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09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莫非是因为……”李续断迟疑的说:“三天前的晚,我没有用正确的方法帮你把蛊虫逼出来,你在生这件事的气?”
  “不是。”
  “那不然是在之前,你体内的催情蛊发作时,我把你推到墙,把你撞疼了,你感到很生气?”
  “有点,但还好,你的推理能不能准确点?”南宫兜铃叉着腰,“李续断,你是我师叔,没错,可是不表示你可以凶我。”
  “我有凶你?”

  “不错嘛,人家小妹妹亲你一口,你好歹还记得一点点,可你凶我这么严重的事情,你居然连一点点的印象都没有。我这么明显的提示你,你还不懂,你真行。”
  南宫兜铃这次竖起的大拇指简直要戳到他眼睛里去了。
  李续断出其不意的握住她手,直视着她,“如果你觉得我在村子路说的那些话,是在骂你,我也无话可说。”
  原来他是懂的。
  “不是骂我,难道还是夸我?用‘浅薄无知’和‘小肚鸡肠’来夸人,你算是旷古烁今第一人了。”

  “兜铃,我当时是在教育你。”
  “你是我爸啊?你凭什么教育我?”
  “我是你师叔,你师父给你气走,我得担当起管教你的责任。”
  “谁规定你非得担当起这种责任来的?我可不记得我师父溜走的时候,有交代过让你管教我之类的废话,你在做多余的事,你没自觉吗?”
  李续断无言以对的看着她。
  南宫兜铃把下巴仰得更高,给他演足骄傲的神色,“怎样?我要是哪句不对,你快反驳啊。”
  “没有不对。你是不是要把你身边所有关心你的人都气走,你才满意?”李续断甩开她手,“不管你不管你,以后我不会再说任何一句多余的话,师兄说的对,他的徒弟应该由他本人来管。连他都不想管,我插手更加是自讨苦吃。”
  李续断推开拉门,准备回去,他怔住,绥草刚好站在门后。
  “哇,好热闹,兜铃,你跑来风景这么好的地方拉屎?真有品味!还让你师叔来监督?要不要那么浪漫啊?”
  绥草的油腔滑调也是随口来。
  李续断似乎没有心情和她说笑,侧身,想要从绥草身边挤进走廊。

  绥草抬手架在门框,挡住他去路,“师叔你等会儿,我刚才还没有把话说完,给那个绿茶婊打断了。”
  “你还想说什么?”李续断的口吻听去失去了耐心,带着压抑的怒意。
  南宫兜铃在他身后想,哎呀,隔着空气都能感受到他胸腔里的怒火,这家伙倒有脸反过来闹脾气了?
  绥草却好像没有发觉出他的愠怒,甩了一下肩膀的大波浪卷,她今天又跟李续断借了一套新衬衫和男式牛仔裤,如此性装扮令她利落透出一股潇洒。

  绥草说:“你在包厢里信誓旦旦的说,不会违反引魂派的教义,什么坚决不逾越男女相处的底线,你骗鬼吧你?”
  “我认真的,没有半句假话。”
  “那你抱着兜铃的时候,为什么会硬起来?”
  空气一刹那安静了。
  南宫兜铃瞬间双颊通红滚热,她一把将绥草从门口拽过来,“你搞什么!你干嘛要当着他面讲出来?这是我俩之间的小秘密!早知道你会出卖我,我不跟你讲那天晚的事了!”
  “我要是不替你质问,你这个胆小鬼一辈子也没有勇气问他吧。你难道不想知道,他对你到底有没有感觉吗?”
  “别说了……”南宫兜铃囧的只想从火车跳下去。
  可是绥草的最后一句话,南宫兜铃无法否认。
  她想知道!
  特别特别的想知道,李续断心里是怎么安放她的?
  是她错觉吗?李续断这番话像在和她划清界限。
  拜托,应付白堇姝的时候,怎么不见他这么坚决?
  南宫兜铃垂下目光,看着自己白色长袍下的锦缎鞋,心里翻涌着一股说不明道不白的难受。
  她还穿着茱萸法衣,不顾及任何人的目光这样大摇大摆的搭乘火车;
  她并不以这身衣服羞耻,算被人指指点点,她也不会感到不自在,只会嘲讽那些人少见多怪。
  绥草在旁边感叹:“你师叔是不是想成仙想的走火入魔了?喂,好了好了,你别不开心。”
  “没有不开心。”
  “脸色都青了。”
  南宫兜铃摸摸自己的脸,“是我最近身体不舒服,脸色才会不好,和那木鱼脑袋没关系。”
  “我看你分明是给他的话给伤害到了,你骗得天你也骗不了我。”
  南宫兜铃无法反驳。
  绥草全说。
  谁让绥草是她最贴心的好朋友,彼此都是知根知底,把对方的灵魂看的空气还透,有事想瞒着对方太困难。
  “兜铃,你真的很喜欢你师叔吧?”
  “怎么会不知道?”

  “我想进一步,但是我不能。”
  “会被逐出师门?”
  “不止如此,还会被当成叛徒,要受祖师爷的雷劈。”
  “吓?你祖师爷的雷劈还能全球定位?”
  “听我师父说,算我躲到地下都能劈我。”
  “哇塞,岂不是卫星还可怕。”
  “所以,我对师叔,是只能看,不能碰,更别提吃他。”
  “也未必,你们可以柏拉图式恋爱,只做心灵的交往,也一样的,没人规定谈恋爱必须要发生肉体的关系吧?你大胆的表白,让他知道你的心意,这样你不用藏的那么辛苦了。还是说,你担心他失控,把持不住,从而对你那啥?”

  “我担心的是我把持不住,我先把他那啥了,他要是因为我失去全部的法术,非得恨我一辈子,说不定会一刀子捅死我。”
  “你们门派的教规严格得简直没有人性。”
  “要是我早知道没有结婚和恋爱的自由,我不会入这个门派了。”
  “你那么讨厌你引魂法师的身份?”
  “说不讨厌,但绝对不是喜欢。”

  “法师这份工作不合你胃口?”
  “我想当女教授,法师赚不了钱。”
  “你?算了吧,只会教坏学生。”
  “凭什么这么说?”
  “你大道理一流,没错,谈判的本事很厉害,很容易说动人,也没错,但是,你太任性也太冲动,成为一名德高望重的教授,需要的是沉稳,最致命的是,你太轻易受到男人外表的诱惑了,稍微帅一点的能把你迷得神魂颠倒,你这人分分钟是搞师生恋的材料。说好听点,是多情种,说难听点,是花心。”

  “我花心?”南宫兜铃不思议的看着她:“备胎有十几个的人,似乎不是我吧?”
  绥草在胸前抱起双臂,“我虽然备胎很多,可我这人是很清醒的,我很理智,那些备胎我都不爱,但你不同,随随便便能让你动真感情。”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很容易动真感情?”
  绥草用大拇指指着自己,“我当初和你成为朋友,只是因为我在同学面前替你说了一句话,然后你对我死心塌地了,要收买你简直易如反掌。”

  “那是……因为你对我好嘛。”
  “幸好我是好人,对你好一点,你赴汤蹈火,遇别有用心,逢场作戏的坏人,你迟早灭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