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张人皮地图》
第61节

作者: 我要吃炒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几分钟后,我找了个借口,说自己闹肚子得买点药,和王百万请了个假后,立即直奔到附近的市场。
  我要买的东西倒也不多,而最主要的,我得重新做一把趁手的洛阳铲,要没这玩意,那斗可倒不了……
  只可惜这广市太繁华了,我在市场里寻了一圈,愣是没找到一个可以帮我炼铁的地方,至于其他类似于蜡烛、绳子、千斤顶等东西,我倒是很快就买齐全了。

  眼看市场是找不着打铁的,我只好找那些上了年纪的路人询问,看附近是否有打铁之类的铺子和工坊。
  在连问了十几个人,烟都送了好几包后,总算是皇天不负有心人,我在一个老人家口中得知在这附近,还真有一个老铁匠,只不过人家已经退休,但这已算是附近唯一会打铁的高端人才了。
  无奈现在社会进步太快,以前老祖宗留下来的手艺现在几乎都看不着了,尤其是广市这种繁华城市,清一色的工厂和机器,至于那更讲究技术和经验的手艺活,几乎消失殆尽,而能找到一个老铁匠,对我来说已是不错的运气。
  在那人家的指点下,我连忙赶到了那老铁匠家。
  老铁家破破烂烂的,一进去,里边一片漆黑,而在屋子里头,则堆满了不少瓶瓶罐罐,乍看之下,完全没有一点打铁匠的感觉,反倒是一个收破烂的地方。
  我在屋里头找到了一个正在数瓶子的老头,老头年纪约莫着也有七十出头了,佝偻着背,身形瘦弱得有种营养不良的感觉,与我想象中那种满身肌肉打铁匠的形象相差甚远。
  我在后边问道:“请问,你是打铁匠吗?”
  老头低着脑袋,看都不看我一眼,摇头道:“以前是,现在不是了。”
  “大爷转行了?”
  “不转行,难道等着饿死?”老头忽然抬起头,满脸的沧桑,瞪着眼道:“这年头谁还打铁,辛苦了几十年,到头来打铁赚的钱还不够我买个棺材。”
  “可惜,这都是老祖宗的手艺啊。”
  “嘿,我当初也是这么想着是老祖宗的手艺,不能随便丢,你猜后面怎么着?”老头忽然来了兴趣道。
  “怎么着?”
  “后面差点饿死街头,最后还是靠捡瓶子凑合活了下来……”
  我一阵无语!
  的确,现在工厂机器太多,传统的打铁根本没有市场,你辛苦一天能打个几个铁具出来?人家工厂一部机器,一天就能做出你一个月的量来,这两者根本无法比较。
  但有一点,真正的打铁匠,打出来的东西,绝对不是工厂的机器能媲美,这也是我要找打铁匠的原因。
  眼看着老头并不怎么想鸟我,再看看那老头也一把年纪了,我不禁犯嘀咕:这老头真能行吗?看那腰都佝偻得不行,还能打得动铁不?”
  我心头存疑,老头目光在我身上扫量了一圈道:“小子,你来这里是想干嘛?赶紧说,别耽误我时间。”
  我一五一十道:“找你,当然是为了打铁,就是不知道你还能不能成?”
  老头愣了一下,忽然放声笑了起来,他捏着一个瓶子,道:“笑话,不就打个铁?还能成到哪里去?”
  我寻思着这附近估计也找不着什么打铁匠了,这里已是偏僻的地方,再找下去也只能是浪费时间,索性死马当活马医,直接从口袋里掏出钱对老头道:“老大爷,我也不让你白干活,只要你能帮我打铁,这些算是你的工钱。”
  老头看都不看钱一眼,道:“小子,这十几年来,你算是第一个主动上门来找我打铁的人,今天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才叫做手艺活!”

  老头似有些赌气,当即拉着我进了他的后院。
  在那堆满各种瓶子的后院里,老头掀开了一条黑布,结果在黑布下,我看到了一口三脚铜炉和一张沾满灰尘的桌子,桌子上摆满了各种打铁的工具:石锤、磨石、大钳子都一并俱全……
  看着老头那轻车熟路的模样,我心头猛地一震,不由自主道:“果然,大爷还是我大爷,一看就是专业的。”
  老头仰着脑袋,眼中闪烁着精光道:“不是我吹牛,这套家伙甚是我家祖传下来的,只可惜到了我这一代就要失传了,小家伙,难得你主动上门来找,今天我就让你见识见识老祖留下来的手艺活,看看是打铁人厉害,还是那些不会说话的机器厉害。”
  老头似乎有些赌气,他脱下上衣,露出那已瘦得能看见骨头的上半身,他将衣服绑在腰上,然后一如传统的点火、放水、进铁……
  而刚才还看似有些驼背和沧桑的老头,在火一点着,当他一手拿起铁锤和大钳子时,我看到他忽然变得格外精神抖擞,双眼炯炯有神,就如在做一件无比神圣的事情。
  我看得不禁心头一动,脑海满是敬佩。

  我知道,在外人看来,打铁这事根本入不了他们的眼,但对于老头来说,这是一种阔别已久的荣耀……
  对于打铁,我也略懂一点,但要论了解的程度,那肯定是远远不及我面前这个老头的。
  我目光看去,只见此时的老头,打着赤膊,即便瘦如皮包骨,即便满面沧桑,但随着那清脆响亮的哐当声传来,我看见他就如年轻了二三十岁一般,就连脸上的皱纹,也少了许多。
  老头挥动着大铁锤,那玩意估计也有七八斤重,一般人挥几下都得气喘吁吁,而老头每砸一下,手臂上青筋暴起,可那动作,却一点也不慢。
  好一会,我主动道:“老大爷,要不我来锤铁?”
  老头看了我一眼,露出不屑的表情道:“你个娃子懂什么?这锤铁可不是只要力气才行,每一下锤的点都需要技巧,说吧,你想做什么?”

  好吧,看老头这么敬业,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上手了,虽然我以前也炼过铁,但在老头面前,那无疑是班门弄斧。
  我赶紧拿来了一张纸,将洛阳铲画在了上边。
  老头只是扫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道:“你是盗墓者?”
  我点了点头。
  “看不出来,你这娃子居然还有这种本事?不过,你这把洛阳铲,好像和一般的有点不太一样。”

  “大爷牛逼!”我打心里服了这老大爷,就只是看了一下我画的东西,就知道了我的身份不说,还看出来我想做的洛阳铲的不同之处。
  “大爷,这事你还得给我保密,工钱我不会少你一分,你看这事成不?”
  老头眯着眼思索了下,“我想知道,你倒斗是为了什么?”
  我拿出一包烟,给老头和自己分了一根,深吸了一口道:“和你一样,也是祖传的手艺活,但到了我这一代只学会了点皮毛,要是我和您说,我倒斗不为了钱,那绝对是骗你的,但在图钱之余,我能做的,就是不像其他的盗墓贼为目的不择手段,肆意毁墓。”
  有些盗墓者,有时候为了能挖掘到陪葬品,往往会用上爆破、水灌、火烧的方式来毁墓,而这样一来,一座原本设计精致完好的坟墓基本上到后面就会变成一座废墟,里头陪葬品被一扫而空不说,就连墓斗都荡然无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