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06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家伙是佛祖,佛祖不可能会对我设计陷阱,对佛祖来说,我不过是个普通的玄门法师而已,虽然懂法术,但说到底,我只是人类,在我身能图到什么好处?青龙,是你太多疑。”
  “我曾经唯一相信的人,是我的副将景翠,可惜他死了,现在能让我彻底信任的人,只有你一个。除你之外,我谁都不会相信,不管他是佛祖还是其他。”
  “青龙……”南宫兜铃看到他瞳孔深处散发出来的孤独,心生怜惜。
  青龙离开了自己的时代,离开了自己的军队,在这个陌生的年代和世界,他只有南宫兜铃作伴。
  可是南宫兜铃并不是二十四小时陪着他,当她不在他身边的时候,他肯定很寂寞。
  “青龙,抱歉,我当初忘记跟你说一件事,成为式神,是需要忍耐孤独和寂寞的,在主人没有召唤的情况下,甚至好几年都没有机会说话,也没有机会现身,式神必须学会如何忍受独处,你一定很不习惯。”
  南宫兜铃也没有办法,维持式神现身,是需要灵气支持的。
  吃过早餐后,灵气恢复了一些,才有能力让青龙出现在她面前。

  青龙理解的点点头,“你不能随时让我出来,我不怪你,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我说出来之后,你非得答应。”
  南宫兜铃摸着自己下巴,“这么不客气,对主人提要求也不谦虚点。”
  “你要是不答应,我的存在没有任何意义。”
  南宫兜铃脸色一愣,青龙说的好认真,让她不得不收敛起轻浮的态度,“你说吧。”
  “不管你去哪里,引魂幡必须带在身边。”
  南宫兜铃挠挠耳朵,“要是在你的时代还行,可是在现代社会很难办到,带着这么怪的铁棒出街,会给人议论的。而且,要是哪天我坐飞机出国什么的,哪能随时把你放在身边。再说了,以后我去大学念书时,课可不能带你。”
  青龙听完,眼神顿时降温好几度,似乎触怒了他,“你这话意思,是不答应?”
  “是没有办法答应啊。”南宫兜铃双手一摊,“你以前是大将军,说出来的话每一句都是军令如山,除了国王没有人可以违抗你,可你现在是我的奴隶,你不可以强迫我做任何事……”
  青龙没有容许她说完,用力掐紧她的下巴,南宫兜铃霎时间觉得下巴要给他掐碎了。

  “兜铃,我之所以选择附身在引魂幡,只有一个理由,你应该很清楚那个理由是什么,我并非为了继续存活在这个世,也不是为了变得强大,不是为了复仇,更加不是为了我的国家,我只为了你一个人。想每天陪在你身边,我才甘愿充当你奴隶的,如果你实现不了,那我有什么必要继续困在这个引魂幡里?”
  “喂喂喂,你当初可不是这样说的,你说你会对我千依百顺……”
  “前提是你答应让我随时陪伴你!你不可以把我这样晾在书房里,你要把我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这样一来,我想和你说话时,你才能听见。”
  “这个都说了没办法……哎呀,疼啊……”南宫兜铃感到脸颊要在他手掌心碎掉了。
  “你放开她,式神不许欺负自己的主人。”李续断走过来,把南宫兜铃拽到自己身后,和青龙对视。
  两人身高悬殊,李续断一米七五的矮个子站在他面前像个小孩子。
  但是他气势不输给青龙,“你不是我的式神,我没有权力惩罚你,但是,她是我师侄女,我有责任照顾她,没人可以在我面前对她动粗。”
  “这是我和兜铃的事情,无关人等滚开,否则休怪本将军无礼。”

  “尽管动手。”李续断没有半分退让的意思。
  青龙霎时间眉毛倒竖,他可是个活火山,说爆发爆发。
  南宫兜铃在李续断身后揉着脸颊,不明白师叔干嘛要挑衅青龙。
  青龙又不是他式神,管什么闲事,而且,青龙的脾气那样,别人不听话他会发脾气,其实不是在欺负南宫兜铃。

  南宫兜铃本想自己解决的,没想到木鱼脑袋偏偏要站出来插一手。
  既然师叔自找苦吃,也没理由拦着他。
  青龙抬起手,屋里劲风四起,刀架的引魂幡飞到他手,刺向李续断,力气完全没有任何留情的余地。
  李续断往旁边侧身,顺手从裤腰后拿出璎珞扇,格住引魂幡的攻击。
  “你这么蛮不讲理的式神,兜铃怎么会收你?”李续断似乎没遇如此叛逆的式神。

  青龙面无表情,“这是我和她之间的私事,不用你多嘴。”
  说完,引魂幡忽地伸出一片菱形利刃,令杖身看去像一把修长的铁枪,凌厉刺向李续断。
  青龙眼神杀气腾腾,誓要将李续断的脑袋削下来似的。
  “哎?怎么打起来了?”玳瑁端着茶托走进书房,拳头大的眼睛圆鼓鼓的瞪着。
  李续断跳到书架,展开扇子,挡在自己脸前,引魂幡的锋利尖刃扎在玉石扇骨发出清脆声响。

  李续断手的璎珞扇看似很脆弱,没料到居然能轻而易举的抵挡住青龙的攻势,青铜铸造的盾牌还要坚硬。
  南宫兜铃坐在一张太师椅,像看京剧的观众,手指头还随着打斗的节奏颇为悠闲的敲击着檀木扶手。
  玳瑁走到她身边,“兜铃,你为什么要派式神出来攻击我的主人?”
  “不是我命令的,他们两个一言不合自己打起来的。”

  “可是,没有主人的吩咐,式神不可以贸然行动,不然是造反。”
  “又不是攻击我,算不造反。”
  “请不要为难我的主人,不然我要出手了。”
  “随便你,你要是觉得不够热闹,凑过去呗,把屋顶掀翻我也无所谓,反正不是我家。”南宫兜铃在玳瑁茶托里拿起一杯茶喝着,“哇,好喝,这是什么茶?”
  “西湖龙井。”玳瑁说:“他们是为你打起来的?”
  “鬼知道哦。”
  “你一直在现场,你会不知道他们打架的理由?”
  南宫兜铃再次不经意的抚摸自己给青龙掐痛的脸颊,“那个木鱼脑袋误会青龙在欺负我,所以……”
  “那这么说来,我主人是因为你才卷入这场争斗的。”
  南宫兜铃耸耸肩,“是他自己要和青龙抬杠的,我又没有拜托他帮我出气什么的,你的主人自己有手有脚有脑子,他那么想打架,我哪好意思坏他兴致?”

  “你……”玳瑁一副讲不过她的样子,放下茶托,“主人,我来帮你!”
  “不必。”李续断沉稳的回答,璎珞扇在空灵巧一转,南宫兜铃突然感到寒风刺骨。
  屋子的气温一下子降到冰点。
  无数细小的霜花从洁白的扇面里华丽飘出。
  在窗口透进来的阳光下折射晶莹的亮光,像有无数钻石飞舞而出。
  霜花黏住青龙手的引魂幡,青龙还来不及挥动武器,刹那间,霜花沿着引魂幡飞快蔓延,攀爬青龙的手腕、肩膀、脖子,一瞬将他整个身体冻住。
  青龙成了一尊冰雕。
  这个晶莹剔透的雕像凝固了不到几秒,冰雕发出破碎声,变成粉末,青龙恢复成烟雾,旋转着缩回引魂幡。
  式神败下阵来之后,只能以精元状态回到真身内休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