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37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军威切入正题:“生意方面的事我帮不上忙了,完全靠她自己。小容在梧湘发展其实并不顺利,前段时间差点翻船,幸亏许玉贤书记和方县长出手相助才渡过难关……”

  “喔,那个小方跟小容还有来往?”肖挺渐渐听出味来,故意打岔。
  “纯粹公事公办,没有任何逾礼的成分,这也是我佩服方晟之处,”周军威一笔带过随即又说,“这次双江遭了水灾,听说江业等三县受灾是因为许玉贤书记下令泄洪,其实为官一方很不容易的,有时难以兼顾,我也在基层干过知道其中的苦衷。因为许玉贤书记对小容一直挺照顾,多年来也关心培养方晟,所以我厚着脸皮来找老领导求个情……”
  肖挺只是听,笑笑不说话。哪怕在老部下面前,身为省委书记也不会轻易表态。
  周军威的话说得很妙,突兀地加了句“多年来也关心培养方晟”,大家同样沉浸官场多年,焉有听不出奥妙之理?周军威是在暗示肖挺,这回是方晟想保许玉贤。

  换作普通身份县委书记,这句话简直有侮辱之嫌,但方晟背后站着京都于家和白家。虽然作为省委书记不用怕他们,若想要进步就不同了,有些人未必能帮忙,但可以从中破坏,把简单的事情搞得很复杂甚至流产。
  吴副总理权重位高,于云复难道是吃闲饭的?中宣部长地位比副总理只高不低,影响力更大。
  瞅瞅老领导的脸色,周军威又说:“黄将军也很赏识方晟,几年前有两位省常委出席方晟婚礼,一位是何省长,一位就是黄将军。”
  “哦?”肖挺眉毛一挑,这件事倒没听说过。黄将军以前在碧海任军区司令时也是省常委,不过彼此都忙,军政也鲜有交集,因此关系不算亲密。
  “黄将军和白翎的母亲容上校是老战友。”

  肖挺听到这里算是明白了,也成功地被周军威误导了。他一心以为许玉贤通过方晟找容上校,然后说服黄将军力挺,殊不知许容二人暗通款曲。
  “军威,我可要批评你呀,你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不关注碧海时事,倒把双江的情况摸得比我这个省委书记还熟。”肖挺似笑非笑。
  周军威连忙解释:“都是小容打听的,现在讲究政商合一嘛,要把生意做大就得了解透方方面面的关系。”
  肖挺又一笑,说:“菜上齐了,来,吃饭。”
  两个人的宴席,为养生不喝酒而喝鲜榨果汁,主要话题就是回顾在碧海工作时的点点滴滴,忽儿感慨,忽儿唏嘘,忽儿大笑,直到散席握手辞别都没再提许玉贤。
  回到宾馆,仿佛心灵感应似的,周小容打来电话劈头就问:“吃完了吗?谈得怎样?”

  “一点儿不关心老爸,有没有喝醉什么的。”周军威佯怒道。
  “得了吧老爸,人家是省委书记好不好,能陪你吃饭已是天大的面子,还会喝酒?想得美。”周小容毫不留情说。
  还真说到点子上。
  周军威只得承认:“是没喝酒,不过该说的都说了,他没答应,也没说困难啊之类官话,以老爸几十年官场经验看八成有戏,当然要提醒许玉贤一颗红心两种准备。老爸完成任务了,准备坐明早火车回家。”
  “别急着走,到梧湘玩几天嘛,我陪你到海边吃正宗海鲜。”
  “算了吧,你那工地到处是水泥黄沙,我还是回去听听京剧,打打太极拳,每顿喝二两小酒,快活去也。”
  晚上十一点四十分,方晟接到周小容的电话。
  此时距离周家父女通电话已有五个多小时,周小容故意挑这个时间点打电话,是算准方晟已经睡了,白翎肯定躺在旁边。
  周小容是利用这个机会向白翎示威。
  接完电话,方晟轻轻吁了口气,下意识准备联系许玉贤,再看时间又改变主意,明天再说吧,反正还没出最后结果。
  “谈妥了?”白翎也被惊醒,贴着他的脸问。

  “哪有那么容易?周军威只是说明来意,肖挺只是听听而已。”
  “肖挺改变主意的概率有多大?”
  “要看他是政客还是省委书记。”
  这句话有些晦涩,白翎琢磨了好一会儿道:“如果是政客,他就改变主意;如果是真正为民请命刚正不阿的省委书记,他会严厉执行重大事故一把手负责制,对吗?”
  “嘿嘿嘿,白翎同志成熟了,熟透了。”方晟边奸笑边在被窝里伸手捏了一把。
  “流氓!”白翎也掐了他一下,转而道,“你跟周小容的关系又进了一步。”
  方晟想到上次在高速工地的拥抱,有些心虚:“进什么步?”

  “以前从不接电话,现在夜里通电话。”
  “唉,为了许玉贤的前程嘛,帮人就是帮自己。”
  “也许以后还会发生别的事,你们继续联系,然后见面,再然后……”
  方晟沉默半晌,道:“不可能,相信我吧,绝对不可能。”
  说句话时,他都不相信自己。
  第二天方晟如实转述周小容说的内容,许玉贤听罢叹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接下来只有听天由命了。

  在省委层面上,何世风等人感觉到肖挺微妙的转变,先是叫组织部暂时搁置梧湘市委书记人选问题,然后在一次会议上强调保护基层干部积极性,让基层干部想做事、敢做事,不要在实际工作中畏首畏尾担心承担责任。
  隔了几天于道明主持召开全省灾后重建工作座谈会,出席会议的是各市区分管副市长,会期半天。临近中午于道明作总结性发言时,肖挺突然到会,围绕灾后重建工作作了高屋建瓴的指示,强调领导干部只要把人民群众利益放在首位,重大决策过程中不谋私利,即使发生这样那样的突发情况,省委会酌情考虑,坚决不让基层干部受委屈。
  说话听音,连于道明都私下对方晟说看来走周军威的路子管用,肖挺开始打退堂鼓了。
  梧湘这边听到风声后,包括吴郁明在内都纷纷到许玉贤办公室表示祝贺,前阵子市委市正府都很压抑,因为许玉贤一旦倒台必将牵连一大批干部,梧湘官场又要激烈动荡。
  这当中只有吴郁明稍稍失落。京都吴家其实已做好许玉贤被拿掉的准备,着手活动让吴郁明顶上,这样一来又得继续等待机会了。
  此时的江业官场也充斥着焦躁和不安。
  梧湘市委口头通知费约“停职检查”,方晟“暂时主持全县工作”。对费约来说仕途基本结束了,区别只是处分轻重程度;方晟能否由“暂代”转为“正式”却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首先方晟任县长不足两年,按惯例在一个岗位上锻炼满两年才考虑提拔,之前韩子学在黄海多次“破格任用”,那是县城范围内,靠县委书记的权威压得住。到了地级市层面,各方面竞争更加激烈,县级领导们的背景通常达到省里,梧湘市委是否愿意冒险,以及能否压得住都是问题。
  其次水灾事件尽管方晟置身度外,但毕竟发生在江业,方晟是县长,深究起来还是有一定责任,起码存在领导不力、防洪措施不到位的问题,万一咬起来会引发广泛争议。
  最后就是吴郁明决不会让方晟轻易得逞。京城几大家族当中,邱家已日薄西山,剩下于家、吴家、宋家和詹家。詹家主要势力在华南,宋家则重点经营西北,于家和吴家子弟分布在京都和沿海省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