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7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深吸一口湿漉漉的、充满了树林泥土味道的空气再吐出去,肺里就像是被清洗了一遍似的,说不出的舒畅。如果不是要报仇,他真想一辈子都呆在这里,永远都不出去。
  “萧,我觉得敏敏最近很奇怪。”正吃着,梁二丫忽然用她那几乎没有情感起伏的声音开口说道。
  “叫老师!没大没小的。”抬手在小丫头的脑袋上敲了一下,萧晋才问:“怎么奇怪了?”

  “以前我用真气为她祛毒的时候都没什么感觉,只是单纯的把真气输入进她的体内。但是,最近我感觉输入进她体内的气息不再是一进去就散了,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那儿等着,不管我输进去多少,都会被拿走。”
  因为贺兰艳敏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而且体内还留有残毒,所以萧晋不在的时候,就由梁二丫负责用真气温养她的经脉。
  可梁二丫自己都是莫名其妙拥有真气的,根本不懂得气息具体的周天运行路线,每次都是直接往贺兰艳敏身体里输入一些真气就完事儿,效果肯定比不上萧晋,不过由于她的真气极度纯净,所以对于贺兰艳敏而言还是有不少好处的。
  听完二丫的话,萧晋就愣住了。因为他知道二丫口中“在那儿等着”的东西是什么——同样也是真气,贺兰艳敏的真气。
  二丫感觉自己的真气被拿走了,其实就是被贺兰艳敏的真气引导着去滋养经脉了。

  贺兰艳敏的父亲是一位功夫大家,这从贺兰鲛的身手上就能看得出来,所以她也会武这件事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但是,真气是不会自主运行的,而此时她的主观意识只有七八岁,应该还不记得如何运转气血才对呀,就更不用说拿别人的真气为自己所用了。这一点,以往的治疗过程可以证明,那个时候是没有发生过这种状况的。
  难道贺兰艳敏的记忆恢复了?不应该呀!要是她想起了那么惨痛的过往,就算不发疯,也肯定会伤心欲绝才对。
  想想清晨跟那女孩儿玩“打针游戏”时的场景,萧晋摇摇头把这个可能性扫出了脑海。

  那是因为什么呢?总不会是因为长期被外来真气温养,所以她记住了那种感觉,顺带想起了真气运转的过程,就像学会骑自行车的人永远不会忘一样?
  萧晋越想就越觉得这个的可能性很大,于是便对梁二丫说:“别担心,没事,如果你愿意跟老师学医的话,给她把把脉就能看出来是什么原因了。”
  梁二丫把脸扭向一边,理都不理他。
  心里默叹口气,他又开始头疼。很明显,梁二丫的那个小心思还没有变淡,明明对于宋小纯和梁小月跟他的亲密非常羡慕,却死活不肯把彼此的关系变成父女或者师徒,并且时不时的就会像方才那样学着周沛芹的口气喊他萧,司马昭之心,昭然若揭。
  “师父,这个糯米滋可甜了,师娘还往里面加了豆沙,你尝尝。”
  一小块软糯的点心填进了嘴里,萧晋这才又再次开心了起来,把宋小纯抱在腿上,拿着酒壶开始忽悠小丫头喝酒,当小丫头经不住诱惑同意后,又不给,仰脖一口把酒喝干,惹得孩子一阵娇嗔。

  梁二丫听着他们之间的天伦之乐,眼底满是意动,却倔强的不肯回头,还狠狠咬了一大口杏花糕。
  “……《灵枢》中说:所出为井,所溜为荥,所注为输,所行为经,所入为合;顾名思义,这个‘合’穴就是五腧穴中的经气汇合之处,它分别有曲池、足三里、小海、委中……”
  晚上吃完饭,萧晋手里拿着一个针灸铜人,正在讲解着穴位的基本知识。
  在他的面前,詹青雪和巫飞鸾都听得非常认真,不时的在手上的本子里记上几笔,只有宋小纯像是在听天书一样,满脸都是茫然,眼睛看看他俩,急的都快要哭出来了。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回去好好背诵五腧穴的歌诀,明天一早我要检查。”
  萧晋收起铜人,挥挥手让詹青雪和巫飞鸾离开,宋小纯也低着头要走,小手却被拉住了。
  “哇……师父,小纯好笨!你不要不喜欢小纯好不好?”小丫头以为要被教训了,眼泪立马就淌了出来。
  萧晋赶紧抱住她,轻拍着她的后背说:“傻孩子,师父怎么会不喜欢你呢?”

  “可是……可是刚才师父你讲的东西,小鸾师兄和青雪姐姐都懂,就我一个字都没听明白。”
  “你在华医这方面一丁点的基础都没有,要是能听明白才是见了鬼。”替小丫头抹去眼泪,萧晋笑着说,“你师兄和青雪姐姐都是学过医的,怎么能跟他们比嘛!”
  “那怎么办?师父你从头开始教我,好不好?”宋小纯开始撒娇。
  “好是好,不过师父想要问问你:你真的想学医吗?”
  宋小纯愣住,茫然道:“我是您的徒弟,当然要学医呀!”
  萧晋摇头,手指点点她的胸口,说:“你不要考虑我,我也不是只会医术。你只需要问你自己的心就可以了,对于刚才我说的那些,感兴趣吗?”
  宋小纯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又委屈的低下头,说:“对不起师父,我……我不知道。”
  “那就是不感兴趣喽!”萧晋笑笑,又问:“这个呢?有兴趣吗?”
  宋小纯刚要问是什么,忽然感觉到师父放在后背上的手越来越热,像是身体里多了个暖宝宝,说不出的舒服。
  她瞪大了眼,转过身捧住萧晋的手贴在脸上,感受了没一会儿就好奇的问:“师父,这是怎么回事?你的手为什么会发热呀?”
  “这就是师父会的另外一种技能了,它叫真气,学会了之后可以强身健体、延年益寿,也可以让你耳聪目明,再去学功夫也会比别人更快更容易一些,你沙沙阿姨一天到晚都宅在屋子里,就是在学习这个。”
  宋小纯一听,眼睛里的兴奋瞬间就黯淡下去,弱弱的问:“我要是学的话,是不是也要像沙沙阿姨那样每天都呆在房间里?”
  萧晋笑了起来:“当然不用,你沙沙阿姨是个变态,她就喜欢一动不动,你不需要,什么时候想练了就练一会儿,不想练了就可以出去玩。再说了,等过了夏天,你还要跟着师父去祠堂念书呢,哪能一天到晚都呆在屋子里呀!”
  宋小纯立刻就又开心起来,晃着他的手臂说:“那我要学这个,师父,我想学这个。”
  “好!明天师父单独教你这个。”亲亲小丫头的脸蛋儿,他说,“好了,快回去洗漱睡觉吧!”
  “嗯,师父晚安。”小丫头出了门,在门外又说了声“师娘晚安”。
  片刻后,周沛芹掀开帘子进来,将一碗温度正合适的酒酿圆子放在萧晋面前,顺势靠着他问:“你们师徒俩刚才在说什么?小纯开心像是要跳起来似的。”

  日期:2018-02-26 07: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