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张人皮地图》
第56节

作者: 我要吃炒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阿雯赶过来,小心翼翼的托住我脑袋,但在发现这样会让我喘不过气来时,她咬咬牙,将我的脑袋放在了她的大腿上,然后用自己的身体将我给轻轻抱住。
  阿雯一低头抱下来的瞬间,我只觉得有两团柔软的东西夹杂着一股女子的香味,让我一下子魂不守舍,我当即再也顾不上老头在我后边的折腾,整个人都迷失在阿雯的那温柔怀抱中……
  老头的动作很慢,我疼得厉害,好几次,我都忍不住张嘴咬在了阿雯的手上,阿雯不为所动,一声不吭。
  再后面,我疼得直抽搐。
  老头在后面提醒道:“小姑娘,小心扳住小子的牙齿,别让他咬着自己舌头了。”
  我实在是疼昏了,牙齿直打颤,阿雯眼看着手扳不开我的牙齿,心急之下,她咬咬嘴唇,一口亲了下来。

  潜意识中,我隐隐感觉到自己的嘴巴被一条柔软滑腻,带着一丝香味的小舌给撬开了牙关,让我不由得脑袋一震。
  我下意识的用嘴唇舔了一下,结果那条滑腻的小舌似乎轻轻颤抖了一下,紧接着,不容那小舌逃走,我一口将其吸入嘴中,肆无忌惮的吮吸着……
  据说吮吸是人类自出生就会有的本领,我不知道我这本领是不是也天生就会的,但我只知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阿雯的脸已红得跟血一样。
  “你醒了?”
  阿雯不敢看我眼睛,连忙别过头去。
  我看了一眼自己躺在阿雯的大腿上,她那波涛汹涌的胸口,正毫无察觉的贴在我脸上,软绵绵的,让我心生出想要躺上个三五十年的冲动。
  邋遢老头早就站到了一旁,喝着小酒,看都不看我一眼,道:“小子,尸毒我已经给你刮得差不多了,这几天格外关键,记得敷药。”

  “额,这样就好了?要不要再刮干净点?”我脱口而出道,毕竟我还想着要是再刮一次的话,我是不是也能再让阿雯亲我一下呢?
  可惜我的想法很快就被老头的一个白眼给拉回了现实。
  老头道:“骨头外面的毒已经刮好了,这是标,至于那根,只能靠你们小俩口了。”
  “什么意思?”我一脸不解问道。

  “跟你说没用,我得和小姑娘讲。”
  老头笑嘻嘻的将阿雯叫了出去,在旁边耳语了几句,声音很小,我听都听不清楚,但等老头说完的时候,我发现本就脸红的阿雯,直接红到了脖子处,那水汪汪的眼睛,更是闪过了一抹羞涩和慌乱……
  “好了,该说的我也说了,老头我要继续去流浪了。”老头将酒瓶子全部塞进了一个破包,冲阿雯摆手告别,阿雯赶紧把身上的钱逃出来想给他,但老头看都不看那些钱一眼。
  我看得直好奇,这年头谁还不要钱了?
  眼看老头要走,我忍不住问道:“老头,以你的医术随便在镇上开个医馆,那不是财源滚滚,怎么样也不至于去流浪吧?”
  老头啐了一口酒,眯着眼一字一句道:“这世间太拥挤,老头的心,无处安放,我这一生做过的错事太多,唯有流浪四方,才能让自己好过一些……”
  老头的话说得我云里雾里的,但有一件事我是认定的:老头救了我的命,这个人情,我绝对不会忘记。

  我道;“老头,我这条命是你救的,你既然不要钱,那我这个人情欠定你了,以后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给我说一声,杀人放火什么的我不在行,但给你养个老送个终还是行的。”
  “呵呵,养老送终?听起来还不错。”老头忽然话锋一转,道:“但老头我就怕白发人送黑发人啊,倒斗支锅损阴德,死人行当赚阴钱,这命,可不会太长……”
  我心头猛地一震,当即开口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倒斗的?”
  “嘿,你身上的伤口是粽子所咬,老头我再孤陋寡闻,也知道粽子这东西只有死人墓里才会有,何况你的左手臂上,还有那娈尸咬过的痕迹……”
  我哑口无言,心里头满是震惊!
  他大爷的,这邋遢老头不简单,虽然看起来跟个流浪汉似的,但却给我一股高深莫测的感觉,有时候,还真应了那句俗话:高手在民间,不起眼的,往往更是人物。
  “行了,你们就不用送了,老头我走了,有缘再见。”
  老头挥挥手,潇洒的转身离去,而在他临出门的时候,他悠悠念了句:“这世间,好看的皮囊太多,有趣的灵魂太少,小家伙,你算一个,希望下次见面,你不会又是奄奄一息……”
  “乌鸦嘴!”
  “嘿嘿……”

  老头笑嘻嘻的离去,空留下一道苍老的背影停留在我脑海里。
  我目光看向阿雯,问道:“阿雯,刚才老头和你说什么了?”
  阿雯一怔,道:“没,没什么。”
  “真没什么?可是我看你脸红得很。”
  “没,我没脸红……你好好休息,我去给你煮药了。”

  阿雯面红耳赤的逃了出去,看得我一愣一愣的,也不知道老头和她说了什么,竟能让她这般害羞。
  阿雯一走,我不禁想起了老头说过的,那病根还在我的骨子里,如果要去根,还得阿雯帮忙才行……可是我寻思着阿雯就一弱女子,又哪会什么医术,她能帮上什么忙呢?还有,老头说顺便造个人儿,又是几个意思?难不成,我驱除毒根,还能一起造人?
  我百思不得其解,但老头已经离开,阿雯又闭口不谈,我只得老老实实躺在床上养伤。
  一连五六天过去,在阿雯的精心照料下,我肩膀上的伤口已经愈合得七七八八,就连左手臂上的伤,也彻底痊愈,对于老头的医术,我是彻底服了……
  但在这几天,我发觉阿雯举动有点怪怪的,除了日常给我做好吃的外,还给我煮一些奇奇怪怪的汤,像什么牛鞭大补汤,还有那羊鞭炖汤,反正后面两天喝的汤,不是牛鞭就是羊鞭,喝得我身体都火燥燥的。
  后来我还听到阿雯在门口问旅馆老板哪里有虎鞭可以买,结果旅馆老板听完后,故意看了我一眼,还不忘语重心长的告诉阿雯说年轻人不要太贪图这些动物带来的功效,如果实在要改善夫妻生活,应该去大医院看看,吓得阿雯赶紧改口说不用了……
  到了第七天晚上,就在我还在猜着阿雯今天是要给我喝牛鞭汤还是羊鞭汤时,我忽然听到一声门被打开后又关上的声音。

  我一听脚步声就知道是阿雯,头也不抬地问道:“阿雯,今天喝什么汤?”
  阿雯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将门关好后,又去将房子的窗户都关紧了一些,特意还将窗帘也拉了上去。
  我不禁心头狐疑,忍不住一边回头看去,一边问道:“阿雯,今天喝什么汤?”
  我话音落下,目光刚好落在阿雯的身上。
  只见今晚的阿雯,身穿着一套宽松的白色睡衣,扎着一个简单的发箍,光线虽然有点暗淡,但难掩她那张眉清目秀的漂亮小脸蛋,而阿雯一触及到我的目光,瞬间俏脸一红。
  不等我回过神来,阿雯咬了咬红唇的嘴唇,小声道:“老先生说过了,今晚不喝汤。”
  “不喝汤那干嘛?”
  “给你去除病根……”
  阿雯声音微小得如蚊子一般,而在她说完这话的时候,我看见她深呼吸了一下,好似做出来一个巨大的决定一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