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7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还记得,当年她可是我们厂子里的一枝花,哪怕带着一个孩子,都有很多年轻小伙子惦记。她很爱干净,常年带着袖套,身上的的确良衬衫总是白白净净的,现在却吃喝拉撒都在这么一个小屋子里解决……”
  萧晋豁然转身,脸色铁青:“我会出钱建一个养老院,你当院长!”
  《道德经》说:治大国,若烹小鲜;短短七个字道尽了管理一个国家的艰难。众口难调,不管你是多么牛叉的厨子,都不可能做得出让所有人都夸赞的美味来,政策也一样。
  是否符合国家的长远利益,这是元首们最首先要考虑的东西,至于这个“长远利益”会不会损害一小撮人的根本利益,就不是他们所能兼顾的了。
  这是很无奈的事情,因为一个拥有十几亿人口的国度不可能为了照顾不到百分之一的底层人民就裹足不前。
  杀一人救百人这样的问题,在国家面前从来都不是问题,因为它首先是为特权阶层服务的,其次要顾及绝大多数纳税人的利益,最后如果还有余力,才会去考虑不杀那个人就能救一百个人的方法。
  这样的方法一般情况下是没有的,所谓“必要的牺牲”,站在国家层面来讲,几乎每天都在发生。
  世事就是这样,一旦剖开了放在阳光底下,大部分的里面都爬满了肮脏的蛆虫,历朝历代的当权者都会采取愚民措施,就是因为这一点。
  很多时候,浑浑噩噩的活着确实比心明眼亮要幸福快乐的多。
  何文山不是圣人,所以当初他虽然用扫把赶走了陆熙柔派去的人,心里还是渴望着能够获得帮助的,只要那个人值得托付。
  所以,在听到萧晋关于圣人和英雄的说法之后,就带他来看当年工友的惨状,目的就是要激起他的恻隐之心,看看他是否是一个为了利益就不顾他人死活的“金家人第二”。
  如果萧晋什么表示都没有,他会从这一刻开始就闭上嘴巴,半个字都不说。
  所幸,他赢了,他不但成功的激起了萧晋的恻隐之心,还点燃了他的怒火。
  什么人啊?老子巴巴的跑过来帮你忙,你不感恩戴德也就罢了,毕竟老子也是有私心的,可你带老子来看这些人惨状干什么?那是你们那一代人造的孽,跟老子有什么关系?凭啥要老子出钱给他们养老?老子是坏蛋,不是好人!
  心里这样咆哮着,萧晋的口中却在说:“养老院不盈利,但只收留孤寡老人,你当院长,就由你来把关,除了你刚刚所说的那七八个人之外,其它但凡有儿女的,一律不能进来。老子可以做善事,但不想花钱给人当儿孙!同不同意?同意的话,明天就会有人来跟你谈。”
  何文山开心极了,笑眯眯的看着他问:“觉得被我给坑了?”
  萧晋蹲在路边,点燃一支烟抽着说:“百十来万的花销,我还没放在眼里,权当给女人买了几个包,只是您有条件就不能直接提出来吗?干嘛非要让我亲眼见证才可以?
  这段时间我已经够闹心的了,在山里猫了好几天,婆娘娃娃们轮着番的哄,这才开心了些,现在完蛋了,让你当年惦记的一个老寡妇给弄的恨不得提刀子去杀人。”
  何文山哈哈大笑:“杀人?老子早就想了,可刀子拿起来了才反应过来,去杀谁呢?金家人吗?可人家确确实实把几个快要死的厂子给盘活了,养活了大半个县城,搁旧时候这是要刻石赞颂的大功德呀!
  所以啊,我忙活这十几年,从来都没想过要把金家怎么样,仅仅只是想给当年因为我的愚蠢而孤苦这么多年的工友讨回一个公道而已。”

  萧晋挑挑眉:“我现在觉得好像真被您给坑了,他们有了养老院,后半辈子就会衣食无忧,我已经实现了您的愿望,您还帮我干吗?”
  何文山笑声更大了,拍着轮椅扶手说:“萧先生,你是一个好人,老话说君子可以欺之以方,我何文山自诩君子了一辈子,没想到老了之后却当了一回恶人,还当的浑身舒畅。
  不过,你说我是英雄,那老子就不能玷污了‘英雄’这两个字,所以我今天把话给你撂这儿了,只要你兑现你的诺言,解决了我的后顾之忧,我这百十斤就交给你全权处理了,哪怕你让我去金家大门前撒泼打滚,我也绝无二话!”
  萧晋大喜,竖起手掌说:“君子一言!”
  “什么马都难追!”
  两只手掌拍在了一起,声音响亮。
  “你呀!坏的时候恨不得头顶冒油,好的时候又蠢得没边,建一个养老院倒花不了多少钱,七八十万顶天了,可你仔细想过‘不盈利’这三个字没有?这代表着每年都要大把大把的银子填进去,十年八年下来,说不定都够你给囚龙村盖俩悬崖电梯的了。”
  龙朔陆熙柔工作的那个小别墅里,女孩儿跪坐在床上,一边给哼哼唧唧躺在腿上的萧晋按摩脑袋,一边教训道。

  “我能有什么办法?何文山的意思那么明显,我要是不建这个养老院,你信不信他会立马翻脸?”
  任谁平白无故背上一个甩不掉的大包袱都不可能开心,尤其还是做善事,这对于立志要将人渣进行到底的萧晋来说,简直就是折磨。
  “哼!要我看,那个何文山就是只狡猾的老狐狸,他看你好欺负才这么做的,要是我去,他肯定会提别的条件,不就是几个孤寡老人嘛!一人给十万,我就不信还堵不住他的嘴。”陆熙柔愤愤不平道。
  萧晋呵呵笑了起来,伸手拍拍她的嫩脸说:“好了,我就是觉着被一个老头子用阳谋给算计了、还算计的心甘情愿,心里有点儿憋屈罢了。
  这种事情是论不起对错得失的,十万块看上去不少,可一旦到了他们的手里,信不信立马就会被他们的儿孙给弄走?到时候说不定日子过得还会更苦,那可就是我们造的孽了。
  现在给他们一座养老院,让他们有衣穿有饭吃有遮风挡雨的地方,他们那些不孝的儿孙只能干看着占不到半分便宜,这才算是真正的解决问题。
  另外,你别光想着养老院赔钱,想想它会给我们公司带来多少名声,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做善事,持续性的败家子行为,远不是在慈善拍卖会上买点东西就能比的。”
  陆熙柔知道他说的很有道理,但小嘴儿还是撅得高高的:“你就是一个烂好人!”
  自己是不是好人,萧晋非常的清楚。坏的不彻底,好也好不到哪儿去,两边都沾点儿,像棵墙头草,奸恶之人不会看在眼里,也能把道德之士气死,灰不溜秋,滑不溜丢。不过,他人生最大的愿望就是不用看别人的脸色活着,四六不靠着也挺好的。
  跟陆熙柔商定了对付金景山的办法,他便离开了别墅。
  回到家,苏巧沁已经做好了晚饭,简简单单的三菜一汤,却满满的都是心意。

  自从宋小纯被萧晋带回了山里,她就一下子闲了下来。公司那边有元小希派去的人打理,她除了研究一下萧晋选定的会所地址资料,画几笔图纸之外,就没了事情,虽然辛冰会找她一起逛街,但人家整天忙得脚不沾地,也就是偶尔罢了。
  日期:2018-02-27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