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07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哐当一声闷响,无人执拿的引魂幡沉重的砸落在木地板。

  这可是能够消灭乞魂鬼的青龙,竟然给李续断一把扇子搞定了。
  南宫兜铃端着茶杯,呆滞的张着嘴,半天不敢相信眼前看见的事实。
  对决不到五分钟,青龙输了。
  南宫兜铃心一阵不服,感觉自己好像也间接输给了李续断。
  重重的将茶杯往桌一放,走过去捡起青龙引魂幡,用袖子疼爱的擦去面残余的霜花。
  引魂幡依旧留着冷冰冰的霜冻感。

  南宫兜铃回头瞪着李续断,目光充满了无言的埋怨。
  现在是他在欺负南宫兜铃的式神才对。
  李续断却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收起扇子,“兜铃,你干嘛一早都不和我说话?”
  南宫兜铃不想听他任何解释,也不想理睬他,是不想和他说话,怎么地?
  青龙失败了,但冷战不能失败。

  “哼!”高傲的扭过头,握紧青龙引魂幡走出书房。
  青龙微微发光,“我丢脸了……”
  “算了,李续断的本事深不可测,哪怕我师父在场,也未必斗得过他。”
  “他凭什么管你我的事情?我看他并不是单纯将你当成师侄女看待。”
  “这个你可说错了,我在他心目,除了师侄女这个名分以外,再没有任何多余的地位。”
  “我可不这么认为。”

  “你和他不熟,那家伙是个感情迟钝到你搬石头砸他,他可能来年才会做出反应的人。人有七情六欲,他却只有一情一欲。”
  “这话怎么说?”
  “一情是师门情,师徒弟子之间该如何相处,他很了解,很有教养也很有礼貌,可是,男人和女人之间该如何相处,他一无所知;至于一欲,是说他只追求成仙这一个欲望,其余的,他都不在乎。”
  青龙微微闪烁着光芒。

  “你还想说什么?”南宫兜铃把他举在自己身前,“别再逼我让你现身,我现在没有多少灵气。”
  “我想说的是,你知道男人和女人之间该如何相处?”
  南宫兜铃怔住:“我当然知道。”
  “说来听听。”
  “额……”南宫兜铃使劲去想绥草有没有跟她提过这方面的知识。
  “南宫大人,青龙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没有和任何一个男人好过。”
  南宫兜铃鼓起腮帮子,“那又怎样。”

  “所以,男女之间如何相处这件事,你不能批评你师叔,因为你也不懂。”
  “哎呀呀,你到底站谁哪一边?他刚才把你冻住了,你不仅不生气,还帮起他来?那么喜欢他,去当他的式神啊!一个两个都是这样,一遇他变得特别乖巧,琥珀是这样,青豆是这样,连你也这样。”
  “他能打败我,我很佩服。能让我输的人,目前只有他一个,和我做生死决斗的流沙狗贼没有成功,因为他早我一步断气。”
  “难道我也没有让你输过?我可是把你收服成奴隶了。这还不算赢?”
  “是我自愿的,你才能收服我,不然,你未必能让我输。”

  “行行行,你尽管夸他,往死里夸!我把你送给他,让你当他跟班好了!”
  “你舍得?我可是你用很重要的铃铛换来的。而且你答应过我,除非你死,不然你永远不会抛弃我,你这辈子也摆脱不了我。”
  南宫兜铃咬牙,怪不得青龙这么嚣张。
  式神和主人之间,谁都不可以单方面毁约。
  简直像结婚后不可以离婚的夫妇那样。
  “兜铃。”青龙又换一种很不符合他火爆脾性的温柔口吻,“哪怕你是这个世最不用、最废物的主人,我也绝不会有叛变之心,无论你是怎样的人,是忠是恶,我跟定你一个。”
  南宫兜铃双手握住他,“你可真不会说话,我绝不可能成为废物。”
  不过,青龙这番话,还是令她嘴角不自觉的扬起来,心里装满了沉甸甸的满足感。
  给式神这么爱护着的感觉,非常的温暖。

  “青龙,我也是。”
  “也是什么?”
  “绝不会背叛你。”
  青龙的光芒闪得有些急促,“谢谢。”
  “不客气啦,你我都那么熟了,生死之交,还用得着说谢谢?只是你以后一定要听话,不可以随便掐我脸蛋,很痛的,还会肿起来,好丑的,还有,不可以命令我,还有还有,不准再当着我的面夸那个木鱼脑袋!”
  穿过漆黑的隧道,车厢一片大亮,窗外透出连绵不断的绿色稻田,火车轮子在轨道发出规律的咔嚓声。!
  狭小的车厢里,气氛异常僵硬。
  南宫兜铃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坐这么原始的火车。
  但她今天心情不好,原因并不在火车面。

  车厢里一共四个人。
  南宫兜铃和绥草并肩而坐,李续断和白堇姝坐在桌子对面的位置。
  南宫兜铃和绥草的姿势如同一块模子印出来的,两人双臂抱在胸前,冷眼看着正前方的两人。
  白堇姝剥开一只橘子,放在李续断嘴边,“你也尝尝,我爸亲手种的,好甜的。”
  李续断看了一眼南宫兜铃,说:“不用了……”
  “吃嘛,不要客气!”白堇姝不顾他的婉拒,直接把一瓣橘子塞进李续断嘴里。
  “甜不甜?”白堇姝亲昵的靠在他肩膀边问。

  李续断只是沉默点头。
  南宫兜铃和绥草同时冷笑一下。
  “你哪位?”绥草说。
  “我叫白堇姝,我爸妈住在村子里,我算是续断哥哥的邻居。你被蛊虫附身的时候,跑到我家酒窖来搞破坏。”
  “别提附身的事,尽虚宝殿附近都是水田,哪有邻居?我前天醒来后,为了打发时间,可是绕着尽虚宝殿的外墙散步了好几圈,你别耍我。”绥草一副审问官的态度。
  “我家位置离尽虚宝殿虽然远了点,但既然位于同一条村子,是邻居。”白堇姝又塞了一片橘子到李续断嘴里。
  李续断对她回以干巴巴的微笑,让人觉得他吃的是石头而不是甜滋滋的橘子。
  南宫兜铃倾斜身体,在绥草耳朵边说:“不要小瞧这丫头,她今年才十四岁,可她十二岁那年占了我师叔的便宜。”

  绥草捂住嘴,瞪着李续断,“你这个禽兽,连十二岁的儿童都不放过?她占你便宜,你得接受?”
  “不是那样!”李续断这回推开了白堇姝的喂食,“兜铃,请你把话讲清楚点,不要制造误会。”
  南宫兜铃仰起头左右打量空气,“怎么好像有蚊子在叫?”
  “哪有蚊子,是我在跟你说话。”李续断一脸不悦起来,“你要玩多久?已经三天没和我讲话了,玩这种冷战,太幼稚了。”
  南宫兜铃伸出手臂,“啪”的一声在李续断面前拍了一掌,把李续断吓得抬手防卫。
  南宫兜铃在他鼻尖前摊开手掌,坐回自己座位,叹气,“这都打不着?那只蠢蚊子吵死人了。”

  李续断双手放在桌,一副恨不得捶桌子的着急样,“你到底在生什么气?为什么要和我冷战?我想不明白,你觉得我哪里做错了的话,不能直说?沟通才能解决问题,这个道理你知道吗?”
  南宫兜铃鼻息间冷哼,她生气的原因,他自己不会领悟?非得说出来才懂,这个超级大笨蛋!
  绥草在旁干咳一下,“我说,兜铃的师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