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60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师父,这次让我去吧。我一定将卷江龙的破楼给炸了。”野狐田笑着说。
  “得了吧。”宁十三说,“你的那些绝活还不到用的时候。给你师弟一次机会吧。让鸭屎去。”
  一听师父让自己去,鸭屎立即一惊,进而很开心。他来到梁上这么多天,终于有机会独立出去做事了。
  “另外,鸭屎帮过黑蜘蛛两次,这次黑蜘蛛也帮鸭屎吧。把他们俩活着救出来,我自有安排。”宁十三说。
  当卷江龙拷问小时迁的时候,无论怎么能拷问,他都不说出来钻石的事情,对宁十三也只字不提。不过,三只手并没有那么好的耐性,仅仅折磨几下,他便招了。关于宁十三、怀义堂、钻石,他兜了个底朝天。
  “妈的,是宁十三这个老狐狸啊。多年前就听说过他,没想到他跑到梁山来了。”卷江龙边骂边说。
  “大当家的饶命啊。”三只手说。

  “宁十三是不是有个女儿,”卷江龙问,“很清秀、漂亮,是一个皮肤有点黑,说话有点冲的二十出头的姑娘。”
  “不是,宁十三没有老婆孩子,他倒是很有个女徒弟,和你说的有点像。”三只手说。
  “果然被耍了。”卷江龙极为愤怒地说。他叫来手下人,要他们去查宁十三的下落,随时向他汇报。至于小时迁与三只手,卷江龙本来想杀了他们,后来转念一想,先关了再说,等抓了宁十三,一并再杀不迟。
  小时迁与卷江龙被关在了距离卷江龙府邸不远的一座山洞里。这座山洞原本是天然的,后来经过卷江龙改造,装了铁门,做成了一座巨大的牢房.
  整个牢房容纳一百多号犯人,内部有十多个持枪的守卫,外部有七八个看门放哨的。山洞内到处滴水,里面极为潮湿。在这个地方关上半年,一般人都会得风湿病,甚至身体会溃烂。
  小时迁与三只手所在的牢房水已经没过脚脖子了。这里不仅不能睡,也站不直。在牢房里他们靠着墙,弯着腰,别提多痛苦了。
  “小时迁兄,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也有今天?”三只手极为痛苦地说。
  “当然没有想过。我在梁山这么多年了,除了卷江龙,我谁家都偷过。如今,卷江龙也偷过了,也算功德圆满了。不就是一死吗,我没有牵挂,也没啥遗憾。输给宁十三我心服口服。”小时迁说。
  “反正离死不远了,我们就这样弯着腰站着,早晚也得累死,躺水里得了,能睡多久睡多久吧。”三只手说。说完他便躺在了牢内地板的水泊中。时候是中秋,牢内极为阴冷。刚躺下的时候,他有点冷。一会儿之后,他便习惯了水的温度。
  “小心得伤寒。一旦得病,你就完了。”小时迁提醒说。
  “唉,小时迁兄,我们怎么觉得洞顶上有一个人呢。”三只手嘀咕道。
  小时迁抬眼望去,目光穿过牢房的铁栅栏投射到洞顶部,一个人影挂在洞壁上一动不动。
  “好像是人,又像是鬼。”小时迁说。
  “老兄,你别吓我,到底是人还是鬼?”三只手从水泊里坐起来,吓得半死,紧张地说。
  日期:2018-02-25 21:33:07
  第70章 梁山群英会
  整个山洞是一个洞接着一个洞。不同的洞之间由石块隔开,凡是较大的空间,几乎都用钢筋做了网状的墙,能看到外面,但出不去。由于洞的顶部较高,所以顶上也是用网状的钢筋套上的。

  由于钢筋太大,卸下来不方便,所以顶部与两边墙用粗大的锁相连。这些锁基本上都生锈了,估计很久都没有人移动过了。牢房内的每个隔间都有各种狭小的漏风的地方。
  悬在溶洞顶部的不是别人,正是鸭屎。他的双脚如手一般灵活,所以是四只手在爬洞顶,如走平地一般。到了洞顶,鸭屎用细绳索绑在一块突出且边沿有凹痕的石头上,将绳索的一头沿着石头缝递给了外面的黑蜘蛛,将绳子另一头慢慢向下放。
  “兄弟,小声点,”小时迁凑过来说,“我怎么看他好面熟啊,是不是来救我们的?”
  “我看看,”三只手从水里站起,仔细看了看鸭屎,差点叫出来说,“什么救我们,他就是宁十三身边那个小兔崽子,差点被我烧死。”

  “不救我们,他来干什么?”小时迁不解地问。
  “莫非是杀我们?”三只手有些害怕地说。
  “扯蛋,”小时迁拍了下他的头说,“想杀我们还用费这个事?”
  鸭屎吊着绳子,头朝下,缓缓从洞顶下来。他一边往下滑,一边做出“小声点”的手势。小时迁笃定地认为,这孩子是来救自己的,于是露出了迷人的笑容。

  等鸭屎落在了钢筋网上,小时迁笑着说:“小兄弟,你是宁爷的什么人啊?”
  “徒弟。”鸭屎小声说,边说边掏出万能钥匙,去开那几把生锈的大锁。
  “兄弟,你是排第几的徒弟啊?在树林中多有得罪,你多包涵。当时,想烧死你的是三只手这个混蛋,不是我。如果不是我保护你,你早就被烧死了。”小时迁踢了下三只手笑着说。
  三只手见这阵势的确像是来救他们的,所以也就只好弓着腰、舔着脸,笑着说:“四兄弟,不打不相识吗。江湖就是这样。越是交过手的,越能成为朋友。兄弟多担待。”
  鸭屎从嘴里拿出万能钥匙,在三只手身边吐了一口唾沫,一脸严肃地说:“谁是你兄弟?谁是你四兄弟?叫四爷。是师父让我来救你们的。如果不是师父看得起你们,你们也想活着离开?”
  “是,四爷,多谢宁爷,多谢四爷。”三只手笑着说,边说边弓着腰,恨不得鞠几躬以表示真诚的忏悔。
  “我说四…四爷,这锁还能开吗?”小时迁一脸狐疑地看着鸭屎问。
  “能不能开要看怎么开和谁开。如果是你开,估计不行。不过,放我手里,这也没有什么。锁道生锈了,但后堂是好的。打开后堂,放出簧和铁柱就开了。”鸭屎说。他拿万能钥匙锋利的尖头在锁的两段戳了几下,一道簧飞弹出来。不会儿,整个大锁全部解体。
  “四爷真是好手法啊,这么大个的锁一瞬间就开膛破肚了。”三只手竖着大拇指,一脸崇拜地说。

  “真他妈没见过世面,”小时迁冷笑着说,“锁越大越好开,越小越难开。你懂不懂?你上房揭瓦不错,对锁具一窍不通啊。”小时迁一脸鄙视地看着三只手。
  鸭屎轻轻将牢顶的钢筋网掀开,三只手与小时迁很麻利地爬了上来。
  “四爷,咱们怎么走?”三只手问。
  “前面和左右都有守卫,”鸭屎指着另外一边黑漆漆的洞壁说,“那里有一个洞,被一块石块掩盖住了。我师姐在对面。你们爬过去,敲三下,师姐就会把石块移开。你们就可以爬出去了。”鸭屎说。
  小时迁在前,三只手在后,他们沿着鸭屎指的方向爬去,果然遇到了大石块。在黑蜘蛛的帮助下,他们来到了后山的一个平缓的地方。

  “原来是你啊,小妖…小妹妹,哦不,二姑。你师弟让我们坚持叫他四爷,那么我们就得叫您二姑了。”三只手累得坐地上直喘气,还不忘与黑蜘蛛开玩笑。
  “怎么不叫小妖女了?。”黑蜘蛛站在三只手身旁笑着说。
  三只手经过牢内臭水这么一泡,浑身发臭,对比黑蜘蛛一身干净的衣服外加迷人的香气,自己真是无地自容。又被黑蜘蛛取笑了一回,更加不好意思。
  等他们走出来,在安全的地方坐下后很久,鸭屎才从原路反了回来。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黑蜘蛛问。

  “妥妥的。”鸭屎笑着说。
  他们从山后慢慢走下,来到一条小河边。早有宁十三安排的学徒,将船靠在河边等着。见人已经到了,他们赶紧将船划向黑蜘蛛等人。
  四人上船不久,卷江龙的山洞里的监狱燃起了熊熊烈火。
  “天啊,这火,那么多囚犯岂不是都得烧死?”三只手站起身,吃惊地说。
  “没事,我把所有牢门的锁都打开了。他们都会逃出去。”鸭屎得意地说。
  “这事是你干的?”小时迁问。
  “必须得出手了。你们把师父供出来了,他们已经向我们动手了。”黑蜘蛛看着小时迁,不满地说。

  “二姑,四爷,这可就真的冤枉我了。他们拷打我,但我一个字都没有说。江湖规矩我还是懂一些的。”小时迁说。
  “是我说的。我没经受住他们的拷问。一人做事一人当”三只手说。
  小船即将靠岸的时候,鸭屎从船舱中拿起了一堆衣服,笑着说:“换上衣服吧,别臭着别人。”
  换好衣服后,他们上岸,走到街市上。小街的尽头有一辆马车在等他们。这是一辆比较大的马车,后面可以坐六个人。在车后坐镇的便是火头王。
  鸡头米随后亲自驾车,带着他们一路来到了宁十三的驻地。宁十三早已准备了酒席,坐在正位上等着他们。
  “宁某多有得罪,希望你们海涵。”宁十三拄着拐杖迎出十多米,笑着说。
  “宁爷,哪里话,我们兄弟二人输得心服口服。”小时迁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