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张人皮地图》
第93节

作者: 我要吃炒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暗松了口气,自己是百口莫辩,还好知道真相的韩轩辕帮了我一把,在王五身上搜出了支票,要不然,我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王洛洛抬起头,眼中雾气萦绕。

  但就在这时,刘羽辉忽然喊了一声:“不好,凡哥,小心!!”
  我心生一股危机感,几乎是随着刘羽辉的声音落下,我感觉到后背被人狠狠推了一把,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往前一凑,当即被王洛洛手中的那把匕首深深刺进了身体……
  王洛洛一下子愣在了原地,双眼直直地盯着手上那把已经刺进了我身体里的匕首,顿时泪流满面。
  我顾不上理会王洛洛,艰难的回过身,见到郑瀚文正站在我背后,鼻青脸肿的脸上满是得逞的冷笑。
  但在下一秒钟,他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大爷的,就你也想偷袭我?”我怒喝一声,猛地拔出匕首,手起匕首落,以牙还牙,将匕首同样刺在了郑瀚文的身上。
  郑瀚文脸色惨白,哭爹喊娘的连连后退。
  我身体一虚,有些踉踉跄跄,好在王洛洛已经回过神来,一把扶住了我。

  可还没等我说话,王洛洛眼里的泪水已经滴在了我的脸上,这丫头低声啜泣着,眼里满是内疚,整得跟个泪人似的,即便我心里再有委屈,也禁不住她这么哭。
  事情到这一步,其实已是再明白不过。
  我也暗自庆幸,幸好自己救了韩轩辕一命,要不然估计他也懒得帮我解释……
  “化凡,我错了,我真的错怪你了……”王洛洛哭得梨花带雨,伸手一抹我身上的伤口都是鲜血时,小脸煞白,刚才是她抓着匕首,结果被郑瀚文给利用了个正着,所以这丫头现在内疚和后悔得不行。
  “化凡,你没事吧?你在流血,我带你出去找医生……”
  我这伤不轻,王洛洛也急了,扶着我就要出去。
  但郑瀚文那厮哪有那么容易会给我们让道,他也受了伤,看见自己的阴谋败露后,气得脸色铁青,二话不说就一刀子捅在了王五的心窝上,了结他的性命,然后又堵住了出口。
  “洛洛,我是真心喜欢你的,你不要相信陈化凡那个废物的话,快过来。”郑瀚文还不死心道。
  王洛洛愤怒道:“郑瀚文,枉我那么相信你,到头来你却欺骗我,我恨,我好恨自己为什么那么傻……”
  说到最后,王洛洛已是泣不成声,我心头一软,忍不住一把将她搂在了怀里,她也没反抗,将脑袋埋首在我怀里哭得跟个小孩子一样,连连自责。
  我道:“没事,小伤。”

  王洛洛忽然想到了什么,扯开我右胸口上的衣服,见到上面有一条触目惊心的刀疤后,顿时哭得跟厉害了。
  老实说,我对女孩子哭真是没有一点抵抗力,只得连忙安慰起王洛洛来,对面的郑瀚文一看我和王洛洛贴一起,气得火冒三丈。
  “好,很好,陈化凡,王洛洛,你们这对狗男女,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离开这里。”
  我看见郑瀚文狞笑着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罐药瓶子的东西,心头蓦地一紧,却是听到他开口道:“洛洛,既然你要投入到陈化凡的怀抱,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这几天,我在你的水和饭里下了慢性毒药,算算时间,这两天也该要发作了,这瓶是解药,本来我没想害你,现在看来,怪不得我了……”

  郑瀚文这话一说出来,我气得不行。
  这个王八蛋心机还真是够深的,知道纸藏不住火,所以事先就来了这么一招,我也从未见过有如此恶毒之心的男人,不,简直不是能叫做男人!!
  果不其然,我看到王洛洛忽然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呼吸有些急促,脸色也变得有点不太自然。
  我皱眉道:“郑瀚文,把解药给我,今天我不动你。”

  郑瀚文不以为然,道:“哈哈,就凭你想要动我?陈化凡,今天我把话放这里,想要解药可以,滚过来,我就把解药给你,要不然,你就等着看王洛洛毒发身亡。”
  我没有多加犹豫,一口答应道:“好,我过去!”
  王洛洛拉住了我,刘羽辉和韩轩辕也不赞成我过去。
  “凡哥,你现在过去,他肯定不会放过你的。”刘羽辉道。
  王洛洛泪眼朦胧道:“不要过去,他早就想杀你了,我错怪了你,不值得你救我。”
  我淡淡道:“喜欢一个人不容易,要丢下自己喜欢的人不管,更难,我很少会对一个女孩子动心,我也并没有怪你。”
  我说的是实话,对王洛洛我确实生不出任何怨恨,所以我也更不可能看着她眼睁睁在我面前毒发身亡。
  我安慰王洛洛道:“放心,我很快就回来。”
  我毅然走了过去,在那边,郑瀚文正冷笑着等我。
  我的眼里只有他手上的解药,可他故意为了折腾我,将瓶子一倒,把那些解药统统踩成了粉末,孑然只剩留下最后一颗。

  “陈化凡,这是最后一颗解药,想要吗?想要就过来,在你手上割一刀,把血滴在石盘上。”郑瀚文冷道。
  我眉头挑了一下,看了一眼那个石盘,发现之前在被我的鲜血所触碰到后,已经稍稍转动了一些。
  我心里清楚,五行土通水,石盘为土血作水,刚才韩轩辕他的鲜血流了不少在石盘上,可石盘根本不为所动,反倒是我这个局外人的血流了一点在上面,却让石盘稍稍转动了一些,这诡异的一幕,其实我自己也打心里诧异。
  “难不成,这个龙头墓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心想道,可很快我就把这个念头否定了,盗墓皇帝刘豫死了都上千年,他留下的陵墓机关能和我有什么关系?再说,我也不是他的后代,这血脉的作用更是无从谈起。
  日期:2018-04-16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