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张人皮地图》
第86节

作者: 我要吃炒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洛洛忍不住啜泣起来,郑瀚文一起身,目光冷冷盯着我,道:“陈化凡,我也没想到你会下狠手杀死了王叔,今天我既然来了,你休想走出王家。”
  “你想要我的命?也得问问我同意不!”我冷声道。
  “洛洛,你放心,今天我无论怎么样也要杀了陈化凡,为王叔报仇。”
  郑瀚文一挥手,他带来的那几个同伴顿时向我扑了过来。
  我也不甘示弱迎了上去。
  郑瀚文这一次明显是有备而来,带来的人身手都不弱,我只能咬牙扛住,我心里清楚,这时候束手就擒,只能是死路一条。
  我和那几个人缠斗了十几个回合,最终还是没能挡得住他们的人多势众,其中一个拿起手枪径直就顶住了我的胸口,我手无寸铁,只能收手。

  郑瀚文看着我,眼中闪过一丝戏谑,似乎也没想到这一次对付我是如此简单……
  “洛洛,我现在就杀了陈化凡为王叔报仇,你背过身去不要看。”
  郑瀚文柔声对王洛洛说完,迅速从身上拔出一把锋利匕首往我这边走了过来。
  但就在他即将对我下手时,王洛洛忽然开口了。
  “住手!”
  王洛洛喊停了郑瀚文,目光幽幽的看着我,眼神中满是无尽的失望和怨恨……

  “洛洛,你这是?”郑瀚文不解道。
  王洛洛咬了咬嘴唇,道:“欠债还钱,杀人放火,天经地义……是他杀了我爸,这个仇要报也是我来报。”
  王洛洛拿起郑瀚文的匕首,缓缓走到我的身旁,近距离下,我看着王洛洛,嘴角浮起一抹苦笑。
  “你还有什么要解释的吗?”王洛洛忽然道。
  我摇了摇头,事情都到这一步了,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还有什么能好说的?

  王洛洛目光盯着我,见到我一言不发,她将嘴唇都咬流血了,我心头五味杂陈的闭上了眼睛,道:“如果你真觉得我是凶手,那你就动手吧。”
  我话音落下了许久,后边的郑瀚文又顺势诬陷了我一句。
  几秒钟后,我忽然听到王洛洛强忍住哭泣的声音,紧接着,我便感觉到自己的胸口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痛感!
  是王洛洛对我出手了……
  我睁开眼睛,只见王洛洛将匕首扎在了我的右胸口上。
  我身上鲜血淋漓,而王洛洛则是泪流满面。
  王洛洛没有杀我,她转过身去,声音冰冷道:“陈化凡,下次再让我看到你,我一定杀了你……”
  这一刻,我能清楚的感受到,王洛洛是恨透我了,我知道,这一次她得真的投入到郑瀚文的怀抱中了。

  我没有再多看王洛洛一眼,我捂着血流不止的伤口,一步步地往通道走去。
  郑瀚文并不甘心,他想让手下杀了我,但王洛洛拦住了他。
  王洛洛道:“陈化凡杀了我父亲,下一次我会亲手杀了他的,我不需要其他人帮我。”
  王洛洛出奇的坚定,郑瀚文见状也不敢再多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离开了墓洞。。
  狭小黑暗的楼梯,我每迈上一步,都能清楚的感受到胸口处传来的剧烈疼痛感,而相比于伤口的痛楚,更让我感受到撕心裂肺的,是我百口莫辩,被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所误解的无奈……
  本就漫长的楼梯,我感觉像是走了好多年,出来之后,我返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拿好人皮地图后,茫然地走出了王家古董店。
  我站在王家古董店外,这会已是大半夜的时间,我看着那已经一片漆黑的屋子,嘴角不由得扬起了一抹苦笑……
  满心苦涩的我,捂着伤口转身离去,但没走多远,我便听到背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我回头一看,却是见到一个陌生男人出现在了我的身后,他看了我一眼,没稍多犹豫,便从怀里掏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我心头一沉,我知道,今晚怕是在劫难逃。
  我道:“是郑瀚文派你来的吧。”
  那陌生男人微微点了点头,随即突然多说了一句:“今晚的事情我都看见了,你是个不错的人。”
  我一愣。

  陌生男人话锋一转道:“只是,你还不够心狠手辣,要不然,今晚站在王家里面的就不会是郑瀚文了。”
  “也许吧。”我不置与否,神色淡然地望着陌生男人一步步走来,他手里的匕首,在月光的倒映下,明晃晃得有些刺眼……
  陌生男人目光平静,看得出来,对于杀人灭口这种事,他应该早就习以为常。
  在皎洁的月光下,陌生男人缓缓举起了匕首。
  我站在原地,即便身体早已虚弱得不行,但却仍然用尽全力扬起了脑袋,我知道,现在的我几乎手无缚鸡之力,但纵然是死,我也不想死得那么窝囊,我那死鬼老爹说过,陈家的男人都是好汉,就跟他们的名字一样,陈豪杰、陈英雄……虽然我的名字不够牛逼也没那么吊炸天,但我不想丢了我身为陈家男人的优良传统……
  陌生男人手中的匕首已经高高扬起,只要他手一动,下一秒钟我的脑袋必然搬家,可此刻的我,心头却平静得很,连眉头也没皱一下,就这样静静的看着陌生男人。
  几秒钟后,我感受到一丝冷风从头顶上吹来,我眼角余光一扫,见到陌生男人的匕首终于落下。
  这一瞬间,我闭上了眼睛……

  但古怪的是,冷风从头顶散去,时间过了好一会,我发现那把匕首居然还没落到我脑袋上。
  我不免心生狐疑。
  这个节骨眼上,陌生男人却突然开口了。
  “你不怕死?”
  我一愣,苦笑道:“人生在世就那么几十年,我连个老婆都没讨着,怎么可能不怕死?”
  陌生男人目光一凝,道:“那就记住,让自己更不容易被杀死的原因,其实就是更彻底的杀死自己的敌人,只有这样,你才是最安全的。”
  我不知道陌生男人为什么说这种话,一时有点没回过神来。
  但很快,我便看见他手里的匕首刀锋一转,居然直接刺在了自己的小腹上,一时血流泉涌,可他连个眉头都不皱一下。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忍不住问道。
  在我说话间,陌生男人已经转过身去,一边走,一边对着我道:“郑瀚文给了十万块让我来杀你,这算是给他的交代;而我不杀你,是因为韩彦……”
  “韩彦?”我迅速想起来了这个名字的主人,好像就是上次在虎墓时被郑瀚文留下来和我一同吸山引粽子的那一位老实人,只是后来他被郑瀚文一枪打中了膝盖,逃跑不得,最后被山粽子给撕成了碎片。
  “韩彦和你是什么关系?”我问。

  “他是我哥,那一次在虎墓的事情,倒斗王都告诉我了。”
  只见陌生男人离去的同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钞票洒向了天空。
  钞票漫天飞舞中,陌生男人幽幽道:“这十万块是郑瀚文给我杀你的买命钱,我和他已经两不相欠,我哥的命,得他来还。”
  我心头一震,完全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等因果,那一次在虎墓里,我确实是小帮了一下韩彦,但也没想到王百万会将这事情告诉韩彦的弟弟,结果人家今晚刚好又来还我这个人情……
  “你叫什么名字?”我追问道。
  随着陌生男人的身影逐渐消失,我隐隐约约听到了他的名字。

  “韩轩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