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373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人首先跑到位于西北中部的农业大省陇山省鄞峡市,邱海波的表哥邱进泉在当地任常务副市长。经过一番吹嘘和商谈,当然免不了给相当的好处,邱进泉同意召开农作物新技术推广会,由市农种子公司出面推销C-15K转基因玉米种子,这是经多国试验证明安全无害的抗虫和抗除草剂型转基因玉米。
  于铁涯从京都重金聘请大学教授现场讲解大谈转基因的好处,再请来歌星、影星助阵,邱进泉也代表市正府许诺购买转基因玉米可享受的优惠政策,各县区种子商怦然心动,纷纷下了大笔订单。
  旗开得胜,邱海波分得八十多万元红利,兴奋得满脸发光,硬拖着于铁涯到酒店海吃海喝一顿,得意洋洋说做官有啥意思,被限制这限制那,泡个澡找个小姐还得偷偷摸摸,哪有做生意快活?铁涯,不是吹牛,凭咱俩在各地的关系,一年赚个千把万小菜一碟!
  于铁涯毕竟心机深沉,只淡淡附合几句,但心里却认为邱海波的话说到心坎上了,第一单生意他拿到手的钱远比邱海波多,想想当县长时又苦又累,一年到头也拿几个工资?想想都心酸呐。
  紧接着两人来到邻近的绵兰市,市长刘强当年靠邱家一路升迁,自然忘不了旧情,密议之后还是同样的套路,不过由于部分地区已经开始播种,仅有部分县区下订单,饶是如此邱海波还是拿到三十多万红利。
  第三站是辽北省铁树市,时值播种大豆的时节,两人找到市委副书记张荣——当年于云复的老部下,出具专家鉴定书和国外权威机构的检测报告,并滔滔不绝转基因技术的种种好处。张荣一想既然是好事儿,又是老领导的侄子,岂有不帮之理,当即打电话给相关部门协助推广。两人十天内跑了七个县区,成功接到大笔订单,邱海波账面又多了四十多万。

  很多时候,人的运气很关键。有人坑蒙拐骗一辈子从不失手,躺在大把钞票里享受人生;有人老实本分几十年,偶尔干次坏事就被抓到判刑;还有人顺风顺水时不肯收手,终于落马时懊悔莫及。命运无从捉摸,命运喜欢开玩笑,命运是每个人一生一世无法摆脱的宿命。
  五月份突袭双江的那场五十年不遇的暴雨,同样也侵袭了远在西北的陇山省。陇山常年干旱气候,历史上从未连续下过三天雨,这回却史无前例下了十六天。当地正府刚开始满心欢喜,发动群众动用所有储水设备收集雨水,后来发现不需要了,超出预期的大雨迅速填满浅浅的河道、池塘和水库,各地面临严峻的抗洪局面!
  陇山省建国以来只有抗旱办公室,字典里没有“抗洪”两个字,因此当这场五十年甚至上百年不遇的洪涝灾害来袭时,连最起码的应急预案都没有,更谈不到组织抗洪物资。仓猝间各地与沿海省市紧急联系,以电报、电文、电话、传真等方式发来应急措施,再立即组织干部群众投入抗洪之中。
  暴雨来得快也去得快,水势回落后留下满地狼藉。陇山各地缺乏经验的缺点又暴露出来了,竟没有立即采取相关措施喷洒药水防止传染病和虫害,仅凭经验忙着抢修危房,清理垃圾、河道清淤等等。天气转晴后太阳暴晒,田野上空遍布各种飞虫,将庄稼咬得伤痕累累,大批庄稼面临严重欠收甚至绝收的局面。
  首先跳出来的是鄞峡市几万名农户,质问正府当初购买的是号称抗虫和抗除草剂型转基因玉米种子,为何跟其它非转基因种子一样遭到虫害?我们花的大价钱!
  紧接着绵兰市种子经销商和农民合作社成立了声势浩大的索赔团,开记者招待会公开质疑C-15K转基因玉米种子的质量问题,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铁树市那边听到风声,赶紧将尚未种植的转基因大豆种子全部退货,张荣很生气地说帮你们做生意也是为人民服务,怎能昧着良心坑老百姓?

  于铁涯懵了,完全搞不清什么状况,之前集团方面言之凿凿经过严格的检测和实验,转基因种子确实可以抵御多达四十多种虫害,为何这回在陇山一败涂地?
  高翼集团给予的回复严谨而官方:在实验室取样检测并出具正式报告前,集团拒绝评论。
  集团在关键时刻保持缄默,于铁涯和邱海民可不能漠视汹涌如潮的民意,他们深知当民意积蓄到一定程度时,正府为了平息事端就会出手,届时等不及所谓检测报告事情就无法收场,因此赶紧搭乘飞机赶往陇山省。
  抵达陇山机场,刚下飞机两人就被逮捕,罪名是涉嫌销售伪劣种子并造成重大经济损失!

  原来鄞峡、绵兰两市数万名农户联名上丨访丨,索赔团提出了十多亿巨额赔偿已惊动陇山省正府,此时省领导们正为各地群众指责正府没有及时采取防治措施,导致虫害蔓延的抗议声弄得焦头烂额。他们急需一桩大案要案转移汹涌的舆情,拿转基因种子开刀是最恰当的,把怒火转向跨国公司,谁叫当年八国联军跑到中国火烧圆明园?
  另外一个微妙因素是,陇山分管农业的副省长宋远冬也是宋家子弟,不算嫡系,是宋老爷子表亲那一系的,能同时抓捕于、邱两家子弟,给京都两大家族脸上抹黑,宋远冬自认为立下大功。
  于秋荻听到这个消息大为震惊,一方面对高翼集团施压,要求集团出面斡旋,一方面请求于老爷子出手搭救。
  于老爷子听说于铁涯居然到地方推销转基因种子,异常愤怒!十多年前高翼集团第一单转基因种子生意送到他案头时,他就批示“种子涉及国家千秋万代的农业大计,不能贪图眼前利益”,否决了那笔生意。事隔多年,还是高翼,还是转基因种子,竟然经自己孙子的手洒向地方农田,还造成巨大经济损失,简直是莫大的耻辱!
  “我不救他,要救让美国人救,救不出来就把牢底坐穿!”于老爷子发了一通前所未有的脾气,还摔掉两只茶杯。于秋荻不敢申辩,灰溜溜退了出去。
  于秋荻再厚着脸皮找于云复,于云复的态度更让他绝望。
  于云复说转基因的问题相当敏感,最高层几位首长之间都有激烈争论,因此禁止还是引进目前处于微妙的僵持之中,作为中宣部掌舵者,他掌握的分寸是允许一定范围内的学术讨论,转基因技术就是一项科学技术,跟克隆技术、冰冻人技术一样允许做前沿探索,允许适当推广,但不准民间组织和团体掺和,更不准动辄上升到民族高度。

  于云复还说陇山方面抓捕于铁涯和邱海涛有政治上的考虑,也是转移舆情的手段,目前已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风尖浪口之下暂时保持低调,不要强行出头,等事情平息后再说。
  “事情平息?那时恐怕已经坐实罪名判处实刑了!”于秋荻绝望地叫道。
  于云复严厉地说:“子不教父之过,之前你为何不阻止听任他胡闹?出了问题才想到到处求人,这是你最大的问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