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37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于道明与他碰杯后干掉,笑道:“这样悲壮的场面在省部级层面不可能发生,不过结果会更残酷,有什么办法呢,中国唯一不缺的就是人,只要你想不断进步,就必须打败更多竞争对手,所以清朝就有血染红顶子的说法。反之象我这样知足常乐,不思进取,谁也拿我没办法。拿这次水灾来说,我分管农业水利,也是省防汛总指挥部副总指挥,水灾造成多地财产损失,人命也有十几条,省里有人想拿它说事儿,成天在我面前阴阳怪气,我说该负的责任我绝不含糊,但副总指挥头上还有总指挥,领导责任轮不到我顶。总指挥是谁?何世风啊,这么一说没人再跟我啰嗦了,哈哈哈……”

  又喝了一杯,于道明续道,“费约被拿下已成定局,你怎么办?省里倾向性意见是由你顶书记,一来为了保证江业政治稳定,二来你在城北郊区搞的五大重点工程很有亮点,尤其是那个景山寺全景修复得到省宗教界交口称赞,在经济挂帅的当今,谁把经济搞上去谁就上,这是省委班子的共识。当然也有异议,主要集中在提拔过快以及年龄太轻两个方面……”
  方晟不服气:“三十六岁的县委书记放在全国范围也不算首例吧?”
  “话不是这样说,在干部任用问题上领导干部的原则是宁左勿右,尽量避免争议,总之你的事问题不大,但会有波折。这回麻烦的倒是许玉贤……”
  刚说到这儿,许玉贤正好打来电话,于道明笑道:“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接完电话,方晟疑惑地看着于道明,道:“听上去他大事不妙?”
  “如何处理许玉贤,省里还没形成统一意见,肖挺倾向于拿下,何世风想保但态度不明朗,其他常委大都都持同情态度,又不想违拗肖挺的意思,目前气氛非常微妙。许玉贤在这个节骨眼上跑到省城,当然没人敢接见,换我在省城也一样。”
  “我倒觉得许书记挺冤枉,江业河本来就承担泄洪义务,江业被淹的最主要因素是引水渠,这一点市委根本不知情嘛。”
  “领导想拿掉你,一个理由就够了。”
  “那怎么办?他还在站在路边等消息呢。”
  “实话实说呗,如果肖挺坚持要处理他,依我看常委班子没一个能顶得住,包括何世风——老何这个人,哎,不是我背后妄自菲薄,帮人总是三心二意,完全没有省长的气魄,所以在双江混了几年都没形成自己的铁班底。”

  这个问题在上次许玉贤谋求市委书记时就有所体现,还有方晟被双规后他一再犹豫,反而是容上校发挥重要作用。
  方晟沉默片刻:“二叔,许书记对我有知遇之恩,无论当市长还是书记一直表明力挺态度,我……我想保他……”
  “这个……”于道明为难地啧啧嘴,“我跟肖挺没私交,说不上话……”
  “他跟……几个家族有无瓜葛?”
  于道明“卟哧”一笑:“于家、白家都不在话下是吧?”
  方晟面红耳赤,暗想还有樊家和宋家呢。
  “肖挺属于新兴的沿海经济派,跟二号首长也就是桑总理私交甚笃,两人有共同的经济理念和治国方略,这在上层很少见。”

  “噢,那是搭不上线了……”方晟失望地说,“别的关系呢,二叔再想想?”
  见方晟对此事如此上心,于道明郑重其事想了很久,突然促狭一笑,道:
  “有个人可以帮,不过……看你愿不愿意出面。”
  “只要能帮上,我义无反顾。”
  “周小容。”

  “啪嗒”,方晟筷子掉在桌上,呆呆看着对方,实在想不通于道明为何提到她,何况他还是赵尧尧的叔叔,怎能开这种玩笑?
  “我没开玩笑,”于道明仿佛看穿他的心思,道,“她的父亲周军威任财政厅常务副厅长时,与肖挺走得很近。财政厅长是省委书记提拔的,当时肖挺投了反对票,因此厅长公然不鸟肖挺,很多工作上的事情肖挺只得绕过厅长找周军威,这样一来二去周军威无疑间接得罪省委书记,因此才有审计局查账事件,后来肖挺和省委副书记狄宗平联手压下此事。”
  噢,方晟这才了解到周小容仓猝嫁给狄克银的前因后果,思索片刻说:“有这层关系,周军威应该能跟肖挺说上体己话。”
  “这么说你愿意找周小容,哪怕不惜献身?”于道明笑得不象副省长,跟街头流氓地痞没两样。

  方晟无奈道:“前阵子聚业公司资金链断裂,梧湘绕城高速停工,是我设法帮她解除资金危机,当然事先征得尧尧同意。”
  “有铺垫就好,周小容做工程的钱里面肯定很大部分来源于周军威,财政厅常务副厅长是个肥缺,哼!尽管试试,估计周军威不会拒绝,听说以前他就很欣赏你这个毛脚女婿喔。”
  “二叔——”联想到远在香港不肯回来的赵尧尧,方晟不由气苦。
  等待最为煎熬,尤其是等与自己命运休戚相关的消息。与方晟通完电话,许玉贤继续在街头徘徊,希望得到一点惊喜。
  然而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他渐渐变得焦距而悲观起来,对于前途的揣测也更加趋于负面,眼见一对对情侣说笑着、打闹着从身边经过,突然对自己选择的人生产生怀疑。
  如果安分守己在省政策研究室当主任,不必经历官场是是非非、大起大落,是好事还是坏事?

  在市委书记位置坐久了,有时难免有目空一切的念头,觉得放眼整个双江省能瞧得上眼的只有省常委那班人,连副省长都不在话下,因为市委书记再进一步一般直接进常委,只有市长才提拔副省长,事实上不少被边缘化的副省长连厅长都不如。
  然而,然而此时许玉贤的命运竟掌握一个县长手里,命运之无常,令许玉贤生出无奈和迷茫。
  方晟为何还不回电话?没联系上于道明,还是消息太坏不忍告诉自己?许玉贤心乱如麻。今晚手机也怪了,平时不管什么时候都响个不停,非得开静音才避免打扰,如今半晌没动静,莫非消息灵通的各路人马都听到动静,开始远离自己?
  在寂冷的省城街头呆到晚上九点多钟,方晟始终来了电话,先是一迭声抱歉,说于道明有应酬很晚才回电话,然后一五一十转述了他的意思。
  “肖挺想拿掉我……”不幸的预测终于成为现实,许玉贤一颗心沉到海底,全身冰凉彻骨,隔了会儿急切地说,“于省长有没有办法?”
  “他跟肖书记不熟,不好出面……”方晟声音轻飘飘象在千里之外。
  许玉贤喃喃道:“那……那真的……完蛋了……”

  不料方晟还有下文:“许市长,现在只有一个办法,明天我帮你再努力一下,如果那个人也不行只能认命。”
  “谁?要不要我出面?花多少钱都可以!”许玉贤象抓到救命稻草,急切地说。
  “钱倒不是问题,只是……”方晟声音忽远忽近,“她叫周小容,目前正在梧湘做绕城高速工程,她父亲周军威原来是碧海省财政厅常务副厅长,与肖挺关系不错……”
  “跟你关系怎样?”话一出口许玉贤便甩了自己一记耳光,真是糊涂了,周小容不是方晟的初恋情人么?前阵子在江业闹得沸沸扬扬,赵尧尧专程从京都跑过来陪护。
  果然方晟十分尴尬,腼腆地说:“关系……这个……明天我找她谈谈……许书记能加把油更好,毕竟做工程的希望地方领导关心和重视……”
  “好,好,好!”许玉贤激动地说。

  第二天上午梧湘绕道高速施工方突然接到市委办的通知,九点整许书记到工地视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