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遍野》
第443节

作者: 冷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羽脸色苍白,喘着大气,心想:刚才我看眼花了吗?可明明我看见她坐起来了啊。
  就在杨羽心神不宁的时候,背后伸来了一只手,一只瘦如柴,皮包骨的手,这只手就像当初邱永康懂事长那被恶魔上身的女儿一样。
  杨羽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冰冷,顿感背脊发凉,这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又来了。这种对恐惧的敏感在自己出现荫阳眼的阶段里消失过,但荫阳眼消失后,现在对荫气的敏感却是越来越强了。
  杨羽感觉到背后有脏东西,急忙往前跨了一步,然后一个转身,看见了一个老头子。
  杨羽的瞳孔顿时急剧收缩,他没见过脸如此怪异的人。
  "先生,你找死人还是找活人?"那老头子开口了,问的问题也特别的怪,哪有这样问问题的?
  "你...."杨羽腿发轮,结巴的说不出话来,但可以肯定,眼前的这个老头子是人。
  "你是说我的脸吗?"老头子面无表情,就算有表情,你也看不出来,老头子朝那烧得熊熊大火的火炉子看了看,说道:"以前我在里面烧过,脸就变这样了。"
  杨羽突然明白了,老头子的脸被烧过,已经完全畸形,跟个外星人一样,甚至看起来,只有一半的脑子,而五官已经完全没有了,一只小眼,鼻子是两个孔,嘴唇也烧没了,凑在一起,真的不是个人样。
  杨羽深深咽了口气,没想到这个老头子经过如此可怕的生死。也许,正因为此,才会这里工作吧。
  "这里就老爷子你一个人吗?"杨羽问道。
  "谁说只有我一个..."老头子这话中有话,杨羽也不知道是那种意思,到底是真的还有人呢还是没有人,却有其他不是人的人。
  "老爷爷,我就想问问,两个星期前,我们市的市委书记过世了,他是在这里火化的吗?"杨羽直接问道,虽然不抱什么希望能问出什么内容来。
  老头子瞧了瞧杨羽一眼,没有说话,而是走道了火炉面前,将火关得小了一点。
  "活人的事,我不管,我只管死人的事,你还是去问别人吧。"老头子背对着杨羽,只管自己操控着火炉。火炉的焚尸的味道越来越浓,非常难闻。杨羽听了这话,见老头子并没有反驳或是否定,心知可能还有点戏。
  "我就问死人的事,老爷爷可检查过他是怎么死的吗?"杨羽知道,焚烧前,都是要将死人打扮的端端正正的,不管是穿着华丽的衣服还是赤裸裸的身躯,入殓师就是专门干这事的职业。
  如果人是老头子推进去的,也许他检查过,也许他还是入殓师,也许碰运气能知道些事。
  "死人比活人更让我尊重。"老头子明显答非所问啊。

  杨羽自然不会放弃,越来越觉得这个老头子也许知道点事,这去撬开那个法医的口要简单许多。
  "我只想让死人死得明白一点。"杨羽回答。
  "那你说,这里面的女人死得明白吗?"老头子问。
  "不明白。"杨羽回答,不假思索的回答,回答的很干脆,就凭刚才自己看眼花的一幕,杨羽就认定这个女人,肯定死得不明不白。

  "你走吧。我什么也不知道。"老头子下了逐客令。
  "老爷爷,我..."杨羽想找个理由,比如自己是死者的亲戚什么的,但发现这个借口很牵强,而且肯定会被揭穿,到时真的就打听不到任何消息了,于是,就说道:"我和市委书记非亲非故,也不是为了给他洗冤,你只管死人,但我却要管活人,死人死得不明不白,我们活人又哪里活得明白呢?"
  "活人到死人的地方找答案?"老头子却突然笑了,说道:"但你找对地方了。"
  杨羽听了这话,心里一惊,老头子到底会告诉自己什么?市委书记的死亡真相吗?
  "我只说一次,你可要听仔细了。"老头子说道。
  杨羽点了点头,竖起了耳朵。
  "你刚才说他死了两周多了?"老头子问道。

  杨羽想了想,算了算时间,市委书记是在选举结束的当晚死的,那晚自己正在春色天堂夜总会的套房里,跟洛溪,沐静她们大干。然后就出事了,自己入狱了两周,到今天为止,应该快三周了。
  "嗯。"杨羽点了点头。
  "错了。"老头子回道。
  "怎么错了?"杨羽疑惑的问:“死亡时间有问题吗?”
  "以我经验来看,他被送来时,至少已经死了几个月了。"老头子说道。
  "几个月?"杨羽一口血喷了出来,目瞪口呆,脸色一下子难道了,回道:“怎么可能?报纸讣告都是登的两周前啊,如果真死了几个月,难道还要人假冒市委书记主持工作不可?”

  杨羽觉得这太夸张了。这简直不可能啊。
  第一,消息是苏剑第一时间告诉自己的,至少苏剑跟市委书记是一条线的,他下台也证明了他的忠诚,所以他不会骗自己。
  第二,市委书记的死报纸,讣告,哪怕是家属,对外宣称的时间也是那一天,完全吻合,怎么可能会是假?
  第三,如果市委书记几个月前就死了,那尸体早发臭早腐烂了啊,怎么可能不被怀疑?
  第四,那这几个月市委书记的主持工作是谁来做的?是市长弄了个假冒的市委书记出来?有必要吗?就剩那么几天了。再说了,假冒的市委书记就算能骗过别人,也无法骗过家属和心腹啊。

  杨羽一脸雾水,根据自己的推理,只能证明一种可能:老头子在跟他开玩笑。
  “信不信那是你的事,我的话就说到这。”老头子继续控制着火炉的火,转过了身去。
  杨羽也知道,无法再从这老头子的嘴上获知什么了,也许他也压根不知道什么,假线索会让自己迷失方向,走上死胡同,既然这条走不通,那就继续去想办法撬开那老法医的嘴了。
  杨羽打了个招呼,就准备走,老头子也没有阻止,只是在杨羽在迈出大门时,又说了一句话:“他被送来的时候,没有内脏,内脏被掏得干干净净。”
  杨羽的脚步一下子停住了。

  愣在原地。
  "内脏被掏空?为什么?"杨羽默念了一句,百思不得其解,市委书记不是自杀的吗?自杀还怎么掏空自己?但是,就算是谋杀,这也是多此一举啊,以一个杀手的职业专业来说,这种脱了裤子放屁的事,是绝对不会去干的。
  那又是什么原因,要掏空一个死人的内脏呢?而且是干干净净?
  这简直就是惨无人寰啊。
  老头子是不是在骗自己,于情于理,他说的两个点都是不符合道理的事。
  杨羽开车回去的路上,完全开了小差,他无法证实那火葬场的老头子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是在迷惑自己还是跟自己开玩笑,亦或是,那老头子本来就是个神经病。
  所以,这两点,杨羽只能用来参考,太天方夜谭了。

  但是,也让杨羽害怕和疑惑,如果死亡时间真的是几个月前,那倒退过去,正好是扫黑时段,那段时间,市委书记亲自给自己打过电话,突然某一天起,他的态度变了,难道说,那时,他已经死了,跟自己打电话的人,是假的市委?
  这又是为了什么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