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389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爱妮娅笑道:“是咱们家请客哎,你要劝他们多喝才对。”
  “那倒是。”
  “咱们家”让方晟心头微微一颤。于家和白家深厚的背景给方晟的压力太大了,在两大强势家族面前,就算白翎也不敢说“咱们家”,因此这简单朴实的三个字使得方晟有种游离恍惚的感觉。
  这顿家宴喝得痛快淋漓,院墙角里堆了十多个空酒坛,长桌上堆成两层的各式菜肴也习卷而空。意犹未尽的亲戚们纷纷离座,围着篝火跳起了山里的舞蹈,动作并不复杂,但大家跳得投入而兴奋,最终爱妮娅忍不住拉着方晟加入进去,绕着篝火跳了一圈又一圈……
  按山里规矩,当晚方晟和爱妮娅必须分房而睡,要等明晚婚宴后才能正式入洞房。方晟跋涉奔波了一整天,又跳了近一小时舞,累得眼皮都睁不开,来到收拾好的房间后简单洗下澡,扑到床上呼呼大睡。
  爱妮娅却被几个姐姐拉过去聊家常,然后爱四喜把她叫过去,和娘舅、伯伯叔叔们商量明天婚宴的准备工作,包括人数、酒水、糖果等等,村干部还得再次上门请一下以免缺了礼数。所有事情都讨论完毕已是凌晨三点多钟,爱妮娅随便找个姐姐的房间钻进去睡了。
  第二天上午十点二十分,方晟悠悠醒来,感觉四肢酸胀肿痛,最好什么都不干继续睡下去。侧过脸却发现爱妮娅坐在床边,低头摆弄无名指上的钻戒,神情复杂。
  “喂,就我一个人在睡懒觉吧?”方晟问。
  爱妮娅吃了一惊,放下手道:“反正白天都没事,随便睡。”
  “钻戒是八十分,金店最贵的现货,再往上就得预订,马马虎虎应个景吧。”
  她没吱声,隔了会儿道:“带你到附近山头转转?风景还可以,居高临下。”
  方晟真心不想动弹,但在人家作客总不能成天赖在床上,传出去自己倒也罢了,给爱妮娅脸上抹黑,遂起身洗漱完毕,吃了点山里的茶点,两人沿着山道前往位于村庄北侧的鹰嘴崖。
  鹰嘴崖顾名思义有道长长的山梁悬在绝壁之上,远看象鹰嘴似的。两人来到崖顶极目远眺,四周群山巍峨耸立,山腰以上大多笼罩在云雾中,似真似幻。环山公路如带晶莹透澈的玉带,密密匝匝缠绕着大山,车辆、行人如同蚁蝼淡得几乎看不清。
  “大自然面前,人多么渺小、卑微。”方晟感叹道。
  爱妮娅道:“唯有跳出山外,才有勇气琢磨如何改造它……身处在山里,无论谁都会被它折磨得没脾气。”
  方晟深有同感。以爱妮娅的容貌,他一直认为能在爱家看到美女团,谁知三个姐姐一个妹妹看上去年龄都四十岁以上,皮肤黝黑粗糙,满脸皱纹,身形臃肿不堪,爱妮娅和她们站在一起说是她们的女儿也不为过分。其实她妹妹今年还不到三十岁,与叶韵年龄相仿。爱四喜和苗翠花则象爷爷奶奶,长期劳作辛苦,他们的腰杆已经佝偻,尤其苗翠花步履略显蹒跚。
  山风如刀,加之常年在田里风吹日晒,岂有不老之理?
  “早就想把他们接到县城享福,说过多次没用,这是他们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离开大山反而不知所措……既然不能改变他们,就改变自己吧。”爱妮娅静静地说。

  “这一步真的很难,老实说原来我就很佩服你,此次亲眼看到这一切更加佩服。”
  她微微一笑,突然说:“有点冷,抱抱我。”
  方晟有些惊讶。即使两人在床上有非常出格的暧昧举动,但离开床绝少有亲热举动,这种情况有些类似樊红雨和鱼小婷,她们把精神和**分得很清,不愿过于与他亲近。
  依偎在他怀里,她慢慢道:“昨晚我爸说‘不错的小伙子’,在他而言就是难得的夸奖了。”
  “嗯,这次不就是哄他们高兴吗?”
  爱妮娅没说话,闭目沉思,恬静的脸庞尤如婴儿般光洁,方晟看了半晌,忍不住在她脸上轻轻一吻,她仿佛吃了一惊,睁开眼盯着他,然后又合上眼。
  正午的阳光晒得全身暖洋洋,不知不觉间方晟也快睡着了,这时她微微翻过身体在草丛里采了只菌,在他面前晃了晃道:
  “认识它吗?”

  “菌类,具体不知。”
  “它叫紫茶菌,省城高档酒店如东方金城豪华席才会有这道菜,三相市收购商论只收购,不论大小每只200元,你看看……”
  方晟顺着她的手指看去,只见草丛间星星点点到处都是紫茶菌,粗粗一数起码四五十只,再看悬崖边上为数更多,不由吃了一惊,道:
  “你不是说山里人穷吗?这叫守着金矿要饭呐!采菌属于轻体力活,往山外运输也相对容易,为什么不作为脱贫项目组织山民们采摘?”

  爱妮娅直起身,捋了捋额前碎发,盘膝坐在草丛里,道:
  “大山有大山的生态系统,是千百年以来形成的良性循环,一旦遭到人类破坏或过度索取必将产生严重后果。以紫茶菌来说,经科学检测它富含硒钾等微量元素,正是黑潭山漫山遍野生长的野玉兰、三角枫等树木急需补充的营养……”
  “噢,紫茶菌腐烂后融入土壤,被树木根部吸收;茂盛的树木反过来形成滋养紫茶菌的环境,如此反复就是相对封闭的内生态系统。”
  “倘若批量,我敢断言两年内紫茶菌将在黑潭山绝迹,带来的后果是什么?大批树木枯萎,植被严重毁坏,接踵而来的是水土流失,人类将为自己短视行为付出代价!”
  除了摇头叹息,方晟想不出更好的表达方式。
  爱妮娅道:“其实我每次回来都能发现生财之道,紫茶菌不算什么,我曾在南山坡捡到矿石,拿到省城一探测居然是一种罕见的稀土,专家激动地追问来源,我没说。一个稀土矿固然能为山民们带来丰厚财富,可黑潭山从此就毁了,我们祖祖辈辈的家从此没了。”
  “你的心态很矛盾。”方晟说。
  “是的,非常矛盾。”

  两人在鹰嘴崖停留到傍晚时分才回村,爱家大院里已摆开三十多张桌子,爱家姐妹妯娌里在厨房忙里忙外,走路都一溜小跑。
  “今晚全村人都参加婚宴?”方晟问。
  “不是啊,只有黑潭山这边的人,村部还有附近几个山的是明晚。”
  “啊,分两天请客?”
  “是啊,山里请客都是这样,住得特别远的今天下午就得动身,明天下午才能赶到。”爱妮娅解释道。
  方晟再次感受到大山交通的困难。
  夜幕降临后,爱家大院迎来第一批客人,准确地说由爱四喜陪同而来,为首正是蓟枝村胡村长。
  身为负责包括黑潭山在内七座大山的村长,胡村长向来自视甚高,平时到镇里开会都不太把镇领导放在眼里。谁也没奈何他,因为方圆数百里硬是找不到第二个象胡村长这样熟悉七座大山每个角落的村干部,也找不出象胡村长这样在山民当中享有极高威望的村干部,所以他安安稳稳当了十六年村长,而且还有可能继续当十六年村长。
  日期:2018-04-16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