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张人皮地图》
第59节

作者: 我要吃炒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话音一落,刚才还一脸和蔼可亲的中年男人愣神了半秒后,随即肉脸一颤,眯着眼:“原来是周小舍那个遭天杀的,他还欠我十五万六千块,至今一毛没还,你既然是他朋友,正好留下来打工替他还钱吧……”
  中年男人这话一说,我只觉得心里头像是有一万只草泥马飞奔而过一般,而每一只上边都写着一句话:“周小舍,我去你大爷的!!”

  我的的确确是被周小舍那鸟人给卖了,而且是贱卖。
  按照中年男人王百万的话来说,周小舍欠的那十几万,我得给他打上十几年的工才能还得清,一听到这话,我差点没当场昏了过去。
  当天,王百万就给我安排了住宿和新衣服,还有工作。
  王百万问我有什么特长,我连连摇头,最后被他打发当了看店伙计,用王百万的话说,每天免费吃住,但想要工资?没门!!
  第一天上班,我换上衣服坐在那柜台里,一脸的不爽,但也没办法,谁让我是主动投靠上来的,而且,我也想在这里等周小舍那鸟人过来。
  王百万交代了我一些事后便匆匆离去,说是要见什么客户。
  半个小时后,正在店铺中和另外一个伙计百般无聊吹着牛的时候,古董店外传来了一阵汽车的声音。

  我抬头看去,好家伙,门口已经停了一辆崭新的小汽车,里头走出来了一个风度翩翩,戴着眼镜的斯文男子,看年纪也就二十出头那样,俨然一副彬彬有礼,格外有文化的样子。
  “是小姐回来了。”伙计道。
  “小姐?什么小姐?”
  “就是老板的女儿啊,哎,我们快出去。”
  伙计带着我赶了出去,那斯文男这时已经打开了后车门,里头慢慢走出来了一个年轻的女孩子。
  我定睛一看,目光落在那年轻女孩时,忽然间,我有种恍若失神的感觉。
  从车子出来的这女孩子,年纪不大,估摸着也就大我个一两岁左右,面容精致,唇红齿白,而且还穿着一袭白色连衣裙,宛若惊鸿仙子一般。
  年轻女孩对那斯文男轻声道了一句谢谢,然后莞尔一笑。
  而就是这一笑,刹那间让我不由得神魂颠倒,她的嘴角处有两个浅浅酒窝,那酒窝里虽然没有酒,却让我醉得跟条狗一样……

  我一下子就看直了眼,心头砰砰地跳,眼睛全然落在年轻女孩的身上,怎么也移不开;她的美,不同于我此前见过的李恩那种任性刁蛮,也不是阿雯的那种小家碧玉,她是那种很干净,很纯粹的美,小酒窝、小琼鼻、一双大大的桃花眼,再加上那一张略显肉肉的小圆脸和几分天然萌呆的模样,让我怦然心动。
  “美,好美……”我喃喃道了一句。
  伙计赶紧捅了一下我胳膊,然后冲那斯文男道:“谢谢郑先生送我们家小姐回家,我代老板和你说声感谢哈。”
  “客气了,我刚好在学校,就顺便送洛洛回来了。”斯文男道。
  年轻女孩也是微笑着和斯文男点点头,那眸子里,分明带着一丝显而易见的仰慕……
  斯文男想要再说点什么时候,我忽然强行插入,我主动就向斯文男伸手道:“郑先生是吧?谢谢了啊,老板不在,我们就不请你进来喝茶了,小姐,外面风大,我送你进去。”
  斯文男哑然无语,不等年轻女孩反应过来,我已经将她拉进了店里。
  斯文男一阵愕然,但伙计也格外配合我,说着也将那斯文男送上了车……
  一进店,年轻女孩总算是回过神来。

  她眨巴了下大眼睛,问道:“你谁啊?”
  “我是新来的伙计,我叫陈化凡,小姐,你是不是叫王洛洛。”
  “你怎么知道名字?”
  我一脸正经道:“我当然知道了,我见过你。”
  这年轻女孩就是王百万的宝贝女儿王洛洛无疑,不但名字好听,人长得格外让我心神荡漾,我寻思着,以后就算周小舍那鸟人不回来了也没事,只要王洛洛在这就行,为兄弟我可以两肋插刀,为王洛洛,我绝对能插周小舍两刀,不,千刀万剐都可以……

  王洛洛一脸懵逼道:“可是我不认识你啊,你在哪里见过我的?”
  “在梦里……”
  “呃,幼稚。”
  王洛洛愣了一下,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我在后面看得眼睛都眯成了线,就王洛洛那背影,我觉得自己可以看个十天八天都不会腻。
  伙计走过来,捅了我一下胳膊,道:“哥们,可以啊,第一天上班就敢调戏小姐。”
  “这不叫调戏,这叫情趣懂吗?”
  “嘿嘿,情趣,我看是一厢情愿差不多,你就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我们小姐喜欢那个郑先生,你知道人家是做什么的不?人家可是广市大学最年轻的教授,国家级考古专家,嘿嘿,前年就是他在广市的商业街下面发掘到了一座北宋古墓……嘿嘿,这郑先生有文化又长得帅,我们家小姐,对他可仰慕得很。”
  我翻了个白眼,这伙计难不成收了人家好处费,瞧他那口沫横飞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暗恋郑先生。
  “北宋古墓?看不出来还是个倒斗把子。”我看着那已开出去很远的汽车背影,不自觉地摸起放在柜台的香烟,然后本想装模作样的深呼吸一口故作出一副思考的模样,但没想到那烟太呛,一下子把我给呛得直咳嗽。
  一旁的伙计看乐了,“哥们,咱不能抽就别装逼了。”
  “一边去。”

  我这会心思都在那王洛洛身上,眼看着她在里边看电视,我忍不住又找了个借口去靠近她。
  就这样,一连好几天,我各种借口,各种理由靠近王洛洛,包括她吃饭、看电视、甚至是上厕所,我都能恰到好处的出现,然后每次都能让她气呼呼地瞪着我,想打我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但这几天时间,我还是没能和王洛洛培养出一点男女之情来,相反,后面她再干嘛时,都会带上一条大黑狗,就连上厕所,也不忘把大黑狗拴在门口,让我再也没有机会溜进去充当好人送纸……
  眼看着我和王洛洛的感情还没培养起来就要胎死腹内时,在一天的早上,刚开铺没多久的我,睡眼朦胧地看见一个男人抱着箱子,神秘兮兮的走了进来。
  不容我开口,那男人将箱子一打开,将一个沾着不少泥土的盒子迅速放到了柜台前,道:“兄弟,这东西收不?收的话给个痛快价。”
  我目光扫了一眼这男人,发现他神色有点不自然,再看看他的裤子和脚,上边明显还带着泥土,显然,这厮八成是个土老鼠,趁现在早市销货来了……

  在盗墓这一行当中,因为习俗和地方不同,各有各的叫法,而其中有一类人就被叫做土老鼠,他们不是专业倒斗,也没有像摸金校尉和搬山道人那样有门有派,用一句比较时髦的话来说,土老鼠就是那种打酱油的业余盗墓者,所以他们也只能和老鼠那样,偶尔运气好,打个洞捞个斗,但至于再高深莫测一点的墓洞,他们大都会将墓洞的信息卖给更专业的摸金校尉之类的盗墓者,从中赚点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