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15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建筑物的外墙在太阳照射下逐渐干透,但仍然有不少地方透出严重的水渍。
  一路沿着街道走动,稀疏有些市民在街收拾破烂。
  绥草伸着懒腰,“没想到那两个警卫后面也没再来找我们麻烦,难道因为火车太大,找不到我们?”
  “我穿的这么显眼,随便找个列车员问一问能找到了,只是他们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师父也是这种德性。”南宫兜铃回答。
  绥草惋惜说:“青城都毁了,好像经历过海啸的现场。”
  “这是青城啊……好古朴的小城市。”白堇姝抬起头观望凌乱的环境。
  南宫兜铃转过头看她,“我一直没机会问,我回我家收拾东西,你跟过来干什么?”
  “人家想看看洪水淹没下劫后余生的城市是什么样的嘛。”
  绥草在旁插话,“我看未必,是想黏着某个木鱼脑袋才对。”
  南宫兜铃望着李续断的后脑勺,白堇姝死乞白赖的要跟过来,这家伙也不拒绝,这么大大方方的带着她,让南宫兜铃感到好不爽。
  也是顺便为了看看青城受灾的情况,南宫兜铃一路步行,她想了解自己究竟毁了这座城市,还是救了这座城市。
  如果她没有杀死守护神天龙,不会引发洪水,如果不是她把引魂幡拿回来,青城也不会得救。
  看着满目疮痍,南宫兜铃叹一口气。
  李续断转头对她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罪魁祸首不是你,不要揽罪到自己身。没了守护神,并不是直接让冥河裂缝爆发洪灾的最主要原因,是乞魂鬼的力量壮大了洪水。他们才是元凶。没有乞魂鬼作乱的话,即使守护神死了,洪水也不至于在片刻间淹没了整座城市。”
  “在安慰我?”
  李续断微微一笑,“不想看见你愁眉苦脸。”
  “谢谢关心。”南宫兜铃不领情,冷漠的很。
  绥草撞了撞她肩膀,“该服软时服软,你这么倔,只会让他离你越来越远。”
  “你不是怂恿我和青龙在一起吗?现在怎么又撮合我跟这木鱼脑袋了?”
  绥草抱住她肩膀,低声说:“你以为我看不穿你?你放不下李续断。”
  “到你家了。”李续断望着居民楼前面被水冲断的梧桐树,走进楼道,墙壁还是湿漉漉的。
  似乎没有居民赶回来收拾东西。
  大家可能觉得这破房子被水冲过之后摇摇欲坠的太危险,不适合随便进来。
  家里的门锁坏了,李续断推开门,客厅像翻了个面似的,沙发东倒西歪。

  南宫兜铃提着裙角走进去,望着四周,一时间不知该从何收拾。
  阳台的花草全漂走了。
  南宫兜铃走到书架边,发现红莲掉在了书架底下,她赶紧捡起来,抱在胸前,“红莲,太好了,你没给别人捡走。”
  “我一直在等着主人回来。”红莲的刀鞘闪烁光芒。
  南宫兜铃把她和腰间的引魂幡挂在一起,身体顿时重了许多。
  “咦!人鱼还在!”绥草兴奋的大喊。
  南宫兜铃跑到鱼缸边,里面装满了水,寻骨一看到她,欢快的游来游去。
  “寻骨,抱歉,今天才回来找你。”南宫兜铃从旁边找了个不会漏水的塑料袋,装了点水,把寻骨兜在里面,只能暂时用这种简陋的方式来转移式神。
  李续断在客厅里转了一圈,“之前挂在客厅里的岩陀祖师爷的画像,不见了。”

  “那种画像不重要啦。”南宫兜铃嫌弃他不会找重点。
  “好歹也是古董,引魂派里只收藏了五张而已。”
  “没了一张,还有四张,有什么好惋惜的?”南宫兜铃把装着寻骨的塑料袋朝绥草手里一塞,“帮我拿着,我去师父房间看看。”
  南宫兜铃走进南宫决明房间,发现保险柜大开,她低头一看,里面空空如也。
  “哎呀,遭贼了!”

  “不是的,南宫大人,你师父昨天半夜过来了,把他自己的法器都收走了。”红莲在她腰间回答,“我遇了他,但他没有心情和我打招呼。”
  “师父还在青城?”
  “我想应该是的。”
  南宫兜铃再检查了一遍所有的抽屉,包括衣橱,果然有收拾过的痕迹,存折现金都拿走了,衣服也少了许多件。
  占卜算卦用的天罡地煞星宿图和超度用的殊法铃都不在,还有那把金闪闪的茯神金叉也看不到踪影,估计都在师父手,说不定祖师爷的画像也给他捡走了。
  “够彻底的,也不留下几百块钱给我备用。”南宫兜铃回到自己房间,打开衣橱,一堆湿乎乎的衣服挂在衣架滴水。

  她白符一出,手决一动,眨眼间烘干了其一套短袖连衣裙。
  小心的把房门关,脱掉礼服裙,裙子转瞬变回了茱萸法衣的样式。
  她换普通的连衣裙,又从床脚下找到她的人字拖,顺便换掉锦缎鞋。
  把引魂幡和红莲宝刀斜挎回背,起挂在腰间,这样感觉没那么沉。

  她随手又烘干一个帆布包,把茱萸法衣塞进包里,接着站在房间里摸着下巴,心想,自己居然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物品需要收拾,衣服转移不转移都无所谓,反正都是旧衣服。
  她看了一眼挤在窗台的哆啦A梦玩偶,也这东西还算有点感情,她把它烘干水分,拍拍玩偶的脸蛋,质量真好,一点破损也没有,把它放回帆布包。
  有人敲门,南宫兜铃说了声请进。
  李续断站在门口,“你在收拾行李?”
  “不是,我在玩过山车。”
  “可你房里没有过山车。”
  “那你觉得我在干什么?”
  “收拾行李?”
  “答对了!好聪明啊,一点也不像是个会问出弱智问题的白痴。”南宫兜铃特别喜欢在这种时候欺负他。
  李续断无语。
  南宫兜铃又问:“你在外头发现什么值钱的东西没有?”
  “都是家具,CD和杂志,还有被水泡坏的电器。”
  “那些破烂不要了。”
  南宫兜铃抱起桌的笔记本电脑,倾斜,电脑里倒出一堆水来,唉,看来这个也不必带走。
  李续断迟疑的说:“兜铃,你应该会跟我回去的,对吧。”
  “跟你回去?谁说的?”
  “你不跟我回去,你住哪里?尽虚宝殿那么大,有很多房间,你搬来长住也不会碍事……”
  “我是去绥草那里住。”南宫兜铃白了他一眼,“想让我和你同丨居丨?你想得美,而且我不在更好,不会打搅那个村姑小妹妹来找你玩了。”
  南宫兜铃说完,用力推开他肩膀,“好狗不挡路。”
  走到客厅,南宫兜铃冲绥草喊了一声,“收拾完毕!走人!”
  绥草愣住,“去哪里?”
  “去你家啊。”
  “可是,我家也给水淹了。”绥草双手一摊,“我爸妈打算把我接到英国去度假一段时间。”
  南宫兜铃瞪着大眼睛,“英国?”
  “对啊,我哥也在那里读书,有他照顾我嘛。? 等到我爸找人把别墅重新装修过,再让我回来。”
  “绥草你不是吧,你要抛弃我?”
  “我出国顶多一个月回来的,怎么算是抛弃你。”
  “你走了,我住哪里?”
  绥草指着李续断,“你师叔那么大一座宫殿容不下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