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18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欸?你知道?”
  “本来我想买下来改成度假村,然后开发成旅游景区的,但是那个宫殿的主人不肯卖。”
  “你知道宫殿主人是谁吗?”
  “记得好像姓陈……”
  “陈玄生,是我们引魂派的掌门人。”
  邹正卿站在酒柜前,吃惊的转过身,“掌门人的意思是……”
  “是你师父的师父的师父,你的祖师公。”
  “他多少岁了?”
  “外表看去二十几,实际已经八十岁了。”

  “师父,你说话好高深,我听不懂。”
  南宫兜铃大大方方的往沙发一坐,好家伙,连沙发都那么舒服,她可以在这里窝二十四小时不起来。
  “徒儿,我曾经和你说过,我们引魂派有一门修仙的法术,叫做‘十二仙道引魂大法’,记得不?”
  “你提过两句。”邹正卿给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

  仆人端来一杯鲜榨柳橙汁放在南宫兜铃面前。
  南宫兜铃端起来用吸管啜了两口,接着说:“你的祖师公陈玄生已练习到了第七个阶段,达到了换老还童的目的。”
  邹正卿的兴趣一下子被钓了起来,他坐在她对面的单人沙发里,“师父,这门法术,我能不能学?”
  南宫兜铃放下杯子,摸着下巴,“这个嘛,要看天赋,我说不准,反正我没有练过。”
  “师父,我依照你的吩咐,这两年来,每天早起来跑步,同时练习引魂派的夺魄升天拳以及太极拳,一天都没有落下,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让我学习正经的法术?”

  “才两年你坚持不下去了?”
  “不是,我现在感觉我成了一个武师,和法师一点关系都没有,每天只练习武术的知识,似乎和我的理想相差甚远,我一开始拜你为师,想学的是法术,不是武术。”
  “法术和武术是密不可分的。”
  “不会武术,不能学法术?”
  “正解。”
  “我不信,我问问师公。”
  “欸,你答应过我,我收你为徒,是秘密。”
  “都瞒他两年了,还要继续瞒他?”
  “你要是告诉他,我保证他会立即把你逐出师门。”
  “不是说一旦加入,不能途退出吗?要出引魂派只有两个办法,不是成为死人,是成为废人。”
  “我把这么机密的事情也跟你说了?”南宫兜铃想,这件事不应该多嘴讲出来的,反正是假收徒,把他半路逐出去也没关系,可惜既然对他说了不许半途退出,以后要摆脱他,得另外想办法了。
  失策!坏坏在话太多。
  南宫兜铃正襟危坐,“如今我师父你师公行踪不明,你想问他也找不到人的。总之呢……”
  邹正卿打断她,“总之,师父,你再不教我和法术有关的东西,我不交学费了。”
  “切,你之前交的学费,都还没到我手。”
  “那是因为你当初未成年,不能在没有监护人的担保下开设巨额的银行户头,你想想,一个月是七十万,一年是八百四十万,两年是一千六百八十万,银行哪敢给未成年人开这么大的户头,你还差三天才算是正式的十八岁……”

  “其实我在战国时代已经过了好几个月了,我的身体已经成年了,不过这个道理怎么解释你也不会懂的,等我三天后正式成年的那天,我应该可以随心所欲的存钱了吧,到时候记得把这两年的学费一次性转给我,一千六百八十万,我承受得起,够我在国外念到博士学位了。”
  南宫兜铃又说:“邹正卿,我严重怀疑你在怀疑我,你要是信得过我,应该给我现金的,对你的企业而言,这么点钱根本是九牛一毛,你肯定不会拿不出来。”
  “你怀疑我在怀疑你是对的。”邹正卿把酒杯用力的砸在桌子,“你还真的敢跟我要?给你一千多万,你却只让我学会了一些花拳绣腿,没有一样真法术。”
  “我不是说了,武术和法术相辅相成,只会一样是不行的,你要先强身健体,再修炼法术,才不会走火入魔。”
  “被你耍了两年,直到今天,我已经在给你铺路,好让你有机会对我说实话,结果你还在和我天花乱坠。你一开始不想教我法术。你对我说的一切,不知有几句是真的,我想,全都是谎言也不稀。你到底是骗子,还是法师?”
  “你说话要有根据,我当然是名副其实的法师,谁说我不想教你?引魂派的夺魄升天拳是绝不外传的,我要是没心收你为独门弟子,我哪会让你学这么重要的武功?”
  邹正卿靠在椅背,抬手拍了两下。

  “我说了什么精彩的演讲吗,你不用这么赏脸鼓掌。”南宫兜铃话还没有说完,客厅外走进一个人来。
  南宫兜铃霎时间目瞪口呆。
  南宫决明一如既往的穿着背心短裤和拖鞋,站在这个豪华的别墅里一点也不般配。
  他神色异常严肃,怒火腾腾。
  南宫兜铃立即从沙发里跳起来,出防备的动作,“师父,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和邹先生是朋友,邹先生曾经是我的委托人,我住他家,很正常,可你应该和邹先生不熟才对,怎么他一口一句师父师父的叫你?”
  “额……”南宫兜铃看了一眼邹正卿,说:“我们在玩过家家而已。”
  “你当我傻瓜?”南宫决明走近两步。
  南宫兜铃后退两步,双手一直警惕的放在身前,“师父,你冷静,君子动口不动手!听我解释!”
  “行,给你一分钟时间解释。”南宫决明坐进沙发里,抬手盯着自己的腕表开始计时。
  南宫兜铃用手背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看着邹正卿,要是如实招来,即将到手的巨款要飞了。
  要是直接和师父坦白,南宫决明说不定会气得废了她法术,算下不了这么重的手,打断她一手一脚啥的,养伤也辛苦。
  心里埋怨师父真不识相,要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大不了把骗来的钱分一半给他。
  邹正卿用手指头磕着桌面,好似在催她。
  南宫兜铃深吸一口气,说:“师父,你误会了,他之所以要给我那么多钱,是想包养我,我跟你说过,这家伙不老实,他太坏了,说什么每个月给我七十万,让我当他干女儿,他说他很享受照顾小女儿的滋味,想每天带着我逛街,想给我买各种好吃的,想把我打扮的像个小公主,还说什么睡前想给我盖被子。”
  邹正卿傻眼。

  南宫决明眼神狠狠的挪到他脸去,“邹先生,我徒弟说的是事实吗?”
  “不是的!”邹正卿站起来,用手指着南宫兜铃,“我是真心想跟她学法术的,七十万是学费,可她一直以来只教我一些有的没的,我觉得不对劲,所以才对你说破,让你来评评理,我想知道你徒弟是不是在骗我钱?”
  “叛徒。”南宫兜铃骂了邹正卿一声。
  南宫决明放下手,“一分钟结束了。”他盯着南宫兜铃,“不请示我,也不经过正式的祭祖仪式私自收徒,你这种行为叫做欺师,你才是叛徒,你知道你触犯了引魂派的教规吗?要受什么惩罚,我想,你应该背得出来。”
  “我……我背不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