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898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一个小时前他已经接到玛格丽特的代理人通知,特种材料项目的事情办成了。
  赵明润有点不好意思,不仅是因为妻子曾经怀疑过这个年轻人的能力,还因为他隐隐觉得这人为了给自己办事,似乎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他并不知道李牧野的具体身份,自然也就无从想象李牧野能有什么影响力,可以令得玛格丽特一夜之间做出决定把此行最肥的一块肉给了他。
  “睡服她的确不是一件容易事。”李牧野笑道:“不过总算幸不辱命。”
  赵明润不知此睡非彼说,但也不会认为小野哥是凭三寸不烂舌搞定的玛格丽特,道:“让你费心了,此女傲气凌人,出了名的不好打交道,西北一个国家级开发区的书记,好不容易排到了一个见面的机会,因为她心情不好三句话就给打发了。”
  李牧野道:“这事儿主要还是我兄弟功劳大些。”
  “你兄弟?”赵明润疑惑的看着。
  李牧野道:“我的小兄弟跟她的小妹子的关系特别好,在我和她之间搭建了一座愉快沟通的桥梁。”
  “哦。”赵明润完全没想到这句话还有另外一层意思,信以为真道:“原来如此。”
  李牧野道:“赵书记有太多大事要去忙,估计这会儿早已归心似箭,却还能拔冗来这里说一声谢谢,足见品性,难怪陈二姐会对你格外看重。”

  “对了,你提起陈老师来,我也想起一件事。”赵明润道:“陈老师之前跟我交代了几句话是要我转述给你的。”
  老妈有话要跟我说为什么不自己亲自说?李牧野感到奇怪,问道:“你之前怎么不提这事儿?”
  “陈老师的意思是只有你把我这件事办成了,才能转达给你听。”赵明润赶忙解释道。
  这倒是符合她老人家的风格,李牧野点点头,问道:“她让你转达什么?”
  “南风之薰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南风之时兮,可以阜吾民之财兮。”赵明润道:“出自诗经南风。”
  李牧野砸吧滋味,老妈的意思挺明确的,她革命一辈子,到了退休的阶段,最放不下的不是仇恨,而是她未竟的功业。这句话往深了琢磨还是跟她的南海大计有关。只是不能确定她是在提点自己,还是别的什么意思?
  赵明润告辞去了。牧野独自回家,不料刚到家就发现玛格丽特竟易容改扮从会所出来跟到家里来了。
  “你跑到我这里来了,会所那些个望眼欲穿要见你一面的各地官员巨商们怎么办?”李牧野不好直接开口赶她,拐了个弯儿问道。
  玛格丽特道:“商务谈判的事情我早就有一个完整的计划,大的方略都跟你们商务部的代表谈定了,细节方面就交给职业经理人们去打理。”
  “你这么大张旗鼓的把皇权同盟的资源往东方倾斜,就不怕欧洲那边的元老们不放过你们兄妹?”
  “所以才要跟白无瑕合作呀。”玛格丽特换回了女装,气质清纯的一尘不染,一双明眸澄澈深邃,语气自然天真的说道:“我把那些参与偷袭玲珑域的老顽固们卖给白无瑕,他们全都死了,不就没那么多麻烦了?”
  “他们全都死了,自然还会有后代找你们晦气,这就是个冤冤相报的死结。”
  “没事的,我不会连累你的。”玛格丽特认真的说道:“这些事我想很久了,动手之前早就把几个老家伙的家庭底细弄得一清二楚,一旦动手自然是要斩草除根啦,老师尽管放心好了,我不会带给您麻烦的。”
  李牧野微微皱眉,看着她清纯无邪的脸颊,心头一阵阵泛着寒意,问道:“你是不是已经这么干了?”
  “还是你了解我。”玛格丽特笑着用力点头,道:“在他们心中我和哥哥只是两枚好用的棋子,除了利益和歧视外,他们的目光里找不到其他东西,这样的人难道不是死的越多越好吗?”
  她说的没错,的确是死的越多越好,但李牧野实在是很难喜欢她说这件事时候轻描淡写的口气和面部表情里透出的无邪无辜。这小洋婆子就是个英伦版的白无瑕,甚至比无暇魔女更变态。
  “老师,我是个很小气的女人,如果你拒绝我,或者伤害了我的感情,我也不会原谅你的……”
  家里多了个不速之客,赶又赶不走,留也似乎不太合适。李牧野想起在庆州白无瑕说起玛格丽特时曾让自己好自为之。言下之意,倒是不至于像对待其他人一样不留活路。不过女魔头行事出人意表,谁知道她会不会突然翻脸?
  赵明润拿到特种材料项目的当天下午,李牧野接到安委会一位轮值执委的通知,立即到总参安全局来一趟。

  李牧野料想不会有什么好事,出门后先给亲舅舅打了个电话,阿辉哥说华北地区连降暴雨,滨州龙潭湖内堤决口,老湖区里的两个村子受灾严重,财产损失之外还死了十几口人。有幸存的村民声称看到了龙王作祟翻江倒海。现在滨州城里众说纷纭,甚至有邪徒趁机煽动民意,说什么公丨安丨局正在抓童男童女进献给龙王。
  又是新天地教会的妖人在趁机搞事。李牧野一听这调调就想到了梁弘农。这帮唯恐天下不乱的王八蛋,打着龙王作祟的旗号跳出来偷拐童男童女,却把屎盆子扣到政府部门的头上。这么一来,特调办身上的压力就太大了。
  李牧野把自己的推测说给阿辉哥听。
  “你跟我说这些都没用。”电话的另一端阿辉哥沉声说道:“安委会要的是结果,你说龙王吃人案是寻龙门的妖人作祟,你得把人捉回来才算数,你说童男童女的事情是新教的人的造谣惑众,同样也得抓到人才有话语权,但现在的问题是你们特调办拿这案子毫无办法,调查工作开展快一个月了,不但没有进展,还损失了一个重要探员,你觉着说得过去吗?”
  “我这不是突然遭遇安倍晴空那老怪物吗?”
  李牧野道:“那件事我跟你汇报过了,当时我几乎把小命搭上,哪里顾得上别的事情。”
  陈炳辉道:“这都是你的一面之词,安倍晴空其人的名声安委会其他成员也都有所耳闻,但是此人据说生于十九世纪末期,就算能活到今天,也该有一百一十多岁了,以你的本事跟一个一百一十多岁的老头子大战一场后还受了伤,你试想一下这个说辞除了我之外,安委会其他执委能相信?”
  “你也是半信半疑。”李牧野没好气道:“要按照这么说,安委会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要换人!”陈炳辉道:“特调办成立的时间还是短,年轻成员还不足以挑起大梁,这种难啃的骨头还是交给实力雄厚经验丰富的宗教办更合适。”又道:“你甭跟我这不服气,这是安委会全体执委和两位执行副主席以及一位名誉主席一致的意见。”
  日期:2018-08-06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