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38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沿着山路一直下去,前面是一块梯田,梯田左边的小河绵延伸向东南山谷深处,大约十多米远处坐着位老人,头戴斗笠,一手拿鱼杆,一手举着长长的旱烟管,悠然自得。
  这是黑潭山的前沿,瓦子沟村。
  方晟感叹道:“瞧这位老人,哪有你我俗人的烦恼,城市的孩子从幼儿园读到大学,再读硕士、博士,甚至博士后,为了什么?还不是想有一天,象他一样无牵无挂地坐在河边,边晒太阳边钓鱼,寄情于山水之间,唉……以后我要在这里买地建房享受人生,最好弄个人造沙滩,趴在上面晒日光浴!”
  爱妮娅笑道:“这可不是加勒比海滩,你还好,要是赵尧尧穿着比基尼在河边一亮相,能把村民们吓迷糊认不得回家的路,没有手机、互联网,报纸每半个月送一次,更没有卫生间,抽水马桶,你们能捱几天?”
  “现实主义女孩,缺乏诗意和激情,”方晟扫兴地说,“把浪漫细节化,这是浪漫的悲哀。”
  爱妮娅则说生活上的困难可以克服,山里的实际条件远比想象的还要苦。
  说话间两人来到渡口,爱妮娅说要从这儿乘船到对岸然后上山。方晟见右侧有处用粗木搭成的简易河桩,河桩边静静躺着一扁木筏,由七八根圆木扎成。他童心顿起抢着跳上去,木筏向下一沉,并随他的力道往左一歪,方晟惊叫一声差点摔到河里。爱妮娅笑道这不是大船,要注意平衡。
  这时不远处慢腾腾来了位老人,与爱妮娅用山里方言连说带比划几分钟,仔细打量方晟一番,从河桩下沿拿起一根竹篙在岸边轻盈一点,木筏立即飘出老远,再撑两篙已接近河中央。
  “你们说什么?一个字都听不懂。”方晟问。
  “他说按规矩要凑齐五个人才摆渡,我说按五个人给钱;他又问你是谁,我说是我老公,这次回家摆酒席,他一听只肯收两个人的钱。”说到最后一句爱妮娅笑得直不起腰。

  方晟心一动,觉得爱妮娅自从踏入榆河县地界变得特别爱笑,与平时大相径庭。
  她是真的心情很好?还是因为了却一桩心事?
  抵达对岸后两人正式开始攀越山岭。崎岖细长的山路盘桓而上,虽然个别地方免不了手脚并用费点力气,总的来说还算比较正规的“路”,有明显人工开凿的痕迹。爱妮娅说这条路是通往蓟枝村的唯一一条路,游客进山游览、锻炼也在这一带活动,因此这段路被修缮过多次,言下之意比另外两个村的路还好些。她还说考虑到他从没爬过真正的山路,翻过这座山后在望溪坪休息半个小时,吃点东西补充体力。

  “过了望溪坪还要跑多久?”方晟气喘吁吁问。
  爱妮娅认真地想了想,道:“按我们目前的速度,五个小时吧。”
  这一刻方晟体会到什么叫绝望。
  时值正午,好不容易翻过梅子岭,方晟已经汗流浃背,腿象灌了铅似的快迈不开腿,爱妮娅神情平静如昔,只鼻翼有细碎的汗滴。

  穿过幽暗的山谷,里面狭窄难行,而且越往深处越窄,山谷口还有四五米宽,几十米后剩下两米多,再往前跑只能容一个人勉强通过,两侧则是滑溜溜高可攀的山壁,黑压压给人沉重的压抑感。
  方晟中途停下来休息了两次,爱妮娅也不住给他打气,一个多小时后终于来到望溪坪——一块十多平米的山坳平地,山里人背倚山崖搭了个小木屋,打开门,里面有灶台、床、小方桌,还有斧头、弓箭、斗笠等常用品。
  方晟站在木屋前四下打量一番,道:“没有溪水呀。”
  爱妮娅道:“望溪坪,意思说溪水就在附近。”
  “怎么没看到?”

  “还得再走三个小时。”
  方晟耸耸肩坐到石头上就着纯净水吃了点东西,感慨说:“现在我体会到你执意飞出大山的原因了。”
  爱妮娅半倚他身边,戏谑地说:“这会儿不想晒日光浴了?”
  “祖祖辈辈困居在相对封闭的环境里,久而久之会变得保守固执,抗拒新生事物,主动把自己边缘于主流社会。要解决这个困局,一是走出来,勇敢地融入山外生活;二是走进去,修路建桥,让大山深处成为城市的一部分。”
  “说得轻松,谈何容易?”爱妮娅叹息道,“从我考入清华至今,蓟枝村没有一个孩子离开黑潭山,坦率说不是每个人都具备我这样的天赋。城里的孩子四五岁开始练钢琴、学舞蹈、下围棋,小学二年级就学奥数、剑桥英语,山里的孩子呢?连电脑笔记本都没见过!双方不在一个起跑线,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那就采取第二种办法,我觉得每座山都是很好的旅游资源,只要敢于投入必定有回报。”方晟说。
  “看到西南方向那座高山吗?它叫仙林山,风景优美如画,特别秋天漫山红叶,看上去非常壮美。榆河正府对是否开发仙林山始终举棋不定,既想拓展旅游资源,深度发展山区林业、绿色食品、山间度假别墅等房地产,又惧于庞大的资金投入。有专家做过测算,单修一条打通仙林前后山的栈道就要三个亿,还不包括水、电、气等各项配套工程,这是开发前期费用。后期还有宣传费用,仙林山是默默无名的小山,需要往电视台砸广告,让文人绞尽脑汁造名人轶事、神鬼传说、历史典故,整个包装工程又得几个亿。至于能不能成功招商,有无游客前来都是未知数。十多亿投入对县级市的小县城来说是不啻于天文数字,一旦搞砸了意味十多万人口将背上沉重的财政包袱。因此历任正府在此问题上反反复复,具有开拓精神、喜欢冒险的县长会设法拉赞助商进山敲敲打打;谨慎小心、推行保守线路的县长则一票否决,坚决绕开这个无底洞。十多年下来只有前山修了七八里石阶路,其它则是荆棘密布、杂草丛生,没有一条象样的路。”爱妮娅黯然道。

  方晟无言。
  身为县委书记,曾经的县长,他掂量得出十多个亿对县财政的压力,换作自己,在找不到投资商之前也不敢轻易拍板吧?
  “走吧,再晚就得走夜路了。”爱妮娅一跃而起。
  漫长而崎岖的山道好象永远没有尽头,转了一弯又一弯,不管什么时候向上看都是蜿蜒向上盘旋的石阶。走了近两小时,不但方晟累得气喘如牛,爱妮娅也上气不接下气,频频捂着胸口喘息。
  “快……快到了吧?”方晟问。
  爱妮娅道:“我不想骗你……不止三个小时……”

  方晟差点瘫软在地。
  咬紧牙关苦苦支撑,傍晚六点钟时终于看到希望,狭窄的台阶路逐渐变宽,山腰间隐隐看到炊烟。
  方晟问:“已经靠近村子了?”
  爱妮娅看看天色却露出焦急之色:“看似靠近,走路的话还得一个多小时,快点,天黑下来就不好办了——山里真有野兽出没!”

  最后一句警告很有效果,方晟不由自主加快了脚步。
  拐过一个弯道,前面有位老人慢腾腾驱赶着黄牛,爱妮娅笑着上前招呼,老人用方言和她聊了几句,并冲方晟友好地笑笑。走到前面后方晟悄声问也是你们村的?爱妮娅点点头,突然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