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7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沛芹很会伺候人,自从家里不缺食物之后,萧晋几乎每晚都会有宵夜吃。或许是一碗面,也或者是一碟小菜和三两酒,量都不大,就像今天这碗味浓甜润的酒酿圆子一样,既不会对睡前的消化有太大影响,又能温补解乏,简直贤惠的一塌糊涂。
  “小纯的情况你也知道,一开始我是打算做她父亲的,可她不愿意因此伤害她爹,所以我就退而求其次收了她做徒弟,为的也是能给她一个无忧无虑的人生,并不强求她一定要跟我学习什么。”
  端起碗,萧晋边吃边说,“而且,她身子太弱,也学不来华医这种费时又费神的东西,今天青雪和小鸾听我讲课,没叫她,她却自觉的跟了来,听不懂都急哭了。
  我担心她会因为这事儿自怨自艾,要是将来长大了变成林黛玉的性子那可就糟糕了,所以我就引导着让她跟我学功夫,既能全我们师徒之名,也能让她通过修炼改善调理身体。她很喜欢,才会那么开心。”
  周沛芹听的满脸温柔,轻声说:“能够遇到你,是那孩子的福气。”
  “这就算福气了?”萧晋笑着端起碗到她眼前,说,“那像我享受的这种待遇,岂不是要折寿?”
  “好好的你怎么又开始胡说八道呀?”周沛芹嗔怪的打他一下,“我是你的婆娘,你是我的男人,天经地义的事情,以后可不准你再这么瞎说。”

  萧晋哈哈一笑,继续吃自己的夜宵。
  过了一会儿,周沛芹忽然叹了口气,问:“小纯的爹娘……你真的送去国外了?”
  萧晋眼中闪过一丝寒光,抬头却是一个阳光无比的笑脸。“当然啦!我还给了他们一笔钱呢!”
  周沛芹明显放松了下来,俯身吻吻他的额头,说:“真好!虽然这样太便宜那两个人了,但也解决了今后的麻烦,起码小纯不会再有怨恨你的可能,这是最好的结果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
  说完,萧晋低下头舔进嘴里一大口香甜的圆子,脸色却阴沉的可怕。
  宋小纯的父母确实被他送去了国外,他也确实给了他们一笔钱,只是送去的国家在非洲,使用的也是董雅洁找的军方途径。而且,那个国家刚刚经历过**,尽管有渐渐稳定的的趋势,但百废待兴,当局肯定没心思遣送两个没身份的偷渡人员。

  最最关键的是,萧晋从巫雁行那里弄的毒药,他们已经吃了一个多月,虽然那毒药完全发挥效用需要持续吃三个月,但鉴于他们的身体本就被折磨的差不多了,而且国外的条件也不好,以他们大手大脚花钱的习惯,肯定省不下足够调养好身体的药钱。
  也就是说,不管他们的运气和结局是好是坏,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回到华夏了。
  哗啦啦啦……
  萧晋抱着浑身瘫软如泥的梁玉香从温泉里走出来,放在小木屋的床上。这女人自讨苦吃,就俩人光溜溜的泡温泉还不知死活的撩拨他,结果自然是一番幕天席地的大战。也不知是泡温泉的时间太长,还是太爽,竟然晕过去了,让萧晋各种哭笑不得。

  拿浴巾擦干净彼此身上的水迹,萧晋上床拥住棉花一般的梁玉香,手指在她头顶轻轻按压几下,就听一声仿佛从肺里吐出来的娇yin,她醒了过来。
  对上萧晋戏谑的眼神,想起方才的疯狂,她脸红红的推了他一把,娇羞的背过身去。
  萧晋笑着贴上去,咬着她的耳垂说:“你刚才好吓人,像是要把我吃了似的。”
  “你再说?”
  梁玉香作势要起,萧晋赶紧抱住。“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又不是第一次,咱们什么姿势没做过?怎么还这么害羞呀!”

  “你以为谁都像你似的脸皮那么厚?”梁玉香翻过身来,在他胸膛上拧了一把,又把脸贴了上去,幽幽地问:“我的身体还没有调养好么?”
  “快了,再过半年,我保证给你一个大胖小子。”
  “你果然还是想要儿子!平日里口口声声说喜欢闺女,但瞎子都能看得出来,你最疼的就是小鸾。”
  萧晋挑挑眉:“从哪儿看出来的?我明明一天到晚的都欺负压榨小鸾,对小月二丫和小纯可是宠的没边儿呀!”
  梁玉香撇撇嘴:“你当我傻么?你宠着小月他们,只是你不偏心罢了,对小鸾虽然严厉,但该给的疼爱也一点都不少,将来成材是板上钉钉的。倒是闺女们,除了变成眼睛长脑门上的大小姐之外,我想不出别的可能来。”
  萧晋哈哈笑着亲亲她,说:“你倒是看得清楚。没错,我确实对小鸾最寄予厚望,但那不是因为我喜欢儿子,而是因为他是男生,又是我的大徒弟,肩负着将我医术发扬光大的重任,而且未来咱们的孩子都需要他这位大师兄照顾,责任重大,自然要求的会严格一些。
  至于闺女们,我这个当爹的怎么宠她们都不过分,她们将来不需要多么有出息,也不需要脾气有多好,只要能快快乐乐开开心心的过完这辈子就可以了。当然,如果她们有自己想要追求的东西,我也会支持她们,只要那东西不是一个臭小子就好。”

  梁玉香紧紧的抱住他,嘴里发出猫叫一样幸福的哼哼声。“以前我只觉得自己命苦,老天不公,现在才知道,那所有的苦都是在为遇见你做准备,老天爷不但一点都不欠我的,说不定这还是我上辈子不知道敲烂了多少个木鱼求来的呢!”
  “嗯。”萧晋一本正经的点头,“上辈子你是一个漂亮的小尼姑,我是没事儿就偷看你的小和尚,你每天晚上都敲木鱼祈祷下一生可以幸福,而我也敲木鱼,求的则是这辈子可以天天抱着你。老天确实待我们不薄,我们的请求他都答应了。”
  并不怎么肉麻的情话,梁玉香却听的浑身发烫,一条腿不自觉的搭上了他的腰,抬起脸闭着眼去寻找他的嘴唇。
  正当**马上要重新点燃的时候,忽听梁玉香发出一声尖叫,手忙脚乱的扯过被单遮住了自己。萧晋扭头一瞅,赫然发现梁二丫不知何时站在了木屋门口,一双大眼睛毫无情绪的盯着他们,吓得他赶紧捂住自己杀气腾腾的兄弟。
  “梁二丫!你做什么?谁让你进来的?”梁玉香可不像萧晋那样毫无原则的溺爱孩子,身为长辈,恼羞成怒之下,态度自然好不到哪儿去。
  梁二丫的神色清冷依旧,抬起手里的电话,对萧晋说:“小柔姐姐找你。”
  萧晋一呆,拿起自己的手机一看,发现已经关机,这才想起已经好几天没有充电。陆熙柔有事找他打不通电话,只好打到了周沛芹的那一部上。
  “好了,我知道了,把电话放下就回去吧。”

  梁二丫依言将手机放在了桌子上,转身走到门口又停住,回头问:“木鱼是什么?”
  萧晋一脑袋砸在了枕头上,欲哭无泪。
  何文山已经和金家纠缠了将近二十年,对于金家人的了解程度超乎想象,金和顺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一清二楚,所以当金和顺偷偷找到他要和他联手的时候,他立刻就想到了前段时间陆熙柔派去说要帮他完成心愿的那几个陌生人。
  日期:2018-02-26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