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02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关掉花洒,从浴缸里跨出来,用毛巾擦干身体,穿茱萸法衣。
  打开浴室门,青豆站在门口,“绥草睡着了,只是还有些发烧。”
  “可能受惊过度,所以高烧不退。”
  “这个。”青豆从身后托出一套干净的男式睡衣递给她,“刚才续断哥哥进来了一趟,让我把这套睡衣交给你。”
  她正和李续断赌气,根本不想穿他的睡衣。
  “我穿这套法衣很舒服。”南宫兜铃猛地推开。
  青豆只好把衣服收进抽屉。
  南宫兜铃坐在床边,望着躺在面昏睡的绥草。

  被单下露出绥草光洁的肩膀,南宫兜铃看了一眼床脚下的脏衣服,应该是青豆刚才用热水帮绥草擦身体时换下来的。
  青豆正把脏衣服收拾到浴室去。
  南宫兜铃问:“你没给她顺便找身衣服替换?”
  青豆回答:“她出汗多,换衣服也会立即湿透,不穿衣服睡觉会舒服些。”
  “是吗?”南宫兜铃将手背放在绥草额头,“确实好烫。可惜我在酒窖作法时,一口气把灵气耗光了,现在不能使用法术为绥草退烧,不知道能不能找到退烧药。”
  “不如我去把续断哥哥叫回来,让他用法术给绥草退烧?”
  “我不想看见他。”

  “可是绥草怎么办呢?”
  “你去找玳瑁要退烧药。”
  青豆听从的出去了。
  南宫兜铃心存愧疚的望着绥草,没想到会把她牵连成这样。
  明明是从自己体内逼出来的催情蛊虫,没料到会跑到绥草房间将她附身。
  南宫兜铃心想:莫非真的是李续断逼蛊毒的方法不对,所以才让蛊虫直接成了妖物吗?
  南宫兜铃谨慎的呼吸了一大口空气,妖气依旧清晰的缠绕鼻息间。
  仿佛妖物在周遭徘徊.

  南宫兜铃不禁扭头观察了一圈房间,木地板隐约折射黎明的微光,古董似的五斗柜和花瓶里的洁白杏花很相称。
  没有发现异样。
  她疑虑:这妖气究竟从何而来?蛊虫已经被她用盐巴腌成黄花菜,还装进了香佛锦袋,有通天本领也出不来。
  难不成这个宅子里潜伏着别的妖怪?
  青豆回来了,端着温开水和药片,“我从玳瑁爷爷那里要来的。”
  青豆把药片碾成粉状,混进温水里,怕绥草在熟睡咽不下。
  南宫兜铃托起绥草的后背,亲手喂她喝下药水。
  绥草无意识的咕嘟吞咽,似乎很讨厌水里面的苦味,眉头紧紧皱在一起。
  青豆在旁边说:“刚才我经过其一个院子,看到续断哥哥独自一人站在那里,脸色非常痛苦,接着,他从后腰拔出一根这么长的银针。”
  青豆惊讶的用手指划出十厘米左右的长度,“针头还很粗,吓坏我了。后来银针在他手里变成了灰烬,应该是白符变出来的吧?为什么要变出一根这么长的针头扎进自己的腰部呢?”
  脸色非常痛苦?
  南宫兜铃听到这句话,心脏犹如给人紧紧握住,她立即打消这种感觉,不,并没有什么值得心疼的。
  她才不要再关心那家伙。

  他和村子里的小姑娘说话那么亲昵,还敢宣称自己荤素不沾?
  南宫兜铃吐槽他对未成年的女孩下手,李续断居然反过来指责南宫兜铃像个老太婆喜欢搬弄是非,怪她污蔑那个小女孩的名誉,还拐弯抹角的骂她浅薄无知加小肚鸡肠。
  南宫兜铃不气才怪。
  想到这里,不再对李续断产生任何怜悯了,好不容易平息下去的一肚子火气又翻滚起来。
  南宫兜铃说:“他是喜欢拿针扎自己,是他自虐!”

  “续断哥哥喜欢自虐?”青豆一脸半信半疑。
  南宫兜铃说:“你别问了。”
  其实是她蛊毒发作时,把李续断的防御扰乱得快要崩溃,那家伙不得不用银针制造出痛苦来压迫下自己的欲望,才避免了犯错。
  宁愿忍受极端的痛楚,也不要和她发生任何瓜葛,这是李续断的想法对吧。
  不想碰她?哼,她还不要他碰呢!幸好没有真的跟他发生关系,否则她说不定要后悔自己冲动的决定。
  为了李续断放弃一身的法术,那才是叫不值得!
  “他不配!”南宫兜铃气鼓鼓的骂出声。
  青豆歪着头,双手揪住自己的麻花辫,“主人,你在说什么呀?”

  “没什么。对了,青豆,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妖气,绕着我们近距离的打转。你刚才出去拿药时,附近有没有什么诡异的生物在监视我们?”
  青豆说:“监视?并没有这种感觉。不过……”
  青豆往前探身,嗅了嗅南宫兜铃,“主人身臭臭的。”
  “喂,你瞎说什么,我刚刚才洗完澡。”
  “不是汗臭味啦。”青豆说:“是妖怪的臭味。”
  “你胡说吧你。”南宫兜铃抬起手臂使劲的闻自己,青豆似乎说对了。
  南宫兜铃汗毛直竖,站起来频频后退,“为什么我身会有妖气?”

  “不清楚。总之,主人和平时不太一样了。”
  南宫兜铃又嗅了嗅自己,“不对,我的妖气很特别。”
  青豆附和:“我也是妖怪,我身也有妖气,可我的味道,和主人此刻的味道完全不同。”
  “你是式神,被我收服的时候,被我净化过,即使你有妖气,也不是熏人鼻子的那种。”南宫兜铃头皮发麻的说:“我身的气味,跟当年在睿儿身闻到的一模一样。”
  青豆眨眨眼睛,“睿儿?是谁啊?也是主人的式神吗?”

  “并不是。”
  绥草仿佛被吵扰到,呢喃了几声梦呓。
  南宫兜铃便静静的走到外面的露天走廊,望着满院的绿叶,面挂满了晶莹剔透的露水。
  一线金光爬屋檐。
  太阳正在出来。
  南宫兜铃却无心去观赏漂亮的晨光薄雾,一心陷入两年前的回忆之。
  她终于明白自己为何会突然对那段回忆念念不忘。
  她身飘散的妖气,和睿儿的一样。

  “睿儿是妖怪吗?”青豆在旁边追问,充满了好,南宫兜铃的众多式神当,数青豆最多话。
  “不是妖怪,应该说,还差一点,睿儿怨气太重了,只差一步,要成妖了。她是一个被诅咒的亡灵,无法超度,困在自己的尸体,饱受地狱里才能体验到的痛苦。她的尸体被某个邪恶的红衣道士洒了虫卵,虫卵在她尸身里孵化,然后成了一堆的铁线虫,每日吞噬她,啃咬她,令她死也不得安宁。”
  青豆又问:“多久以前的事情?”
  “大概在两年前。”

  “那时候我和主人还没有相遇。”
  “所以你不清楚这件事的始末,很正常。红莲当时在场,她知道,还有琥珀也知道,因为我养琥珀很久了,什么事都瞒不了她。”
  提到琥珀,青豆一脸害怕。
  日期:2018-02-24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