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01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意识到,漂浮在空的千万条虫子都停住了。

  仿佛婴儿的哭声有着某股神的催眠力量。
  南宫兜铃双脚落地,回到南宫决明身边站好,“虫子不动了。”
  “睿儿却还在动。”南宫决明犹如梦呓,声音轻的难以捕捉。
  南宫兜铃扭头看去,月色下,尸体一步一步朝婴儿的哭声走去。
  睿儿的咽喉深处出“唔唔”的叫声,好像在回应婴儿的啼哭。
  只有卷着泽兰的那簇虫子还在活动,但是南宫兜铃觉了与众不同的现象。
  之前直都是铁线虫操纵着睿儿行动,睿儿在虫子的侵占下不过是具会移动的容器。

  可现在的睿儿却反过来控制住了虫子,虫子随着她的意志力扭动。
  南宫兜铃欣喜的想,睿儿终于夺回了自己身体的操纵权。
  睿儿此刻走的每步,都是凭借她自身的力量迈出去的,虽然姿势依旧像只动物在爬行,但多少透出了人类的气息。
  厚厚的虫子渐渐从她身滑落,软绵绵的掉在泥土,仿佛堆脱落后无生命的丝。
  睿儿身的负担越来越轻松,她纤瘦的手臂完整的露了出来,破烂衣裙下的细长小腿肚也展示在南宫师徒眼。

  只见睿儿操纵着虫子慢慢的放下泽兰。
  泽兰紧紧抱着怀里哭泣个不停的婴儿,不知所措的站在睿儿面前。
  睿儿双手双脚趴在地,仰着头,纯白的眼眶瞪着空气,脑袋如同个盲人,追随着声音的方位摆动。
  睿儿在寻找婴儿。
  泽兰求助的看向南宫师徒,“救我……”
  南宫兜铃说:“冷静点,泽兰,我觉得睿儿不想伤害你。”
  “她到底想要什么?”泽兰颤抖着望向近距离凑在自己胸口前的睿儿。
  南宫兜铃有个想法,但是不确定是否准确,她有些迟疑,不知该如何下定决心做出行动。
  南宫决明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兜铃,你有看透人本质的能力,睿儿多少恢复了些人样,你看透她的想法了没有?”
  “睿儿怀过个孩子,是崇志国的孩子。”
  “恩,我也记得这件事。”

  “那个孩子后来没了,我想,应该是睿儿心底最大的遗憾。”
  “你有什么建议,尽管提出来。”
  “我怕我的建议失误,在小雅身,我失误过次,我不想再冒险。”
  “不想再冒险?这可不符合你的性格,你生来是冲动的人。有师父在,你尽管大胆的行动,有什么篓子,师父帮你扛下来。”
  “我答应你,如果出了岔子,我顶多制服住睿儿,不会立即把她精元消灭。”
  南宫兜铃很是感动,师父竟然破天荒的顺着她的意思行事,得好好珍惜这种百年遇的机会。
  南宫兜铃说:“泽兰,把你孩子,交给睿儿。”
  “不!我不要!我面前这个是妖怪吧!我的孩子虽然是畸形的,但他不是妖怪,他是人,我怎么能够把个脆弱的人交给可怕的妖怪?”

  “泽兰,你看看她,她很想抱抱孩子。”
  “绝对不要!”
  “我会保护好你孩子。”
  “我不信你!虽然你会法术,但我觉得你……不是特别厉害。”
  南宫兜铃听这话,立即生气,“什么叫做不是特别厉害。”
  “你给个你年纪还小的男孩打成了骨折,你能厉害到哪里去。”
  南宫兜铃说:“要不是念在你是个值得尊敬的母亲,我要把你扁顿了。”
  “我又没撒谎,你要是真的很厉害的话,不需要我帮忙了。”
  南宫兜铃时无法反驳,正寻思着该如何说服泽兰。
  睿儿嘴里的铁线虫缩回了她尸身内部,她动着嘴唇说:“孩子……你在哪里?这是我和志国的孩子。”
  竟然讲话了,令人吃惊。
  睿儿越来越像个人了,怪物的影子逐渐消去。

  南宫兜铃说:“泽兰,你是个母亲,她也曾经是个母亲,不过,她没有你那么幸运,她的孩子没有机会出世,她流产了。”
  泽兰看向睿儿:“所以,才那么渴望抱抱我的孩子?”
  南宫兜铃看了眼睿儿,“恐怕不止如此,你的孩子身有崇志国的气味。睿儿认出了这个气味,以为这是她跟崇志国的孩子。”
  泽兰问:“崇志国?”
  “是刚才那具石化的怪尸。”
  “我是被那具怪尸侵犯的?”
  “准确来说,是那具怪尸的魂魄做的,不过,那具尸体是他,他是那具尸体,都差不多。”
  “那具尸体,和我面前这个女性怪物,有什么关系?”
  “是对恋人,因为家族棒打鸳鸯,相约殉情,两人都死了,个被诅咒,个被怨恨,睿儿以铁线虫缠身,百年间,每天不断的体验着地狱里的酷刑,从而怨气深重,成了半尸体半妖怪的东西,不过,我觉得她并非无药可救,真正没救的妖怪,是不会在你面前哀苦呼唤的。”
  “谢谢……有人能理解我……谢谢。”睿儿的嗓音沙哑,但是她能说出如此逻辑分明的话来,已说明她找回了人性,“我别无所求,只求抱下我和志国的孩子。太好了,孩子还活着。”

  “这不是你和志国的孩子,这是……”泽兰说到半,停住了。
  南宫兜铃顺着泽兰的视线看去,现睿儿流着泪。
  “怪物是不会哭泣的。”南宫兜铃喃喃自语,有感情的生物才会掉眼泪。
  泽兰似乎被这晶莹的泪水打动,她犹豫了会儿,目光坚定起来,“只给你抱下,如果你伤害他,我跟你拼命,我的宝宝虽然不像别人的孩子那么漂亮,但我爱他。”
  泽兰主动的把孩子递给她。
  南宫兜铃微微握紧刀柄,希望自己压对了筹码。
  若是睿儿辜负她的期望,当场把孩子吃了,那南宫兜铃可要背负永世不能洗清的罪名。

  睿儿双手离地,双脚依旧跪在地。
  她接过婴儿。
  不知是不是错觉,瞬间,睿儿身体散出微弱的白光。
  南宫兜铃从未见过如此美的白色光芒,头顶的月亮还要柔和,还要纯洁。
  难以想象具尸体会出这么透彻的光芒。

  睿儿的眼眶方,翻下两只黝黑的瞳仁,她眨眨眼睛,脸颊腐烂的肌肤迅长肉。
  “她变化了。”南宫兜铃诧异。
  南宫决明说:“你感觉到没有?睿儿身的怨气正在快消失。”
  南宫兜铃屏住呼吸,对眼前的画面生出敬畏之情。
  好似天神降落凡尘,睿儿浑身笼罩纯净的白色光芒,她身的虫子彻底消失。
  地面蛛状的虫也快枯萎,变成萎缩的树根。

  捆绑着小雅和崇修平的虫子也样成了树根,把他们的身体僵硬的固定在半空;
  南宫兜铃见他们的情绪都安定了下来,暂且不理,眼前的迹完全吸引住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睿儿抱着孩子站起来,她原本干枯如草的头,此刻变得浓密温柔,充满难以言喻的曼妙光泽,垂挂在肩膀。
  某个瞬间,南宫师徒都目瞪口呆,包括泽兰。
  睿儿对孩子露出个非常美的笑容。
  这哪是具尸体,南宫兜铃感叹,这分明是天的某个仙女显灵了。

  浴室的门敲响两下。
  南宫兜铃在花洒下回过神来。
  回忆的时间太长了点,她几乎忘记自己身处何处,看一看双手,指纹都洗皱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