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374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邱家营救行动也不顺利,邱老爷子离世后树倒猢狲散,如今的邱家已经一盘散沙各自为政。邱海波在家族本来风评不好,出了这档子敏感的案子更没人愿意出头。他老婆哭啼啼求爷爷拜奶奶,好不容易请出退居二线在政协担任排名第八位的伯伯四下打了几个电话,收效甚微。邱海波有个表弟还算仗义,专程跑了趟鄞峡和绵兰,刘强避而不见,邱进泉很客气地陪他吃了顿饭,提到案子却说省里已经接管,自己爱莫能助。

  眼看案子已进入流程一步步进行之中,高翼的检测报告还迟迟未出,首席新闻官罕有地连续二十天没有召开新闻发布会,并拒回记者们的短信和邮件。
  邱家基本停止了努力,因为所有努力都没有用。
  于家最有影响的于老爷子和于云复都不肯出面,营救活动实际处于停滞状态。
  于秋荻夫妇一夜之间头发白了大半,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在于家大院到处串门,请于道明、于渝琴甚至不惜自降身份央求赵母说情。于道明身在官场深知此事的复杂性,婉言拒绝;于渝琴向来看老爷子脸色行事,不敢莽撞;赵母倒是想帮忙,可人微言轻使不上劲,说到最后冒了一句:
  “找方晟说说看,或许他有办法。”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于秋荻眼睛一亮,想起两年前轰动京都的绿袖夜总会事件:一家小小的夜总会,一个小小的警备团长,竟然把京都于家、白家、宋家三大家族卷入其间,由于平时缺乏沟通管道,仓猝之间无法进行必要的协商,也就是说彼此都摸不清对方的底线和态度。当时就是方晟从中调停,与白家密切联系,说服于老爷子,而且不知用了什么办法使得宋家同意和解,抢在一号首长看到简报前化解一场危机。

  事后于老爷子并不奇怪方晟与白家的关系,但很不解方晟何时搭上宋家人脉,因为宋家主要势力分布在西北和京都周围,与方晟应该没有交集。
  请方晟找宋家高抬贵手!
  想到这里于秋荻夫妇顾不上颜面,双双飞往潇南,于道明派车送他们直奔江业。
  方晟正在主持商贸洽谈会,接到于道明电话说于秋荻到访吓了一跳,赶紧问是不是为于铁涯的事而来?于道明笑道救子心切,堂堂正厅级官员、你的长辈亲自登门也是应该的,转基因的水很深,你能帮就帮,千万别拉不下面子勉强从事,我还有个会,就不过去了,哈哈。
  方晟知道于道明不想卷入此事,暗暗笑骂两句回到办公室。
  “方县长,请看在尧尧的面子,还有你跟铁涯同事一场的份上,帮帮他吧。”一见面于秋荻就说明来意,满头白发,愁苦的神情令人动容。他爱人更是哭啼啼,从坐下起没断过眼泪。
  “转基因种子的事我已经听说过……”
  方晟沉吟道,其实何止听说,上周于道明会同相关部门联合发文,要求各地谨慎宣传推广转基因种子,原则不建议将现有非转基因种植改为转基因种植,如确需更改必须经省市县三级审批。据说沿海各省都发布了类似通知或文件,相当于一定程度的封杀。
  于秋荻悲切地说:“方县长,铁涯的情况你是知道,尽管脾气急了点过去多有得罪,但绝对没有坏心,更不会做出贪赃枉法的勾当,这次转基因事件要么他上了高翼集团的当,要么其中有什么误会,铁涯肯定不会故意坑害老百姓!他在基层干了不少时间,知道民生疾苦,这一点方县长应该理解。”
  方晟没吱声。他并非不同意于秋荻的说法,而在考虑怎么帮于铁涯。
  于铁涯败走黄海,主要因素固然是他自作自受,亲自主导引进的燕腾分厂造成不可逆转严重污染,但其中也有自己幕后推动的成分,于家上下同样心知肚明,不过吃个哑巴亏不好声张而已。
  这回帮于铁涯一把,等于对败走黄海的补偿,之后便无愧于心了。

  见方晟陷入沉思,于秋荻索性把事情挑明,道:“现在主导案子的是陇山副省长宋远冬,宋家远亲,如果能找到他矛盾便迎刃而解……”
  “那倒未必,”方晟摆摆手道,“陇山又是不是宋远冬说了算,比他大的官多了去了,大伯不要焦虑,要注意保养身体,这件事……我尽力而为吧,好不好?”
  听到方晟同意帮忙,于秋荻夫妇喜上眉梢,两人各握住方晟一只手连连表示感谢。
  中午方晟陪他们吃了顿便饭,然后两人从省城转机回京都,在家坐等消息。
  若说许玉贤等消息是为了仕途命运,于秋荻等消息则关系到儿子后半生的命运,两位正厅级干部所指望的核心人物都是——方晟。
  傍晚时分,约莫该开的会也快结束了,方晟关紧办公室门拨打樊红雨的座机,接通后没等他开口,樊红雨笑道:
  “于铁涯的事终于找到你了?”
  方晟叹道:“我是尽量避免惹事,一直保持低调,可他父母亲亲自找上门,唉,真没办法。”
  “这是绿袖夜总会事件留的破绽,说明于家注意到你跟宋家有联系,”樊红雨警告道,“于铁涯的事我可以帮忙,毕竟过去做过同事,但事成之后岂不坐实这种联系?稍作联想就能怀疑到我俩身上。”
  “我在于秋荻面前已要了个伏笔,说此事未必找宋远冬。”
  “说说而已,人家未必相信。”

  “你的意思是不帮?”
  “于秋荻能亲自上门求你,难道不可以再来一趟清亭?”
  方晟怔了怔,笑道:“高明啊高明,这一来我就可以置身度外,你又卖了于家一个大人情,实在是高!”
  樊红雨淡淡道:“主要是经常跟你一起,被带坏了。”
  第二天方晟索性把事情做得更逼真,请许玉贤亲自打电话给纪天越,于秋荻夫妇抵达清亭后樊红雨接待,纪天越作陪,既提高了规格,又隐隐有中间人的意思。
  席间樊红雨答应叫宋仁槿出面协调,绝少喝酒的于秋荻激动得将三两一壶的白酒一饮而尽!
  很多在普通老百姓眼里的大事,真正到了一定层面根本不算事儿,或者说只是交易的筹码而已,是否解决,解决到什么程度,完全看彼此诚意。

  当天下午樊红雨打电话给宋仁槿,冷冰冰说——她跟他说话向来没好脸色,直接吩咐道:
  “于铁涯、邱海波在黄海时跟我有同事之谊,你给宋远冬打个电话,把事情压住再缓一缓,过了风头放人。”
  宋仁槿没半丝犹豫,道:“好,我现在就办。”
  樊红雨很少请他办事,况且宋仁槿知道于邱两家迟早会通过各种关系找上门来,而这个人情不能不卖,倘若通过宋远冬之手把于铁涯、邱海波送入大牢,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难道真不把堂堂政治局委员于云复放在眼里?这种深仇大恨今后将招来两家联手疯狂的报复!
  官场上朋友多几个少几个无所谓,但不能有一个仇家,否则后患无穷。

  因此这件事宋家内部已经达成共识:适可而止,等于邱两家找上门后卖个人情,同时给宋远冬台阶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此外宋仁槿也知道单单黄海同事之谊不可能让樊红雨出面,必定于邱两家拐弯抹角找的关系,大家心照不宣就行了。
  日期:2018-04-14 09: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