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是空心的(思极甚恐)》
第39节

作者: 蚂蚁有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4-13 09:40:03
  …
  山洞分叉路口处。
  “只剩下左边道路了。”陈翊特意提醒大家。
  “我一早就说要往左走的!”
  “就是,走左多好,都怪这个不靠谱的家伙,害我们遭遇这么多怪物!”
  “以后,醒目点,还导游。”
  其他人对陈翊一阵吐槽。
  陈翊也不辩驳,等他们一个个进了左边道路,他才小声喃道:“好了,这次有什么差错,可不能怪我了。”
  左边道路,他也没进去过呀!
  这个坑货呀!
  探路从来都不是他的强项。

  “咦,四哥呢?怎么还没到?”陈翊纳闷。
  不会四哥真的傻傻地跟那些绿光红蚂蚁生死搏斗吧?
  这个呆木头呀!有时就是一根筋。
  然后陈翊重新往右边山洞走去。
  他自然不知道四哥中毒后肌肉关节僵硬的情况。
  …
  四哥快崩溃了。
  为了阻止绿光红蚂蚁追上。
  他背包里的衣服同背包都烧了。

  后来眼看红蚂蚁又追上了,他把自己身上的衣服给烧了。
  胸口露出了一大戳毛。
  保命要紧,也不在乎什么形象了。
  再后来红蚂蚁又追上了,他把长裤也给烧了。

  全身只剩下一条四角丨内丨裤。
  我是雇佣兵之王呀!我是打不死的四哥呀!怎么沦落到这种田地?
  四哥羞愧难当,恨不得撞墙死了。
  如果红蚂蚁再追上来了,没啥好烧了。
  好吧,四哥也放弃抵抗了。
  因为他也实在爬不动了。
  他仰躺在地面上。

  看来中毒越来越深,即使不被红蚂蚁嗜食,估计自己也毒发身亡了。
  四哥想到了那些沙雕,难道他们也中毒了吗?
  奇怪的是,他对死亡没那么恐惧了。
  不过他是特后悔,这么多地方可以去,为何非要跑来沙漠?

  来沙漠也就算了,为何非要找上这么一个专坑旅客的导游?
  悔呀!
  …
  “咦?四哥你干嘛?”陈翊借着电筒光,突然看到了地面上躺着一个人。
  仔细看,竟是四哥,只是他这副模样,实在他太那个了。
  “我随便躺躺,思考人生不行呀!”四哥吼道。

  万万没想到,临死前,见到的人竟是自己最讨厌的人,四哥当然没有好脾气。
  更何况在陈翊面前,他绝不可能认怂的。
  他现在除了还能说话,四肢关节僵硬,动都动不了了。
  “脱光衣服思考人生?”陈翊愣住了。
  这人没毛病吧?

  再说了,你思考人生也不能把这里当成沙滩呀!
  “我很热脱掉衣服不行呀?”四哥继续吼道。
  老天你对我也太残忍了吧!
  日期:2018-04-13 12:02:04

  在我临死前也还要这样折磨我。
  他现在只希望陈翊赶紧离开。
  “那你还生火?”陈翊很好奇,直接就蹲在了四哥跟前。
  那火差不多熄灭了。
  而那些绿光红蚂蚁围了大半个圈,但没有涌向陈翊。
  看来它们也惧怕陈翊背包里的诡异瓶子。
  “我饿了,烤点东西吃不行呀?”四哥吼道。
  这是他最后的尊严了。
  所以他一定要装下去。
  “咦,爆烤红蚂蚁?”陈翊从火堆里捡起了一只手指大小的焦黑的红蚂蚁。
  “烤好了,吃吧!”陈翊直接把焦蚂蚁塞
  到了四哥嘴巴。
  你妹的!四哥心里怒骂着,反正都要死了,吃就吃,谁怕谁呀!

  四哥张开嘴就咀嚼起来。
  “额?”四哥愣了一下,焦蚂蚁脆脆的,
  貌似味道还可以。
  主要他也饿了,之前胃早就呕空了。
  “犀利!居然能吃得下!”陈翊暗自佩服。
  这可是嗜食腐尸的红蚂蚁呀!

  “还有没有?”四哥问。
  “有。”陈翊面露难色,因为他都想呕了,不过他还是又拿起一只焦蚂蚁塞进了四哥的嘴里。
  陈翊眯着眼,借着电筒光,往四周看了一会。
  哦,原来如此。

  陈翊从地面的痕迹已经看到了四哥之前的经历。
  “四哥,你是中毒了吧?”陈翊突然冒出了一句。
  “额?”四哥一愣,接着问:“你看出来了?”
  “傻子都能看出!”
  “哼,是又怎样?”四哥哼道。反正都要死了,谁怕谁。

  “你死不了。这种毒不致命。”陈翊仿佛看穿了他的内心想法。
  “死不了?太好了!兄弟,救我!”四哥如见到了救星,立马充满了期待。
  “…”陈翊。
  小四,你变脸也太快了吧!
  你刚才不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吗?
  “这种红蚂蚁,估计带有一些神经毒素,会麻痹局部神经,但不足致命,不然你早就死掉了。”陈翊分析道。

  “那要怎么做?”
  “很简单,放血。”
  “放血?”四哥一下子紧张起来。
  见他紧张,陈翊决定先给他科普一下:“中医的放血疗法最早的文字记载见于《黄帝内经》,如“刺络者,刺小络之血脉也”;“菀陈则除之,出恶血也”。并明确地提出刺络放血可以治疗癫狂、头痛、暴喑、热喘、衄血等病证。相传扁鹊在百会穴放血治愈虢太子“尸厥”,华佗用针刺放血治疗曹操的“头风症”。唐宋时期,本疗法已成为中医大法之一。
  而现在给你采用的是井穴放血。
  井穴位于四肢末端,该处神经末梢极为丰富,十分敏感,针感极强。
  俗话说,“十指连心”,因而刺激井穴具有很强的醒脑、苏厥、开窍、安神、止痛作用。醒脑、苏厥、开窍作用。《乾坤生意》中说:“凡初中风跌倒、暴卒昏沉、痰涎壅滞、不省人事、牙关紧闭、药水不下,急以三棱针刺手十指十二井穴,当去恶血。又治一切暴死恶候,不省人事及绞肠痧,乃起死回生妙诀”。此处言手之井穴可以醒脑,苏厥,救急,其实足之井穴在治疗各类昏厥、醒脑、开窍方面,也有十分广泛的应用。《外台秘要》云:“厉兑治尸厥口噤气绝,脉动如故”。《甲乙经》有“隐白、大敦治尸厥死不知人,脉动如故”。另外,肾井涌泉在此方面作用更为显著,常用于治疗中风、癔病、发热等各种昏迷及休克等。治五官九窍之疾…”

  犀利!虽然四哥也没怎么听明白,但还是感觉他知识渊博。
  “额?”四哥注意到陈翊正拿着手机给他读。
  “好了,说了这么多。我想表达的主要意思就是,通过放血疗法,让你的四肢迅速感觉!”陈翊收好了手机。
  手机是杨老二的,他自己的手机已经在蛤蟆蜥蜴肚子中报废了。

  以前他总喜欢用杨老二的手机,那是苍老师未婚前的事了。
  然后顺带保存了一些文档,主要是为了装逼用。现在刚好用上。
  “这个放血疗法,你以前给人做过吧?”四哥弱弱地问。
  “放心,我做过实验的。”
  “还好做过实验。”四哥松了一口气。

  “好了,开始吧。”陈翊从靴子上抽出了四哥原先那把匕首。
  “啊!我艹”!你要干嘛?”四哥吓了一跳。他原以为陈翊所说的井穴放血是用针灸针、三棱针之类的。
  你用把匕首,你是要给猪放血呀?
  “对了,你用什么做实验的?”四哥急着问道。
  “我给猪做过,给狗也做过。”陈翊挠了挠头。
  “陈大哥。不劳烦你了。”
  “别客气。”
  “客气你妹,我是对你没信心呀!”
  “别啰嗦!”陈翊懒得跟他墨迹,直接就上了。
  “啊!艹!救命!”四哥发出了杀猪般的叫声!
  …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