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37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原本于家优势明显,吴家与宋家、邱家联手才堪堪抵挡住其咄咄逼人的压力。但于道明在副部级位置上未能更上层楼,于铁涯接连在石陀、黄海败北退出官场,于家出现人才断层,不得不把赌注押在外姓的方晟身上。反观吴家、宋家、詹家近年来呈上升势头,特别詹家十年前确立“远离京都、经营基层”战略效果明显,在华南建立起严密的关系网,又巧妙避开竞争激烈的京都权力圈。

  对于刚刚崭现头角的方晟,几大家族不约而同表现出关注,于家支持尚不足为虑,关键还有军中大佬白家在幕后,这就让他们有些担忧了。虽然历来有军人不参政的约定,但军方立场从来就是不可忽视的因素,从小处说各省市常委都有军区司令,政治局里也有军方代表,从大处说……不能细说……
  宋家前有绿袖夜总会事件,后有窃取光碟事件,加之樊红雨暗中调和,对方晟的观感基本正面;詹家远在华南鞭长莫及;重担便落在吴家身上。吴郁明接到家族的指令是:
  避免与方晟正面冲突,但若有可能必须全力打压,阻止或延缓他的上升势力。
  费约本是一枚很好的棋子,可惜还是斗不过方晟,当然从某个角度讲费约应该立于不败之地,他跟于铁涯一样终究没按捺住好胜之心,非要与方晟在政绩方面比个高低,结果自己打败自己。
  江业官场与黄海最大的不同是,费约在四至六年内占据绝对优势,因此从县常委班子到县正府领导,机关部委办局、乡镇主要领导,相当部分都是费约赏识或通过打招呼等方式提拔任用的,方晟担任县长后双方冲突频频的情况下,费约还强行任命了一批心腹爱将。
  倘若方晟上台或换别的县委书记,大洗牌必不可免,一朝天子一朝臣嘛。
  此时作为水淹江业的罪魁祸首——莲花河河道整治工程领导小组,吴郑荣和邱秋两位副组长恐怕也难逃一劫。这时大家才悟出当初方晟、淡忠守等人坚辞副组长的决定是多么英明。
  有时不能随便挂头衔,图面子图好听,一旦出事要承担责任的。
  拖了一个多月,高翼集团的检测报告终于出炉,第一时间在纽约召开新闻发布会全文印发给各大媒体,同时抄送给陇山省人民正府办公室。
  报告只有一千多字,列举了陇山省鄞峡、绵兰两市虫害中出现的九种农作物害虫,实验室检测结果C-15K转基因玉米种子可以免除虫患,同时还附有集团在阿根廷、南非等地农田实地检测的结果,答案均是可以免除。
  但为何鄞峡、绵兰两市种植的C-15K转基因玉米同样出现减收现象呢?
  报告给出两个解释:一是转基因玉米免除虫害存在一个阙值,超过其承受的最大压力则达不到预期效果,打个比方防弹衣可以抵御二十多种子丨弹丨,但不代表能同时抵御十多支枪同时射击,也就是说此次鄞峡、绵兰两市虫害无论是规模还是数量均超过实验室预测的上限,转基因技术都派不上用场;二是相比同地区非转基因玉米,转基因玉米未出现绝收现象,且减收程度比非转基因玉米低七个百分点,依然可以视为发挥一定作用,尽管微乎其微。

  报告因此得出结论,不认同鄞峡、绵兰两市申请赔偿团体认为C-15K转基因玉米种子是伪劣种子的看法,也不认同陇山官方以销售伪劣种子罪拘捕中华区营销总裁于铁涯的做法。
  高翼集团表示将以官方身份与有关部门会商上述两个事项。
  消息传到陇山,正府方面并未如大家认为的觉得被公然打脸,相反松了口气,这是科学地、彻底地解决问题的台阶,也符合当下按程序办事的大环境。
  第二天陇山省正府办发布一条简讯,省农科院已着手对高翼集团检测报告进行复验,后续工作需等复验结果再作定论。这则简讯让刚刚赶到陇山准备正式交涉的高翼集团法务部代表没脾气,只得呆在酒店里等消息——你们不是让大家伸长脖子等检测报告吗,如今我要复验,没什么可指责吧?
  只苦了在看守所翘首以待的于铁涯和邱海波,虽然有各方面罩着没吃苦,京都那班高官子弟们还算义气轮流过来探望,带些烟酒给他顺便打点关节,但看守所可不是度假村,该遵守的规矩还得遵守,比如看守叫道:
  “于铁涯!”
  于铁涯就必须大声回答:“到!”
  以前当县长哪想到会有今天?短短数月,于铁涯比捱几十年还漫长。
  至于这桩事件如何解决,两人已得知宋远冬那边态度有所松动,加上高翼集团施压,剩下不过是时间问题。偏偏对于看守所里度日如年的两人而言时间是最大的问题,自由对他俩显得尤为重要。
  一次难得的放风机会,两人在院子里相遇,于铁涯低声说实在不好意思,本想有福同享,却把你拉下水。邱海波无所谓笑道现在不是有难同当吗?没说的,出来后咱哥儿们又是一条好汉!

  匆匆各说了一句,随即被看守发现大声吆喝两人分开,遂赶紧低头继续围着院子转圈。
  于邱两个家族也没停止努力。邱家在京都圈子里广泛动员,通过各方面给宋家传话,暗示如果不尽快放人,今后邱家将不惜代价反扑,哪怕玉石俱毁!于云复在一次部分省份宣传部长座谈期间特意找来陇山省周部长,询问转基因事件进展,并严肃地说虽然当事人是我的侄子,但必须尊重法律,尊重事实,该严惩决不轻饶!
  说虽这么说,周部长也是官场老手,深知这句话的重点不是后半句,而是“当事人是我的侄子”,连忙表示回去转述领导的意思,若无大碍立即放人!
  回陇山途中,周部长直接打电话给宋远冬,说省农科院那帮人的水平我知道,叫他们复验人家最新技术检测的结果,哼,不是我小瞧,憋两年都没戏,该走的流程意思一下就行了,免得我到京都开次会就被谈次话,再这样下次换你参会。
  周部长是省委常委,官大半级压死人,宋远冬可不敢得罪,当即赔笑说是的是的,我再催促一下农科院,他们办事效率确实低了点。
  官僚机构一旦雷厉风行起来工作节奏快得惊人,第二天上午省农科院发布关于认可高翼集团检测报告的消息,下午相关部门立即约见高翼集团法务部代表,表示“销售伪劣种子罪”不成立,已下达于铁涯、邱海波无罪释放的通知。

  双方经过紧张磋商和谈判——从下午三点持续到凌晨两点,初步达成和解协议,第三天上午省工商、质检、市场监督等部门联合发文,宣布高翼集团在销售转基因种子期间涉嫌过度宣传和夸大产品功能,误导经销商、农户购买转基因种子,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和《广告法》等相关法律,对高翼集团罚款五万元!
  日期:2018-04-14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