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384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式上任县委书记第一百天,他突然接到个意外的电话……
  电话是省发改委办公室打来的,言简意赅说:“方书记,麻烦您准备一下,爱主任要求今天下午四点整到潇南机场三号贵宾室集合。”
  “什么活动?需要带哪些材料?多长时间?”方晟连忙问。
  “大概是调研活动,时间为一周左右,爱主任没要求带材料。”
  “其它细节安排呢,比如说到哪个地方,有哪些具体安排,什么时候回程等等?”

  “实在抱歉,爱主任就交待这么多事项,我只是如实转达。”对方说完便挂断电话。
  方晟愣了半天,赶紧打爱娅妮的手机,不料一直忙音,眼看快到中午再不动身就来不及了,赶紧吩咐江璐通知季亚军等人,然后安排车辆立即动身。白翎不愿一个人呆在江业,也同车过去,正好坐飞机回京都陪小宝。
  去省城的路上还是联系不上爱妮娅,只得向许玉贤请假——县委书记外出一天以上就必须向上级领导请假。许玉贤很关心地问去哪儿调研,省发改委是不是有大动作,务必要争取拿到项目等等。方晟叹道目前为止一无所知,等打听到情况我会向许书记回报。
  许玉贤突然诡秘地笑了笑,说其实我知道爱主任不会亏待你,若真有项目绝对少不了江业。
  这话什么意思?方晟暗自嘀咕道,难道他也知道自己夜宿爱妮娅的香闺?可睡是睡了,什么都没干啊!
  天底下真没有绝对的秘密。
  再想想,以许玉贤和姜源冲的交情想必知道爱妮娅对自己的偏袒,这一点早在黄海童彪想强行拿掉他副组长事件就显露无疑,不过有没有私情倒是两说,那帮人对爱妮娅的监视是高度机密,于道明也不是大嘴巴,许玉贤就算怀疑只能想想而已。
  离省城还有三十多公里时终于打通爱妮娅的手机,当听说他正在车上,白翎也坐旁边,她淡淡说见面再聊,随即挂掉。

  方晟愣了愣,心想难道是行程高度保密的调研,还怕司机和白翎偷听?
  来到机场,正好有四十分钟后去京都的航班,白翎兴冲冲买票、过安检,没几分钟便登机。与白翎挥手道别后,方晟在工作人员指点下来到三号贵宾室。
  本以为会遇到一群县委书记,或者很多省发改委官员,推门进去后才发现,偌大的贵宾室——可以容纳三十多人,最里侧孤零零坐着爱妮娅,其它一个人都没有。
  搞什么鬼,两个人的调研活动?
  爱妮娅语气平淡地说,方晟走到她面前才发现今天她的穿着有点奇怪。
  在黄海第一次见到爱妮娅起,每次她在公开场合都是精致高端的白领丽人打扮:入时得体的职业套装、深色长袜、白色或黑色皮鞋,其它没有任何饰品,简洁而大气,给人一种端庄高贵且高不可攀的感觉。
  在家里她则喜欢穿一袭丝绸睡袍,奇怪的是从来没有居家小女孩的气息,同样有股冷艳、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
  但今天爱妮娅却穿得……
  往日即使在家里都是盘起的发髻居然放了下来,一头乌发披在肩头,上身是浅黄格子外套,下身穿着牛仔裤和运动鞋,最怪异的是右腕居然套了串彩珠手链。
  实在有些不伦不类。
  不过细细再看此时的爱妮娅,却有几分清纯和可爱,仿佛尚未接触社会的高中女生。如果省发改委那班人看到领导这付模样,恐怕要大跌眼镜,旋即怀疑人生。

  话又说回来,若非爱妮娅先开口说话,即便站到她面前都不认出吧。
  “看什么?很奇怪是不是?”爱妮娅语气一如平时那样淡然。
  方晟看看自己西装革履、夹着公文包的模样,哑然失笑,道:“去哪儿调研?就我俩?我要不要换套衣服?”
  “不必,你这样挺好。”
  “那……你好像到野外旅游、登山的样子……”方晟苦笑道,“调研的主题是什么?与什么项目有关?我得向许书记报备啊。”
  爱妮娅双手捧着咖啡杯若有所思盯着他,良久才说:“坐下,来杯咖啡,离登机还有四十分钟。”
  方晟到自助区冲了杯咖啡然后坐到她对面,不知为何心里惴惴不安,总觉得爱妮娅种种不寻常与自己有莫大的关系。
  可细想起来能有什么关系呢?

  不错,一年多来他和爱妮娅之间似乎多了点暧昧,作为女孩子不可以随随便便借宿别的男人,允许他在她身上随意触摸揉捏,能对他敞开精神和**的胸怀,肯定要达到一定亲密度。
  然而两人亲密程度仅此而已,不可能再进一步,也是最禁忌的一步。方晟身边并不缺乏女人,但无论如何能拥有爱妮娅这样优秀且高贵的女孩也是件值得自豪的事,男人天生就有征服欲,跟数量并没有关系。对爱妮娅来说他的撩逗仿佛是催眠剂,丝毫没有激发起身体的**,中学那段不堪回首的性侵尤如一把沉重的铁锁,死死锁住她女人的本能。
  那么,爱妮娅到底什么事只需要他一起前往呢?
  方晟突然想到一个毛骨悚然的可能:会不会暗中监视的那班人发生两人有可能存在私情,考虑到爱妮娅的前程和声誉,把两人叫到京都当面训斥,并责令今后不准联系?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爱妮娅突然开口道:“知道我们去哪儿?”
  “上午通知的人没说。”
  “我没告诉他们……”她莞尔一笑,“三相机场。”
  三相机场位于三相省的省会三相市,距双江一千多公里。方晟愣了愣,突然想了起来:
  “噢,你老家就在三相。”
  她微微颌首:“下飞机后我们要坐五个小时火车到黩灵市,然后……我想还是叫辆出租车吧,大巴不太安全也慢,大概三小时后到榆河县,休息一宿后第二天……”
  “打住!”方晟终于明白过来,“我们是去你大山里的老家?”
  “考察?调研?还是……”方晟完全摸不着头绪。

  爱妮娅淡淡地说出石破天惊的两个字:“结婚。”
  方晟呆住了,良久才问:“新郎是谁?怎么一直没听你提起过?”
  爱妮娅还是一如既往地简洁:“新郎是你。”
  猝不及防之下咖啡杯失手落地,方晟都没心思理会,刹时只觉得脑门子嗡嗡直响,吃吃道:
  “我……我……怎么会……”

  爱妮娅凝视着他,目光深遂而复杂,道:“记得我说过父母亲一直催婚的事,元旦前我爸特意翻越两座山就为了打电话叮嘱我赶紧找个男人嫁了。我还说过他必须早上天不亮就起床中午才能到村部,打完电话赶紧回头天黑前堪堪到家,就为了说这句话……大山深处交通不便,不通电话和手机,不夸张地说出趟山比出国还难,山里人思想的落后和保守远超你想象。那种情况下,村里的舆论和评价对每户人家来说比中央领导指示还重要,因为你要跟他们朝夕相处,你的点滴言行都暴露在大家眼底,你必须在特定的氛围和价值观下生存!”

  方晟已隐隐猜到她话里的意思,稳住心神,捡起咖啡杯扔到垃圾筒里,聚精会神听她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