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遍野》
第449节

作者: 冷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羽回去后,洗澡,备课,然后就躺库上去了,望着天花板,然后又望着挂在墙壁上的那幅画出神。
  "十月平湖霜满天..."杨羽不由自主的念了出来,念道最后的时候,下面是一个红色印章,写着:宁采臣印。以往看到这里,杨羽也不去注意了,这今天,多注意了两眼,他发现,下面还有几个小字,好像是落款日期,便起身去看了看。
  这一看,杨羽的脸色顿时就苍白了。
  "不会这么巧吧?这不可能!"杨羽简直不敢相信,世上有这么巧的事?
  "是他?怎么可能会是他?"杨羽打死也不信,自己偶尔间,发现了这事。
  这个发现,杨羽突然睡不着了,他不知道要不要把这个秘密告诉她。
  杨羽继续晨跑着,这次又改变了路线,不经过韩嫂家,也不经过刘寡妇家,而是沿着浴女河往下跑,经过了何诗言家。
  没想到,遇到了何诗言。

  何诗言还是穿着白裙子,一头的秀发,跟当年的王祖贤演的聂小倩真的泼为相似。
  这种古典美,不是装出来的,而是从骨子里就散发着那种古典的美丽,是现代人无论如何都是伪装不出来,杨羽甚至越来越相信,她是聂小倩。
  "你的病恢复得如何了?"杨羽问道,何诗言做手术也有两个月了,成功还是失败差不多可以看出来了。很多人手术是成功的,但后面由于免疫,机能问题,最后骨髓细胞还是没有融入你的身体而死亡。
  "应该没事了。" 何诗言微笑着说道。
  她本来就是个想死的人,活着对她而言,不一定就是种幸福,只要心结不解,对她而言,活着,是期望也是折磨。
  杨羽瞧了眼何诗言,何诗言也看过来,两人四目对视,那种感觉一言难尽啊,说不清道不明。

  "你..."杨羽想问,又结巴了,但还是问了出来:"你还要继续等吗?"
  "嗯。"何诗言回答的很坚定。
  "如果宁采臣已经把你忘了呢?"杨羽说道。
  "他不会的。"何诗言知道,不会。
  绝对不会。
  杨羽欲言又止,他想说点什么,何诗言对爱的痴情已经到了无法磨灭的地步。
  "你一定要见他吗?也许见了后,你比现在活得更痛呢?"杨羽知道,何诗言是一定要见宁采臣的,死也要见,这是她活着的意义。
  “无怨无悔。”何诗言回答的很干脆利落。
  "很好,我带你去见个人。"杨羽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何诗言一时没听懂这句话的意思。
  "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我帮你找到宁采臣了。"杨羽面无表情,淡淡的说道。
  "你说什么?"何诗言这次听懂了。顿时,脸色一下子变了。

  宁采臣!
  这三个字一笔一划的刻在何诗言的心上,是真的拿刀刻进肉里的。
  这个人,左右了聂小倩几生几世的命运。
  如果一个人的命运不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上,那他注定将悲哀一生。
  杨羽不忍这样的悲剧继续下去了。也不需要再说话,也需要何诗言一个回答。
  这一刻,何诗言等了五百年了,五百年,都在寻找着彼此,但是没有找到彼此,这本来就已经说明,情已断,缘已尽。

  “嗯。”何诗言重重的点了点头。
  杨羽看着,没有说话,眼眶湿润了。
  还是那条路,浴女村的北山路,这条已经被村民走烂了。
  但今天,杨羽重走这条的心情是完全不一样的。
  沉重,沉重。

  宁采臣是谁?杨羽又没出去找,他怎么会知道宁采臣是谁?
  何诗言的脚步也是那么重,五百年的等待,全是为了等今天啊。
  屋子,一间老屋。
  杨羽第一次来时,就感觉这老屋的风格很特别,很熟悉,那是因为,这屋子的风格很像兰若寺。
  兰若寺,是他们开始和结束的地方。
  何诗言摸着门,摸着木头,是如此的亲切和熟悉。
  "你进去吧,我不进去了。我在外面等你。"杨羽淡淡的说道,坐到了门槛上,这是情人相见的地方,杨羽何必去当灯泡。
  何诗言点点头,便一步一步的朝里面而去。

  走到房门的时候,停了,她听见了些声音。
  "老婆,你为什么这么早离我而去?"
  何诗言的心剌痛了一下,慢慢的走了进去。屋里是个老人,老人躺在库上,正看着照片,眼泪止不住的流。他看见何诗言见来的那一瞬间,一个眼神,瞬间,他就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了。
  何诗言哪怕看见眼前的男人是个老头子,头发发白,已是暮年,但还是第一眼就能认出来,他绝对是宁采臣。
  两个人,谁也没有先说话,就是这么看着,眼眶都是红的。
  但是,何诗言看见那张照片的时候,听见刚才那句话,他突然明白了杨羽之前的警告,照片里的那个女人当然不可能是何诗言。
  "为什么?"何诗言心在流血,眼泪在眼眶里打滚。
  "为什么?"老师傅重复了这三个字。
  杨羽坐在门槛上,他不会吸烟,如果现在有只烟该多好。
  昨晚躺库上,他看着那幅画卷时,下面也有几个字:嘉靖三年。跟老师傅送他的砚台上的一模一样。而且画卷中,宁采臣正在拿着毛笔书法,杨羽越看越像,画里的毛笔,砚台跟老师傅送的太像太像了。

  这时,杨羽的脑海里出现了兰若寺的场景,跟老师傅家的房子风格一结合,恍然大悟,老师傅真是宁采臣?
  何诗言和老师傅都在问。
  "情已断,缘已尽,这是我最后一世了,我想过一个属于我自己的人生,真正属于我的,人生!"老师傅说得有点激动。
  老师傅前面的几世过得跟何诗言一样,为一个女人而活着,可是没有等待,哪怕这一年,前四十岁,他也在寻找命中注定的那个女人,但是这一世,他的生命里出现了另外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改变了他,改变了他的爱。
  她说:“这是你最后一世了,这次死后,你将不能投胎,也不能做鬼,你将彻彻底底的灰飞烟灭,你就不能为自己活一次?”
  老师傅顿悟。
  何诗言无言以对。
  “你变心了吗?”何诗言问。
  这个问题她必须问,这是她心病的根源。
  “我想过属于我自己的人生。”老师傅回答道。
  杨羽在外面等得很煎熬,里面发生了什么,说了些什么,他不知道,他也不想去猜。他只是想起了一部电影《胭脂扣》,当如花找到已经年迈不堪的十二少时的场景。
  半个小时过去了,太阳已经慢慢辣起来。
  可何诗言没有出来。
  屋里也很平静,也没有太多的争吵。
  杨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等,何诗言的事跟他其实没有太多的关系,两人之间也仅仅只是普通的朋友。
  "我们走吧。"何诗言总算出来了。

  杨羽没有问,也不敢问,也不需要问。何诗言能不能从这段情里走出去,就看她自己了。
  下山后,杨羽是要去学校的。
  "我没事,你去上课吧。"何诗言勉强挤出笑容说道,但脸色很难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