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72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战母亲听到这里的时候脸色已经变得铁青,但萧晋仍然不打算住嘴。
  “最后,还是上次对您说过的话,您自以为对孩子的好不一定就是真的好。
  这世界上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父母残忍的撕扯下孩子的翅膀,把无限精彩的可能和独一无二,变成一眼就能看到老的流水线产品,明明害了孩子的一生,偏偏还觉得自己有多么伟大,甚至被自己所感动。
  作为母亲,在母爱这方面您是合格的,但作为平等的人,您甚至连李战的朋友都算不上。最起码,他的朋友不会用‘沦落’这样的词语去侮辱他无私且伟大的梦想!”

  萧晋说完话就走了。不是因为怕李战母亲发火,而是怕再继续怼下去会把老太太给气死。
  说到底,那毕竟是李战的母亲,他作为晚辈和外人,讲那种话已经非常的过分了,但凡他能不那么骄傲一点点,也不会如此的无礼。
  “萧哥哥,”不敢跟暴怒的李战母亲单独在一起、匆匆告别追上来的房代雪担忧道,“你那么……那么说战哥哥的妈妈,是不是不太好啊?”
  “不好就不好呗!”萧晋双手枕在脑后,笑着说,“刚才她说的话你也听到了,除非我现在就把李战给弄回来,否则,估计她这辈子都不可能会待见我了,我就算表现的再恭敬卑微又有什么用?
  要是李战因此而不爽,等他回来了大不了我们打一架,反正我不像你,将来还得看她的脸色过日子。”
  房代雪难过的低下头,委屈道:“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伯母喜欢上我呀?萧哥哥,你主意多,帮我想个办法好不好?”
  “这种事情本来就不是可以瞬间解决的,哪有办法可想?你要是决定了无论如何都非李战不嫁,那就只能忍,打落了牙往肚子里咽,等你们结婚有了孩子,情况或许会有一点好转。当然,你要是有能力满足她对李战的要求,她肯定会立刻就喜欢上你。”
  “她对李战有什么要求?”
  “回国,孝顺,工作有前途且清贵,最好是那种在部队里威风八面谁都不敢惹、又什么苦活累活都不用干的职位。”
  “啊?”房代雪更加难过了,“我要是有这种能力,早逼着战哥哥娶我了,哪里还会眼睁睁的看着他出国?”

  萧晋哈哈一笑:“所以啊,李战他妈是在白日做梦,你在你家富可敌国之前,想让那老太太接受你,也是白日做梦。
  丫头,清醒一点,你喜欢的是李战,李战也喜欢你,未来的日子是属于你们两个的,不要太在乎别人的眼光,在长辈面前受点委屈不算什么,但千万不要把自己变成奴才。
  要知道,追求幸福是一件容不得丝毫退缩的事情,因为你退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有了第二次,就会有第三次、第四次……直到退无可退的时候才会发现,幸福早已离你远去。”
  人在感情中很容易干一种蠢事,那就是认为自己的委屈、忍让、甚至卑微能够换来感动,殊不知,这一切的前提是两人之间有爱,只要有爱,除了背叛之外,你干啥都能换来感动。反之,你做得越多,获得的厌恶也就会越多。
  也不知房代雪听明白了没有,反正人一直都蔫儿了吧唧的,萧晋知道除非让李战回来,否则做什么都没用,所以也就不再安慰。

  到了停车场,房代雪低着头去了自己的车,萧晋正犹豫着要不要陪她吃顿午饭,就见那女孩儿从车里探出头来,说:“对了,萧哥哥,昨天我跟我哥电话聊天,他让我跟你说个事儿:近期,省环保署要派出一个督察小组,检查下辖各县市的环境保护情况。
  因为采取的是抽签制,所以他还不知道督察组具体会被派到哪些地区,所以就让我先给你提个醒,等有了确切消息再跟你详细的说。”
  “好的,谢谢你!也替我谢谢你哥!”
  萧晋笑着坐进车里,待房代雪发动车子离开之后,表情就阴沉了下来。
  很明显,如果那个所谓的督察小组不是巧合的话,那就是金景山终于反击了——前两天,看坟的那个金大川第二次被抓进了拘留所。
  这就是萧晋不愿意跟官员发生正面冲突的原因。官本位社会,既当球员又当裁判,官员的权力太大,随随便便一个小手段就能让你万劫不复,尤其是对于做生意的商人来说。
  他能百分百的肯定,一旦那个督察小组去了天石县,刚刚奠基没几天的瑶泉天然水厂就必然会被勒令停工。
  一个建在优质水源地旁边的工厂,实在是太容易抓把柄了,别的不说,光是那些为了建厂平整土地而伐掉的树木和消失的几条小溪就够官老爷们做文章的了。
  “龙哥,派人进拘留所,把那个金大川的腿给我打折!记住,找心黑手狠又机灵的兄弟去做,要让金大川先动手,做出咱们正当防卫和失手的效果来……”
  “小柔,马上调查省环保署主要官员的一切私生活和隐秘,任何足以在网络上引起讨论的黑料我都要,越详细越好!另外,让石竹那边的人适当的提高一点效率,尽快促成金和顺与何文山的合作,必要的时候可以撩拨一下那个混黑的金大业……”

  “菁菁,最近省里可能会派出一个环保督察小组到天石,具体的情况还不明朗,你先做好随时停工的心理准备,这些天多跟马建新接触沟通一下,看看他有什么意见和想法。那家伙是个官油子,对付上官应该有些办法才对……”
  打完一圈电话,萧晋看着通讯录里董雅洁的名字犹豫良久,最终还是把手机收了起来。
  他不想欠董千秋的人情,这辈子都不想欠。
  驱车来到市局附近的那家酒店,敲开裴子衿的房门,他问:“你这里还有好酒么?”
  裴子衿看看腕表,还不到上午十点,却什么都没说,而是转身走向了酒柜。

  “就剩你前些日子给我快递到京城的那瓶麦卡伦了,我本来还想留着收藏呢!”
  “收藏它有什么用?原价也就一万多一瓶,就算升值潜力大,十年后也涨不到我买它的价格,怎么都是亏的。”
  裴子衿回头瞥了他一眼,说:“亏的是你,不是我,就算十年后我一万块把它给卖掉,也能白赚一万。”
  萧晋摇头苦笑,一屁股坐到在沙发里,看着吊灯说:“那就换别的,红酒啤酒都行,小爷儿心里不痛快,要借酒浇愁。”
  裴子衿都已经把那瓶威士忌拿在手里了,听到他这么说,马上就从善如流的拿起了旁边的一瓶伏特加。
  她是真的不想喝掉那瓶麦卡伦,就算毫无升值潜力,也不会喝。

  “说吧!今天又是什么事儿让你这大上午的就跑来找我喝酒?”把两杯酒连带着酒瓶子放在桌子上,裴子衿边喝边问。
  “你吃早饭了没?”萧晋没碰酒,却不答反问。
  裴子衿摇摇头,刚要说话,手里的杯子就被夺走了。
  把酒全都倒在一个杯子里,萧晋这才喝了一口,享受着干洌的酒液从喉咙直烧到胃部的舒爽感,笑着说:“没吃早饭就不要喝酒了,喝果汁吧!”
  日期:2018-02-25 09:0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