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08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叫李续断,我有名字。”
  “李先生,不行,太老土,李同学,不对不对,太生疏,我还是随兜铃叫你吧,师叔,你身边这个未成年少女,是你女朋友?”

  “怎么可能!她才多大?”李续断捂住额头,“你和兜铃简直一模一样,只会把人往这方面想。”
  李续断说着,伸出一根手指,“首先,我绝对不会违反引魂派的教义,坚决不做出任何逾越男女相处底线的举动,其次,我和阿姝妹妹之间不是很熟。”
  “噢,阿姝妹妹。”绥草撞了一下南宫兜铃的肩膀,“叫得真肉麻啊,我也你小吧,亲爱的师叔,你怎么不叫我绥草妹妹?”
  白堇姝嚼着橘子说:“姐姐,你不小了,再过两年,要给人叫阿姨了。”
  绥草猛然一拍桌子,要发火,“谁敢喊我阿姨,我废了他!你再乱说话我剪掉你舌头,我绥草可不是好惹的!”
  白堇姝呜哇一声扑到李续断肩膀,搂住他胸口,“续断哥哥!你的朋友好可怕啊。”
  绥草眉头一挑,“厉害,看来我们遇演技派了。”
  南宫兜铃眯起眼睛。
  在她妒火熊熊的视线下,李续断慌忙推开白堇姝。

  绥草也学李续断那样伸出一根手指:“首先,我从‘某人’那里听说你和这位绿茶婊,不是,我意思是说,你和这位可爱的小妹妹之间亲过了,这还叫不熟?”
  “没有亲。”李续断有点崩溃的抱住头,“难道你打算一直聊这个话题?”
  白堇姝用湿纸巾擦擦手,“是我主动亲他的,不过都差不多。”
  “我已经完全不记得这件事。”李续断冲着南宫兜铃摇头。
  南宫兜铃却故意把视线转到窗外,不去看他。
  白堇姝说:“好坏啊你,续断哥哥,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可以忘记?你说谎,你绝对没有忘记!”
  “那我也只记得一点点而已,一点点。”李续断双手合掌求饶,“拜托你们不要再说这个话题了,放过我,行吗?”
  “不行,你记得那么少?那我帮你把全部回忆起来,前年我和表姐去尽虚宝殿找你算命,你师父又不在家,不过你还是很热情的招待了我们。”
  “每年村子里来找我算命的没有一百个也有五十个,你们只是很普通的客人之一,我招待谁都是那样招待的。”
  “那你还记不记得,给我表姐算完命后,你非常关切、非常体贴,而且还是非常主动的问起了我的情况,我给你追问的实在走投无路,只好一五一十的把我最宝贵、最隐私、最脆弱的一部分展示给你看。”

  白堇姝说着说着,忽然害羞的揽住他手臂。
  李续断一阵迷茫。
  绥草和南宫兜铃的眼睛都要瞪得脱臼了。
  绥草讶异的说:“你给他展示的是哪一部分?”
  “我说的那么明显你们都听不出来?当然是我的心灵啊。”
  绥草和南宫兜铃同时松一口气。
  南宫兜铃说:“拜托你讲话直接点!”
  “我告诉了续断哥哥我的经历,我爸妈是土生土长的乡下人,一直住在村子里,初的时候,他们把我送到海念书,我平时寄宿在海的亲戚家里,只有放假才回来。因为我是乡巴佬,受到了霸凌,在学校里被人推倒在田径跑道,半张脸颊严重擦伤,由于推我的人跑得太快,我根本没看清是谁,没办法指认,也没有办法讨还公道,班主任不帮我,因为她害怕得罪那些富二代,伤好了之后,疤痕却一直留下了,我顶着一张丑陋的脸在嘲笑过了半个学期,以为我一辈子都得毁容了。家里那么穷,哪有钱动整容手术。”

  “然后呢?”绥草问。
  “然后续断哥哥好心的帮我消除了伤疤,我不知道他怎么办到的,在我的脸恢复原样的那一刻,我觉得续断哥哥是降临在我人生里的神明,看见镜子里那张滑腻腻的脸颊,跟我现在一样,皮肤好得要发光,那会儿一时情难自禁,忍不住扑过去亲了他一口。”
  白堇姝说完,扭头看向李续断,“怎么样?我讲这么这些仔细,你应该全部都想起来了吧。”
  “你要对两位姐姐讲清楚,你亲的只是脸颊而已。”李续断已经完全被三个女生牵着鼻子走了,他口口声声宣称不想聊这个话题,但此刻他已无法做出任何有效的反抗。
  南宫兜铃心想:李续断应该是用治愈法术帮白堇姝消去的疤痕,这手艺太小儿科。
  绥草切了一声,“搞什么,说了半天,只是亲脸颊而已,吓得我……”
  绥草对南宫兜铃说:“脸颊而已,脸颊!你不要那么计较。下次问清楚再发脾气好不好。”
  南宫兜铃说:“你懂什么?我气得不仅仅只有这件事。”

  “那还有哪件事?”李续断很不耐烦的逼问她。
  南宫兜铃对他抛以一记飞刀似的目光,“没跟你说话,你闭嘴。”
  “你现在不是在跟我说话?你终于和我说话了。”李续断一副守得云开见月明的表情。
  南宫兜铃气得拍桌而起,居然破功。
  都怪绥草,在关键时刻倒戈,反过来教训南宫兜铃太计较?这猪队友!
  虽然是头等车厢,但还是坐不下去了。
  “让开!”南宫兜铃跨过绥草的膝盖,气鼓鼓的拉开车厢门。
  “你去哪里?”绥草问。
  “拉屎!”南宫兜铃用最大的力气把车厢门关了回去,让里面的人感受一下她的愤怒。
  沿着狭窄的过道走到火车连接处,这里有一截围着扶手的露天小平台,面积很小,只能并肩站两个人而已;
  此刻没人霸占,南宫兜铃独自站在这里,双手握住金属扶手,透过车身间的缝隙看着郊野风景。
  火车发出呜呜声音,在旷野间引起凄凉的回音。

  因为客运汽车在泥泞且弯曲的山路不方便行驶,所以村子里干脆不设客运站。
  镇唯一能找到的长途交通工具是火车,不是城市里常见的那种特快列车,是十分古老的绿皮柴油机车。
  虽然走起来慢吞吞的,但南宫兜铃觉得坐火车坐空调客车要舒服得多,火车里的空气至少是流通的。
  身后的推拉门被打开,南宫兜铃回头一看,李续断站在那里。
  这家伙是想怎样?她不坐车厢是为了避开他。

  见到他来火。
  要不是敬他是自己的师叔,一双拳头早对他动粗了。
  “厕所在车厢另外一头,你难道要在这里……”
  南宫兜铃说:“你是希望我在你头拉?”
  “我开玩笑的。”

  “不好笑。”
  “我知道你故意在躲我。”
  “原来你知道啊,真聪明,顶呱呱。”南宫兜铃对他竖起大拇指。
  “为什么躲我?”
  “我收回夸你聪明的话,你是天下第一傻。”

  日期:2018-02-25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