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62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黑蜘蛛、鸭屎一脸的不满,小时迁是走江湖的老手,自然知道他们不满的原因。毕竟,这件事让自己牵头,的确遮了他们的风头。
  “二姑、四爷,我没法当这个头,只能给你们做个带路的。具体的执行全靠你们了。”小时迁极为谦恭地说。

  “得了,您也是怀义堂的人了。可别再叫我们二姑、四爷的了,太见外了。”黑蜘蛛笑着说。
  “小时迁兄,还是您来指挥大家吧。师父都安排了,您就别推辞了。”鸭屎说。
  “不,不,我绝对不敢,绝对不敢。还请二位出面指挥大家,不然这事难成。说好的,我只是个带路的,绝对不做总指挥。”小时迁继续谦让道。
  “那我们恭…”鸭屎正要接过来指挥权,黑蜘蛛在他身后朝他小腿踢了一下。鸭屎立即将恭敬不如从命吞了下去,换成了,“那我们还是恭敬地等小时迁大哥指挥吧。不然,我们也不行动。”
  小时迁见他们俩都有了台阶下,同时自己也得到了他们的承诺,于是便很正式地提出了下一步的计划。
  “我们今晚的任务是,选定二十户人家,趁夜间潜入他们家偷取一样东西,但在旁边留下纸条,如,‘宁爷借粮一袋,十日奉还’、‘宁爷借钱百元,五日必还’。第二天,街头巷尾一定会议论宁爷的事情,大家都会等着看,五日后或十日后,这些东西或钱会不会还回来。我们要做的是,不仅取了人家的钱与东西,还要如数或加倍奉还。”小时迁笑着说。
  “这是师父的意思?”黑蜘蛛不解地问。
  “对,这的确是宁爷的意思。宁爷不是来这里做贼王的,他要在这里做秩序的制定者和守护者。所以借东西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还东西。”小时迁说。

  在小时迁、黑蜘蛛、鸭屎的细心安排下,几日后,所有偷的东西都还了回去,不仅还了回去,还送上了一些答谢的礼物或钱。
  这样以来,宁十三的名号响满了整个县城。宁十三派人在人流最多的地方散布消息,说宁十三已经坐镇梁山,大家有什么问题,有什么冤屈,都可以随时找宁爷。再者,县城的所有散贼都已经被宁爷赶走,大家再也不会担心丢东西了。
  梁山的人苦于散贼和卷江龙很久了,听说宁爷虽是贼人出身,但是是读书人,很讲义气。同时,宁爷又主张偷窃的江湖规则,很受人尊重。宁爷刚到梁山就将本地的散贼全部清除了出去。这样的大佬,梁山真的很缺。
  很多当地乡绅都期盼宁十三能够在梁山坐镇,与卷江龙进行对抗。当舆论朝越来越有利的方向发展的时候,宁十三用怀义堂仅有的积蓄将早点铺大妈家的客栈买了下来。微湖夕照的匾额换成了镏金大字“怀义堂”。

  怀义堂即将开张的消息立即传入了卷江龙的耳朵里。他调了梁山所有的兄弟,准备在怀义堂开张的当天,将整个场子给他砸了。
  日期:2018-02-26 19:42:20
  第73章 军官皮一鸣
  中秋过后第三天八月十八日是吉日,宁十三下请帖,邀请县里的乡绅过来参加开张庆典。有些害怕卷江龙的人托病不出,还有些干脆溜到了他乡躲避。还有一些对宁十三表示狐疑的人也没有过来。
  不过还是有很多乡绅来了。他们多半是有些家资,平日里看不惯卷江龙,希望有人制衡他。见宁十三来了,他们一心投靠宁十三,希望他能够限制卷江龙的嚣张气焰。
  开张第一天,整个客栈装饰得极为漂亮,门前摆了长长的红毯。大门两边停了很多黄包车,一些很有头脸的贵妇坐专车过来,整个场面比较热闹。
  宁十三在一帮学徒的簇拥下,来到了怀义堂的门口,徒弟们早就在客栈里面等候,并招呼着客人。野狐田去寻通天鼠了,尚未回来。鸭屎与黑蜘蛛留在旧处照看东西,暂时没有过去,不过等中午的时候,他们会赶来参与庆典。
  宁十三、小时迁与几位梁山的朋友刚上了二楼大厅,尚未坐下,卷江龙就带着一帮兄弟,荷枪实弹,站在门口。
  “宁爷,哈哈哈,既然宁爷要在梁山开张,怎么不请我卷江龙啊,真不给我面子。”卷江龙笑着说。
  “卷江龙老大,”宁十三丢掉拐棍,拱手道,“我的庙太小,不敢惊动你这尊大佛啊。”
  “哼,”卷江龙怒气冲冲地说,“你被运河帮追杀,跑到了我梁山为非作歹,太不把我卷江龙放在眼中了。今天,我就给你贺贺喜。”

  十几个兄弟操起十几条枪,全部对准二楼的大厅。宁十三面不改色,站在原地,笑呵呵地说,“既然来了,就请楼上坐,贺不贺的都不重要。”
  “哼,死到临头了还装作镇定。”卷江龙冷笑着说。
  这时,一位一身戎装的年轻人站到了宁十三的身边,他身后闪出七八十个荷枪实弹的士兵。从军装看,他们都像是东北军。一看宁十三身边有军人,卷江龙立即害怕了起来。不过,他毕竟是混梁山的,虽然害怕,但还是表现得很镇定。
  “谁在下面乱叫?”年轻的军官问。
  “在下就是卷江龙,梁山归我管。”卷江龙竖起拇指,指着自己的鼻子说。

  “呸,”年轻人朝下面吐了一口唾沫,笑着说,“归你管,你管得了吗?这是民国的天下,不是你地痞流氓的天下。想不想尝尝美式装备的滋味?”
  “小兄弟,你是军队的,我敬你几分。走江湖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请报上名来。”卷江龙问。
  “皮一鸣。”年轻人说。
  “微山的皮大刀是你什么人?”卷江龙问。
  “家父的名字你也配叫?”皮一鸣一脸怒气地说。
  “皮军官,令尊是条好汉,我敬他三分,也敬你几分。江湖有江湖的规矩,这比不得你们军队。我与宁十三有过节,我就与他按江湖方式解决。如果皮军官非要上,我们也不怕。如果皮军官懂行的话,可以为我们做个见证。”卷江龙说。
  “江湖不江湖我不管,宁爷是我父亲的世交故友。你胆敢动宁爷,就是与整个东北军为敌。你掂量掂量自己有几个脑袋。”皮一鸣说。
  “皮军官在这里,今天我就卖个面子。不过,礼物我得送到。”卷江龙让兄弟们收起枪,随后他安排人将一个小盒子送到了楼上。
  宁十三打开一看,原来是一根血淋淋的手指头。宁十三先是一惊,随后转怒为笑地说:“礼物收到了。我还有贵客,如果大当家的不愿意上来,那就请自便吧。”
  “后会有期。”卷江龙带着人离开了怀义堂。
  他们刚走到门口,正好遇到黑蜘蛛与鸭屎从旧处回来。卷江龙一看装束朴素的黑蜘蛛,立即怒火中烧。
  “臭丫头,你真会演。”卷江龙说。

  “大当家的,怎么了?不喝杯酒就走?”黑蜘蛛笑着说。
  “哼,”卷江龙生气地说,“你给我等着。别落我手里。落我手里会让你死得很惨。”
  黑蜘蛛捂着嘴哈哈大笑,笑得人仰马翻的。
  典礼结束后,宁十三将皮一鸣带到自己房间,安排在梁山的所有弟子及小时迁全部到位。宁十三笑着说:“你们也都认识下。这是一鸣,皮家的老大。他老爹与我们有过交情。这次我之所以敢让怀义堂在梁山开张,主要是因为遇到了一鸣。一鸣为了寻找弟弟,来到了微山。在微山时,听说弟弟来了梁山。这不来梁山寻找。他真是帮了大忙了。”
  一鸣站起来说:“目前,日本人已经占领了东北。我父亲随少帅辗转到了西北。我原本也在军队里。我六弟来微山一段时间了,一直没有音讯。我父亲年纪大了,最疼六弟。不给他找到,他一定得心病。可惜,我找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
  “一鸣,你说日本人占领了东北到底是怎么回事?”宁十三问。
  “中秋前的事情了。唉,不说了。国家的事,也不是我们这样的军官能左右的。”一鸣低着头叹息着说。
  “蒋委员长不打吗?少帅不打吗?”宁十三激动地问。
  “打?唉。少帅哪有大帅的魄力啊。哪有国家丢了三个省还不打的?”一鸣眼睛中闪着泪花说。
  “唉,”宁十三叹息说,“这的确不是我们老百姓操心的事。不过,这也忒他妈气人了。很多亲戚都闯关东去了东北。如今,东北竟然成了日本人的地盘了。真他娘的晦气。”
  “宁叔,不说了。我爹还有几个当兵的朋友在济南,万一你这边有难,可以随时叫他们帮忙。运河帮也他妈的忒毒了。”一鸣说。

  “运河帮与你也有过节?”宁十三问。
  “我听微山的亲戚说,李一刀把我弟弟绑到了自己家,差点弄死。也不知道他怎么搞的,竟然跑了出去。如果不是跑了出去,就一定被弄死了。我弟弟要是死了,我可怎么向家父交代啊。不过,如今是死是活我也不清楚。”一鸣说。
  “你弟弟是不是叫皮六?”鸭屎问。
  “是啊,小兄弟,你怎么知道?”一鸣站起身大声问。
  “他在济宁。我们见过。”鸭屎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