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58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看,这样行不?”黑蜘蛛解开胸前的第一个排扣,露出了一片比脸要白一些的皮肤,学着烟花女子的样子说。
  “二姐,就你这样儿,估计连人家的管家都看不上你。”鸭屎笑着说。

  “混蛋,你多漂亮啊,管家一眼就看上了,哼。”黑蜘蛛给了鸭屎一拳,笑着说。
  宁十三抡起拐杖,在黑蜘蛛屁股上轻轻打了一下说:“越大越没有正经,一点好不学,弄得跟青楼女子一样,这成何体统。”
  黑蜘蛛撅着嘴,眼神中透着不服,带着歉意,又有点无所谓的样子。她的这个样子惹得鸭屎哈哈大笑。
  宁十三也给了他一拐杖,随后说:“你也大了,别老跟你师姐没大没小的。小心人家说闲话。”
  “好了,师父,说正经的,我们去哪儿找抵押的宝贝?”黑蜘蛛问道。
  宁十三从身上取出一个小盒子说:“你们俩都知道这个小盒子的来历,但你们一定不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鸭屎与黑蜘蛛凑过来一看,这个盒子正是楼外楼师父的红颜知己让捎过来的。
  “师父,我们拿了一路,猜到了里面应该有东西,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鸭屎说。

  “其实是宝贝。”宁十三笑着说,“这是一颗三两重的钻石,极为罕见。它的成色是我见过最好的。前两年,我费劲心机偷了这颗钻石,暂时寄存在楼外楼。一旦我有难,这个便是救命钱。你们带过来之后,我就贴身放着,生怕弄丢了。”
  “这个能换多少钱?”鸭屎不解地问。
  “哈哈哈,这个无价。至少比卷江龙的戒指价格要高很多倍。如此成色,如此大小的钻石,举世罕见。”宁十三笑着说。
  “以此为抵押去借卷江龙的戒指会有两个结果:第一、他借给了我们戒指,结果不还钻石;第二、他不借戒指,同时扣留钻石。我们风险很大啊师父?”黑蜘蛛很担忧地问。
  “不必担心,我断定他不敢轻易违背江湖规矩。再者,你可以演得逼真一些,量他也不敢轻易胡来。”宁十三很自信地说。

  “好的,师父。”黑蜘蛛说。
  鸭屎与黑蜘蛛一早就到了县城。这个时间点,三只手他们还在客栈睡觉呢。黑蜘蛛专门找人把自己捯饬了一番,把自己打扮成了贵族小姐。一身绸缎青花瓷花纹旗袍,配上西洋进口的高跟鞋,同时肩膀上趴了一小块纯貂皮。
  “二姐,现在才秋天,你搞成这样好吗?”
  “关你屁事。”黑蜘蛛将貂皮扔到地上,生气地说。
  日期:2018-02-24 15:26:00
  第67章 渐入圈套
  中午的时候,当黑蜘蛛穿一袭旗袍,扑上香粉出现在卷江龙府邸的时候,看门的兄弟们都看呆了。尽管她通过扭来扭去尽显风*,但还是不习惯旗袍与高跟鞋的标配,走起路来极为别扭。尤其是她那双大脚,在依然习惯裹脚的时代,显得很不合时宜。
  鸭屎衣着简朴,手里捧着盒子跟在黑蜘蛛屁股后面,看着黑蜘蛛屁股扭来扭去。此时的鸭屎无需表演,本色出演就已经像极了下人。
  看着黑蜘蛛走路的姿势,他几次差点笑出声。
  作为当地黑社会的老大,卷江龙和一帮结拜的兄弟都住在这座宅院里。县城里多数商铺需要向他交保护费,一般都需要亲自送来。
  在微山,鸭屎见过在路上、摊位收保护费的,但很少见主动将保护费交到家里的。卷江龙就这么牛,从未怕过事。有谁不交,拖延等,他们都会付出巨大的代价。
  卷江龙的府上藏了一批高手,梁山一带的人都很怕他。

  门口的守卫见黑蜘蛛衣着不俗,应该有些来头,又如此大胆地私自闯入,于是没敢怠慢,直接将她和鸭屎带到了卷江龙身边。
  “小姑娘,胆子不小啊,说吧,找我什么事?”卷江龙翘着二郎腿,笑着说。屎黄色的牙齿露在外面。
  “大当家的好,我是从微山来的,我爹在运河帮效力。我们是来梁山探亲的,小住一段时间就离开。我爹久闻当家的大名,特意让我来拜会下。”黑蜘蛛笑着说。
  听说他们与运河帮有关,卷江龙立即重视了起来,让手下给他们安排座位。随后他笑着说:“敢问令尊在运河帮坐第几把交椅啊?”
  “我爹这次来不想惊动附近的帮内兄弟,所以不希望我透露出去。我爹让我过来一方面是拜会下当家的,另一方面也想向当家的借一样东西看看。”黑蜘蛛笑着说。
  “哈哈哈,”卷江龙一听有人向他借东西,立即笑出了声,阴阳怪调地说,“是吗?想借什么?”
  “这个,”黑蜘蛛指着卷江龙手上的戒指笑着说,“听说这个翡翠戒指全世界就这么一个,我爹特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卷江龙脸上的笑容立即冷却,眼神在一秒内有些慌张,随后又恢复了镇定,冷冷地说:“你们到底是什么来头,想干什么,是不是想打架?”
  “当家的别误会,我们只是看看,又不是不还了。”黑蜘蛛笑着说。
  卷江龙看了看站在黑蜘蛛身后的鸭屎,随后说:“万一你们拿跑了怎么办?你怎么证明会将东西还回来?”卷江龙看了下鸭屎手里的盒子,随后又将目光盯到了黑蜘蛛身上。
  “当家的一定看到了,我这边也带了一个宝物过来。这个宝物在价值上,比您的翡翠高太多。不过,我爹是个实在人,相信当家的也是个实在人。如果当家的肯将戒指借给我们看看,这个宝物也借给当家的看看。”黑蜘蛛恭敬地说。
  一听说有宝物,而且是价值高过自己的戒指的宝物,卷江龙立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凑过来说:“拿来我看看。”
  黑蜘蛛给鸭屎一个眼色,鸭屎将小盒子递给了他。
  卷江龙刚打开盒子,几条强光照射到盒子里的钻石上。那钻石立即散发出夺目的光彩。尽管卷江龙见过世面,但这么大个的钻石他还是第一次见。
  他将钻石拿到手中,对着阳光看,光芒立即刺中了他的眼睛。他闭上眼睛,揉了揉。
  “这东西果然不一般。”卷江龙边看边说。
  “可以把这个留在这里,当家的慢慢看,只要把戒指借给我们就好。”黑蜘蛛说。
  “你就不怕我把你们杀了,将钻石留下?”卷江龙用极为轻松的语调说。
  “怕就不来了。既然来,就不怕。没有几把刷子,谁敢登您的门?”黑蜘蛛说。
  “说得好,”卷江龙将戒指取下,递给了黑蜘蛛,随后说,“你们可以走了。”
  “谢当家的,改日再来拜会。”黑蜘蛛行礼道。她带着鸭屎,很快就离开了卷江龙府上。

  黑蜘蛛叙述了她之前拿到戒指的过程后,小时迁立即表示不服。
  “宁爷,”小时迁愤怒地说,“您这是典型的作弊。”
  宁十三笑着说:“这怎么叫作弊?这个题目是你们出的,何来作弊可言?再说,盗贼并非以盗取胜,有时候盗心比盗物更难。”
  “就算我们栽了,这也不过是你们花高价买了那个戒指。”小时迁不满地说。

  “好啊。既然你不服,那么我们就再来一轮比试怎么样?”宁十三笑着说。
  “当然需要。要来就来点真本事。”小时迁说。
  “你看这样行吗?既然我的钻石比这个戒指要值钱很多,卷江龙一定将其藏得很隐秘。咱们两边一边派一个人,如果谁先将钻石偷回来,谁就赢了。”宁十三笑着说。
  “一言为定。”小时迁说。
  “野狐田,你是怀义堂的大弟子,这个任务就交给你来做吧。”宁十三说。
  “是,师父。”野狐田答应道。
  “看来这次必须我小时迁亲自出马了。”小时迁略有紧张地说。
  野狐田与小时迁一起出发。小时迁熟悉道路,所以很快就把野狐田给甩掉了。野狐田并没有前往卷江龙的府上,而是走到县郊的一家小酒馆,要了一坛子好酒,喝得酩酊大醉。

  醉酒后,他趴在桌子上睡了半天。
  直到第二天下午,他才跌跌撞撞回到了密林中。
  刚回到小破屋野狐田发现,小时迁早已回来了。那个钻石已经被小时迁得手了。他将钻石交给宁十三,一脸得意地站在那里。
  “混账东西,你跑哪儿去了?”宁十三对着野狐田痛骂道。
  野狐田低着头,任凭师父骂,一句话不说。小时迁看在眼中,得意在心中。
  “宁爷,你们胜了一局,我们也胜了一局,平了。最后一局决定胜败。”小时迁略有膨胀地说。
  “好啊。最后一局得来点难的,得考验下团队合作能力。”宁十三说。
  “虽然我们都是单干的主儿,但最近也合作得很默契,这个我们都不惧。”小时迁说。

  “我有个好的比法,不过就怕小时迁兄不敢。”黑蜘蛛笑着说。
  “哼,有什么不敢的?你们敢,我们就敢。”小时迁说。
  “卷江龙家里女眷不少,如果我们每一方各出五个人,看谁先把他们家的女性内衣全部拿完,谁就胜利。”黑蜘蛛笑着说。
  “这不合适吧。一来,我们没法确定女性内衣的数量。二来,一旦两边的人都拿,如何定输赢?”小时迁说。
  “如果都进去,那就是抢呗。回头清点数量,哪一方多,哪一方胜利。”三只手补充说。
  “说的好,就按这位兄弟说的来。”野狐田补充道。
  小时迁看了一眼三只手说:“好,就这么定了。”
  “我们比了两轮了,都累了。咱们约定后天晚上行动,怎么样?大后天一早原地汇合。”宁十三说。

  “好,我们也正有此意。”小时迁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