真的教给了你!没想到,她在法术敷衍你,但是在功夫面,倒是给你传了些货真价实的东西。哪还是三脚猫功夫!”
  邹正卿说:“南宫法师,我的本意不是如此,我只想让你说服她正式收我为徒,好好的教我法术,不是叫你惩罚她。”
  南宫决明下打量他,“邹先生,老实讲,我们门派收徒弟是很讲究的,不是阿猫阿狗都能加入。”
  趁他们在聊天,无心理会自己,南宫兜铃暗暗运真气在体内,企图用真气冲破“束缚咒”。
  她一张脸都憋的通红,依旧徒劳无功。
  “束缚咒”唯一破除的一次,是天龙蜈蚣被乞魂鬼附身的时候。

  南宫兜铃甚至开始祈祷附近有没有乞魂鬼经过,借点力量给她挣脱禁锢。
  邹正卿说:“我拜的师父,是她,不是你,只要她同意不行了吗?”
  “不行,我刚才说过了,要收徒,第一得请示祖师爷,祖师爷同意才算数。”
  “你说的是那个死了一千年的岩陀祖师爷?死人怎么请示?那劳烦南宫法师当场请示成不成,说不定祖师爷赏识我,二话不说同意我加入门派。”
  南宫决明说:“不用请示祖师爷,邹先生,我奉劝你马放弃加入引魂派的想法。”
  “凭什么?”

  “她不适合收徒弟,她还未到火候。”
  “我不管她火候到没到,我只想拜她为师。”
  南宫决明皱眉:“有件事我想问很久了,为什么一开始,你不来找我拜师,非得找这个小丫头?在你心,她我还厉害?”
  “那倒不是。”邹正卿大方承认,“不过有一点,你不她,她很可爱,拜她为师应该拜你为师要有趣的多,你知道的,男学生总是会喜欢女老师多一些。老头子和小姑娘之间,对我这个大男人来说,还用得选吗?要是真的选你,你岂不是应该怀疑我的性取向?”
  “果然是对我徒弟有企图。”
  “不是你想得那种企图,只是觉得她漂亮而已,和她学法术也会开心点,都是交学费,总要交在值得的地方。”
  南宫兜铃点点头,“师父,他说的没错,这点你没法否认,我的确你漂亮也你可爱,邹先生,你真识货……”

  “闭嘴!”南宫决明训斥一声,“结果她骗了你不是吗?你还要说你这学费交的很值?”
  “所以啊,”邹正卿双手一摊,“是拿她没有办法,我只好来硬的,请你出马来劝劝她不要再耍我,没想到会有这么血腥的结局,要是我知道你心里盘算着想砍她手指头,打死我我也不会邀请你来解决这件麻烦。”
  “你现在才后悔,太迟了,白痴!”南宫兜铃责备,“你太不了解我的为人,我吃软不吃硬的,你来硬的没用,我现在更加不想教你法术了。”
  邹正卿叹一口气,“南宫法师,不如你先给我师父松绑?”

  “她不是你师父!你也不是引魂派的弟子!”南宫决明说:“我说了要惩罚她,要惩罚她,不然我这张脸往哪搁?做错了事,要承担后果!”
  南宫决明再次接近南宫兜铃,邹正卿跳到他后面,使出“朝飞暮卷”,一掌拍向南宫决明的肩胛骨。
  “练了两年而已敢和我过招?”南宫决明转身回以一掌,狠狠的拍在邹正卿胸口。
  南宫兜铃顿时目瞪口呆,看见邹正卿飞出去老远,撞在十几米外的墙壁,吐出一大口鲜血。
  “师父!你要杀了他吗!为何下那么重手?”
  “我已经很迁了,你顾好你自己。今日,我要叫你这个不孝徒弟明白什么是后悔。”南宫决明抓起她手指头。

  一阵飓风从落地窗口吹来,树叶霎时间在满客厅飞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