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7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要和幕后主使当面交涉!这就是他的要求,也是陆熙柔打来电话的原因。
  像金景山那种地位的人,你不把他打疼一次,他是绝不会轻易选择和谈的,所以,不管萧晋有多么的不情愿,也得在梁玉香幽怨的目光中穿衣服下山。
  回到家跟丁夏山和周沛芹简单解释了一下有事要出门,这俩人还没什么表示,詹青雪的小嘴儿倒是撅得老高。
  “有你这么当老师的吗?你自己掰着手指头数数,自从村里的孩子们开了学,你总共教了几天?我是来跟你学医的,不是你的无偿苦力!”
  萧晋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哄道:“没办法,我身边的人里就只有你能替我代课,村里的娃娃们不是都很喜欢你嘛!反正我不在家的时候你闲着也是闲着,让你师娘们好吃好喝的白白伺候着,你心里就过意的去?”
  詹青雪冲他做了个鬼脸,不屑道:“不就是一条巡抚衙门里的看家狗嘛,看把你给紧张的。”
  萧晋动作停了一下,不过紧接着就又释然了。詹青雪独自一人跟着他在深山老林里生活,詹家人肯定要密切关注他,知道他跟金景山之间的矛盾一点都不奇怪。
  “是是是,你们一个个都家世显赫不把巡抚衙门看在眼里,可俺不行啊!俺就是一平头老百姓,无意中得罪了大老爷,想活命,不紧张点儿能行吗?”
  收拾好包,他拎起就走,詹青雪靠在门框上犹豫片刻,问:“需要我帮忙吗?”

  萧晋回头冲她笑笑:“不耽误孩子们的课业,就是你对我最大的帮助了,谢谢!”
  走在山路上,萧晋想起了董雅洁的话:明明有更简单的方法解决掉金景山的麻烦,却非要自己一个人硬磕。
  不接受董雅洁的帮助还可以说是不愿欠董千秋的人情,那为什么连詹青雪都要拒绝呢?
  他琢磨了一路,快要出山的时候才琢磨明白——他就是不想通过别人的手来度过自己的难关。
  不是因为骄傲,也不是因为矫情,而是他心里非常清楚,金景山不会只有一个,未来的道路绝不可能一马平川,或许还会有金景山2.0、3.0之类的牛人拦在前方,他不可能每次都指望他人的帮助。
  人是有惰性的,智商和能力如果长时间不用也会退化,如果什么都靠别人,当有一天无人可靠的时候,末日也就不远了。
  几天不来青山镇,这里变得热闹了许多,自从赵彩云在农展会上通过一锅炖鸡打响了这里的名头之后,几乎每天都有慕名而来的生意人登门,不光光是那些想要考察山鸡厂并签下订单的各地大酒店会所的老板,还有许多经营其它农产品的商人。
  在如今这个屎尿臭水沟里的东西都能端上餐桌的时代,“天然无公害”这五个字就代表着商机。
  这是整个社会的悲哀,却是青山镇的幸运。
  远远看着赵彩云领着一群商人向自家放养山鸡的山坡走去,萧晋没有打扰她,用自己的钥匙打开她家的大门,留下一张肉麻的纸条,便开车离去。

  离开青山镇驶入国道,他回头看了一眼,心想:这里的开发,终于可以正式开始了。
  两个多小时后,他来到了何文山的家。
  “原来是你!”发现所谓的“幕后指使”就是曾经跟自己在雨中天桥下攀谈良久的那个年轻人,何文山的表情十分精彩。
  “抱歉老伯,那天我怕你拿钉鞋的锥子扎我,所以就没跟您说实话。”萧晋笑容满面,摆摆手让陆熙柔的手下出去了。
  看见他的动作,何文山就叹了口气,指指空荡荡房间里的一把椅子,就转着轮椅到水壶前开始倒水。
  “小伙子,你不是一般人,那天我就看出来了,只是我那时候当你是个避雨的,闷了一天想找人说说话,所以就没在乎,要是当时就知道你是别有用心,说不定还真会用锥子扎你。”
  萧晋环顾整个房间,发现这里真的可以被称作是“一贫如洗”。
  一张床,一把椅子,一张不大的折叠餐桌,外加床尾一个用来装衣服的木箱子就是所有的家具了。锅碗瓢盆和燃气灶凌乱的堆在墙角,旁边还有个小小的煤气瓶。
  除此之外,就剩下床头靠墙地面上那堆了半米多高的各种书籍了。萧晋注意到,其中文学类的作品很少,大部分都是工具书,尤其以阐述和讲解新世纪华夏经济发展思想和脉络的书籍占了绝大多数。
  很明显,何文山对于当年的下岗政策至今仍耿耿于怀,想通过书本来说服自己那是大势之下必须有的牺牲。
  接过何文山递来的水杯,萧晋道了谢,又笑着道:“跟您说实话,我调查过您,对于您这十几年所做的事情非常钦佩,又听下面的人说您拿扫把把他们给赶了出去,一时好奇,所以就去跟您聊了一会儿。”
  何文山转着轮椅到他对面,面无表情的问:“聊出什么来了吗?”
  “聊出来了。”萧晋点头,看着他的双眼诚恳道,“您不是大公无私的圣人,而是一位胸中有不平气的英雄。”
  何文山瞳孔一缩,却冷着脸又问:“所以你觉得在我这里有利可图?我可以帮你搞掉金家?”
  萧晋摇头:“不,如果您真是位圣人,那我说不得会想办法利用您一把,毕竟这年头出一位圣人实在太难,一旦把您的遭遇公之于世,别说金景山只是一个从三品的官员,就是皇亲国戚,也得灰溜溜的认栽。”

  “那我岂不是对你来说已经没什么用了?”
  “若是搞死金景山、搞垮金家,那您的作用确实不大,但要是只让他们付出他们应该付出的代价,您是当先锋的不二人选。”
  何文山闻言沉默片刻,便双手转着轮椅向房门走去。萧晋怔了怔,忙起身到他身后帮着推。
  何文山也不拒绝,来到门外,指示着让萧晋沿着小路向前。
  他住在县城老城区的边缘,属于石竹县城底层中的底层地区,四周全是低矮的简易民房,偶尔能见到一座红砖垒就的院子,就已经算是难得的富裕之家了。
  一路向前,拐了一个弯走了没多久,何文山便让他停下,指着前方不远处一间用石棉瓦搭建的小屋说:“你去看看。”
  萧晋不明所以的走过去,推开屋门,眼睛还没有适应里面黑暗的光线,一股混合着剩饭、垃圾和屎尿的臭味就将他给熏了出去。
  “家宝,是你吗?你怎么又回来了?”
  屋子里传出一个虚弱的老妇声音,萧晋却没有再进去——他不想看见想象中的那种惨状,因为他需要冷静,还不能被愤怒冲昏头脑。
  “这样的人家很多,都是当年没拿到补偿款的工人,也是把我的腿打瘸、还把我家砸个稀巴烂的人。”身后传来何文山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十几年来,他们陆陆续续的都搬走了,背井离乡,现在过得怎样也没人知道,就剩下了七八户老弱病残。
  里面的人比我还小四岁,但看上去老的就像我妈。她是个寡妇,原来在我厂子里当会计,一个人拉扯孩子,后来下了岗没钱,也没有地方招工,就去给人家当焊工学徒,后来出了事故,两只眼睛都瞎了。她儿子也不孝顺,在外面打工,一年才回来一趟。
  日期:2018-02-27 07: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